陽光施政高透明度不應只是口號

行政長官崔世安昨日率領代表團赴廣州南沙出席“2011年穗澳合作會議”,與廣州市委書記張廣寧及市長萬慶良等穗方政府官員會面,會議在廣州南沙大酒店舉行,時間於昨日上午十一時許開始。本澳傳媒十分重視是次會議,多間傳媒機構共十七名記者全程採訪,但前往採訪的記者感到是次採訪全沒意義。

是次會議安排的時間較早,記者有敬業及專業精神,提早到達會場,從本澳至廣州南沙全程若不塞車最少要接近兩個小時,十七記者昨日八時正集中拱北關閘口岸,乘搭由新聞局安排的專車到會場。由於早上八時需要集中乘車,記者最遲要早上七時起床,參與是次採訪的記者起得較往日早,為了是次採訪,一些記者雖帶著濛濛睡眼,但仍是那麼興奮。有記者稱,早一晚興奮得睡不著覺,只睡了兩、三個鐘。有行家問他累不累,但他還是很有精神地回應“沒有”。

我們乘坐的專車非常順利,從拱北口岸地下商場到廣州南沙大酒店會場僅僅一小時四十分鐘左右。今次的會議及兩地政府高層會面的時間由上午十一時起至中午十二時半左右,從會議開始至兩地政府簽署合作協定及兩地政府高層會面都是“閉門會議”,記者只能在會議前,或簽署合作協定時及兩地政府高層會面前拍照,每次只有三至兩分鐘時間。記者只能影一兩張相,山長水遠,一早過來就是為了影一兩張相嗎?記者連會議內容及兩地政府高層會面的內容一點都不知,記者聽到的只是兩地政府高層一些“套話”,及各自介紹己方政府出席的代表而已,根本沒有甚麼新聞價值的資料,對於電視臺及電臺的記者來講,更是苦了他們,沒有內容,怎樣“作”新聞呢?

或許皇帝不急太會監急。記者向負責接待及安排的新聞局代表了解原委及期望在會議後能進行過往類似的採訪活動,兩地政府最高層或“阿頭”能抽時間與傳媒會面,介紹這次會議及會面的主要內容。但新聞“阿官”稱沒有這安排,而且派給記者的資料只是穗澳雙方簽署四項合作協定的簡要內容,對需要全面報導是次會議及高層會面的新聞起不到很大的作用。兩間電視臺及一間電臺的記者急起來。前來採訪的報紙記者雖頗有經驗,但只有相片而沒新聞內容,怎寫啊?記者鼓譟呐喊不斷。相片在新聞局網站自然有,而且影得很好,但記者山長水遠來只是為了一兩張相片嗎?

直至會議及會面結束後,兩地政府代表團成員及工作人員去了吃午餐,記者仍然沒聽到新聞“阿官”帶來好消息,或會有政府代表出來總結會議。或許記者太過認真和執著。在記者差不多吃完午餐時,最終新聞“阿官”帶來消息聲稱,午餐後會有政府人員出來總結會議內容,但仍不知是哪位官員。不過,對於期望已久的記者來講,總算是有一個安慰。記者忙著吃午餐時,新聞“阿官”向記者說,政府已將是地政府會議內容的新聞稿放在新聞局的網站內。這時有記者發起牢騷,質問當局為甚麼不直接將是次會議及會面內容的新聞稿及相片放在新聞局網站內,叫這麼多記者趕來做甚麼?對於需要以聲音或影音報導的電臺及電視臺記者及攝影師來說,來了完全沒用,來了等於不來。也有記者以“見仁見智”之詞來安慰自己參與是次採訪活動的心境。

最終向記者總結是次會議及兩地政府高官會面內容的是有份參與會議的本澳經濟財政司長。有記者發現,司長作所的總結,內容與廣州派給內地記者的新聞資料基本一致。本澳有記者在會議前從內地記者得到一份,那些資料已清晰將是次會議內容及精神描述出來,可以講是較為詳細的新聞背景資料。有內地記者向筆者稱這份資料是廣州政府當局專門向他們提供的。本地記者在會議前後亦問過新聞“阿官”,是否向我們提供同樣的資料,對方回應沒有,只說新聞局將發新聞稿。有記感到失望,為甚麼廣州政府可以向記者提供如此充分的準備資料,以便透過傳媒讓市民了解政府的施政,提高施政的透明度。本澳政府在這方面有大大的改善空間。

本澳政府一直表示支持新聞自由及配合傳媒工作,但筆者認為,陽光施政,保持高透明度不應只是口號。新聞當局的新聞稿當然滿足不到不同傳媒機構口味,否則傳媒機構就不用聘請記者了,直接用政府的新聞稿就可以。或許忠言逆耳,但筆者還是期望當局有過則改之。

本報記者:博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