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特區”掀開面紗

新疆“特區”的建設,國家層面的政策支持已經清晰,發展面臨的短板需要加速彌補

《瞭望》新聞週刊記者近日在新疆調研瞭解到,就新疆喀什和霍爾果斯兩個“特區”的建設,目前國家與地方已經在戰略定位、總體要求、基本原則、產業佈局等重大問題上達成共識,形成了《關於支持新疆喀什、霍爾果斯特殊經濟開發區建設的若干意見》(以下簡稱《意見》)。

從2010年年底到今年3月底,國家發改委已就《意見》中的相關內容四次徵求了財政部、商務部等部委的意見,下一步就待國家發改委上報國務院審批。

兩個“特區”建設思路和總體框架還在研究中,“特區”總體規劃出臺還需時日。但國家層面的財政政策、金融政策、投資政策、科技政策等政策支持已經清晰。

相比較而言,喀什“特區”規劃走在了霍爾果斯“特區”前面。深圳對口援疆前方指揮部總指揮朱延峰介紹,喀什特殊經濟開發區的總體規劃設計將於6月出臺,區內具體規劃和重點城市區域設計也都將一併揭曉。“我們計劃5年內完成‘特區’基礎設施建設,5至8年內讓‘特區’初步成型、初具規模。”他說。

早在2009年11月,中央調研組在疆專題調研後,就形成了設立喀什、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的戰略構想。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明確提出了設立兩個經濟開發區的要求。

特區辦主任、自治區商務廳廳長和宜明指出,這是在新的歷史背景下,著眼於進一步加大沿邊開放力度,充分利用亞歐大陸橋交通樞紐的獨特區位優勢,加快新疆與內地及周邊國家物流大通道建設,努力把新疆打造成我國向西開放的重要門戶和基地而提出的一項重大戰略舉措。

受訪專家和援建單位有關人士則表示,兩個“特區”建設面臨難得機遇,不過在發展中也面臨著各種制約因素,產業佈局等方面需要長遠考慮,現實存在的掣肘也需要儘快破除。

“特區”之“特”

5月,隨著區內幾條主要道路開工修建,喀什特殊經濟開發區進入基礎設施全面建設階段。7月1日,霍爾果斯“特區”內的“中國-哈薩克斯坦國際邊境合作中心”也將正式運營。

自一年前喀什和霍爾果斯成為新疆歷史上最早的兩個經濟“特區”,兩地自上而下都充滿了對特區發展的美好憧憬,熱切期盼著深圳的騰飛神話能“西行”到這兩座中國最西的邊陲城市。

本刊記者從權威人士處瞭解到,國家發改委、財政部和商務部已研究了“特區”建設的優惠政策等。國內各類產業聚集園區的現行優惠政策均適用於兩個“特區”,同時又有適當的政策傾斜。

具體來看,2011年到2015年期間,中央財政對兩個“特區”建設每年給予一定數額補助。兩個“特區”內的基礎設施建設都納入現行國家級經濟技術開發區基礎設施項目貸款財政貼息政策範圍,區內企業享受所得稅“兩免三減半”優惠,入區企業符合條件的,固定資產投資予以貼息等政策。

進出口政策方面,支持在“特區”建立海關特殊監管區,“特區”內符合條件的企業以邊貿方式經營進出口商品,在申請配額、許可證時給予傾斜,批准霍爾果斯為整車和藥品進口口岸。

金融政策方面,設立“特區”產業投資基金,引導出口信用保險機構重點支持區內企業,鼓勵和引導各類金融機構在“特區”內設立分支機搆,建立“特區”金融監管協調機制,推進金融創新試點。

投資政策方面,中央投資對“特區”內符合條件的生產企業固定資產投資給予支持,加大對能夠支持兩個“特區”發展的重大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力度。

科技政策方面,加大國家各類科技計劃支持力度,引導全國科技力量在“特區”實施一批重大科技項目,通過科技型中小企業創新基金提升科技型中小企業發展水平,中央財政支持“特區”職業技術人才培養。

擴大開放政策方面,同意開放伊寧機場口岸和霍爾果斯鐵路口岸,支持和鼓勵中外航空企業開通喀什、伊寧國際航線,適時研究批准霍爾果斯口岸和喀什機場口岸辦理口岸簽證業務。

土地政策方面,國家在編制土地利用年度計劃時,對新疆和兵團用地計劃指標適當傾斜,由新疆和兵團對“特區”用地計劃指標進行單列。

共識之外,不同意見主要集中在稅收留成上。

“特區”格局

據本刊記者瞭解,霍爾果斯特殊經濟開發區規劃73平方公里左右,其中霍爾果斯口岸占30平方公里,伊犁地區首府伊寧市占35平方公里左右,清水河配套產業園區占另外8平方公里左右。

喀什“特區”規劃面積50平方公里左右,其中喀什市40平方公里左右,伊爾克什坦口岸10平方公里左右。

霍爾果斯“特區”內的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將於今年7月1日封關運營,屆時,中哈兩國公民、第三國公民及貨物、車輛都可以在合作中心內跨境自由流動。“普通個人可合法免簽在中心內一次性停留30天,也就是說只要每年出入合作中心12次,甚至可以全年在中心內居住。”口岸管委會外宣辦主任楊繼宏說。

