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九六七年,解放軍被迫介入「文革」

「羅瑞卿事件」後,毛澤東表達了對軍隊既放心又不放心的心理

1965年11月30日,林彪派葉群帶著他的信和11份材料乘專機趕到杭州,單獨向毛澤東作了幾個小時的匯報。匯報的情況現在已無從知道,但從葉群幾天後在上海會議上的發言可以瞭解,林彪誣陷了羅瑞卿。

12月8日到15日,毛澤東在上海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與會人員事前不知情的情況下,批判羅瑞卿。不久,毛澤東同江西省黨政負責人楊尚奎、方志純談到了羅瑞卿的問題,他說:「這個人就是盛氣淩人,鋒芒畢露。」「我也同羅瑞卿說過,要他到哪個省去搞個省長,他不幹。軍隊工作是不能做了。要調動一下,可以到地方上去做些工作,也不一定調到江西來。」當時還沒有要完全打倒羅瑞卿。

但後來,毛澤東對局勢的估計越來越嚴重:「出修正主義不只文化界出,黨政軍也要出。」在他看來,發動一場大革命,來解決這個問題已經迫在眉睫。於是,毛澤東決定,將本來說得不十分嚴重的羅瑞卿,也放進了主要批判對象中。5月4日至26日,在劉少奇主持下,中央政冶局在北京召開擴大會議,集中批判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16日,會議通過經毛澤東多次修改的中共中央通知(以後被稱為《五一六通知》),決定開展「文化大革命」。

「文化大革命」就是在毛澤東這種對軍隊既放心又不放心的狀態下開展的。他放心大多數,而不放心上層的「一小撮」,既相信軍隊不會跟著「造反」,又不相信軍隊是「真空」和「一片淨土」。

1966年8月4日,毛澤東召集中央政治局常委擴大會議,對在一線主持工作的中央領導人提出了更加尖銳的批評。

一開始,毛澤東並不希望軍隊和公安來干擾「運動」

從1966年8月20日起,在「破四舊」的旗號下,北京、上海、天津等大中城市裏都相當普遍地發生強迫抄家和侮辱人格、打人等踐踏法制的野蠻行為。更令人痛心的是,一些被任意指責為「黑五類」的人員被打致死,更多的被強行遣送回鄉。

運動中出現的這些極端行動,同毛澤東的初衷並不相符。但毛澤東仍認為紅衛兵行動的主流是好的