如今,在霍爾果斯口岸國際購物中心內聚集了許多來自四川、重慶的商人,商鋪落戶已超過600家,“霍爾果斯口岸蘊藏了無限商機,並將吸引越來越多遊客觀光”楊繼宏說。

在喀什“特區”,廣州市對口支援的疏附縣,在廣州市的支持下,前期已有40多個項目開始建設。在5月22日下午簽約的30個項目中,涉及旅遊商貿物流項目13個,工業項目11個,農業產業項目6個。

廣東省委常委、廣州市委書記張廣甯表示,疏附縣是國家級貧困縣,廣州市要做好援建規劃,以工業為主,通過10年建設,力爭使疏附縣經濟發展水平達到全國平均水平。此次參與援建的有22家國企、21家私企。10大旅遊商貿物流項目共簽約21.57億元,20家工業企業項目共簽約8.65億元。

在新疆的不同場合,本刊記者都聽到了“東有深圳,西有喀什”的說法,實際上,這反映了當地人對深圳騰飛的嚮往之情。

中國改革開放後成立的第一批經濟特區裏,深圳的成績最引人注目。而中國西部邊疆的喀什和霍爾果斯情況與毗鄰亞洲金融中心香港的深圳仍有不同。喀什地區佔據“五口通八國,一路連亞歐”的地緣優勢,以喀什市為中心構建的經濟圈可便捷地輻射到中亞、南亞八個國家,但也受到自然資源分佈和周邊市場環境的先天限制。

“喀什和霍爾果斯都有自身的情況和特點,不可能完全按照深圳發展的套路走。”和宜明說,“新疆具有長期邊貿活動的傳統,以及深圳不具備的豐富的農副產品和旅遊資源。”

因此,在兩“特區”相關規劃和政策的制定過程中,喀什、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建設工作領導小組廣泛搜集了深圳特區、浦東新區、濱海新區等經濟開發區的相關資料,在借鑒經驗的同時,也將切實考慮自治區實際情況。

採訪中,新疆社科院經濟研究所所長王甯對本刊記者表示,深圳市對口支援喀什市,深圳的經驗將能夠得到很好的借鑒。深圳真正把援建喀什市當成自己的事情來做,對喀什市也充滿信心。“百萬廣東人遊喀什”就是由深圳組織,“產業融合”的問題也由深圳提出。在商貿和物流方面,將引入義烏模式,在旅遊上,將引入麗江模式。

喀什市的城市發展規劃也由深圳市城市規劃設計院制定,產業上則採納了自治區社科院專家組的意見,目前提出了“一體系、三基地、一中心、兩帶動”的總體佈局。一個體系為大旅遊產業體系,三大基地包括高新技術產業產業基地、傳統加工業基地、建築建材基地,一個中心為物流服務業中心,兩帶動則指帶動基礎產業和外圍產業。

相比較而言,霍爾果斯“特區”的進展相對緩慢。

“特區”之困

今年9月將舉辦的首屆“中國-亞歐博覽會”,作為中國西部的國家級多領域區域合作平臺,將為兩個“特區”的建設帶來更大機遇。亞歐博覽會是各部門集中展示和落實中央對新疆支持政策的平臺,也是進一步推動沿邊開放、向西開放的載體。屆時,國內外客商將聚集這裏。

王寧表示,“特區”的建設需要把握好機遇,破除現有制約因素也同樣重要。

她分析認為,霍爾果斯“特區”之所以進展落後於喀什“特區”,其中的一個原因就是核心區不明確。儘管確立了霍爾果斯特殊經濟開發區,但是大家都處在觀望狀態:伊寧市和霍爾果斯口岸都希望成為核心區。

目前,自治區有部門傾向於把伊寧市作為核心區,原因是伊寧市基礎條件較好,霍爾果斯口岸條件相對較差。“現在,需要儘快把核心區確定下來。”而王寧認為,把霍爾果斯口岸作為核心區更為合適。

建立中哈霍爾果斯國際邊境合作中心,將極大地加強新亞歐大陸橋的戰略樞紐作用,霍爾果斯口岸不久將成為集公路、鐵路和航空運輸為一體的綜合性國際聯運樞紐以及新亞歐大陸橋上的商貿核心節點,將有利於消除這一地區現存的貿易和投資障礙,為吸引投資和擴大貿易規模創造新的條件,該地區未來有望成為新疆乃至西部最具有潛力的經濟新區。

對於喀什“特區”,其在規劃等方面儘管已經走在前列,但同樣面臨著一些制約。在喀什的一位援疆幹部對記者透露了目前存在的難題。

一是工程推進制約問題突出。當地建設力量相當薄弱,喀什地區僅有乙級規劃和建築設計單位各一家,施工企業最高為二級,無成建制監理企業。而且,工程手續複雜,自治區和地區在招標辦法、定價體系、稅費繳納、審計核算、項目管理等方面,審批、備案、審查等手續比較繁瑣,有些工程難以如期展開。再者是電力不足,由於受援地區電力負荷低,經常造成施工現場停電,影響施工進度。

二是招商軟環境有待改善。喀什地區的不少受援縣,大多僅有農行、農村信用社兩家金融機構,建行、工行、中行等商業性銀行基本沒有,而且網點較少,缺乏融資平臺,企業建設資金和流動資金不足;有關部門辦事效率不高,企業在辦理工商營業執照、環評、立項、土地等前期手續時,審批週期長、收費項目多、標準高;政策落實不到位,土地、稅費、資金扶持等政策缺少連續性,政府承諾難以兌現。(王仁貴 賀占軍 蔔多門/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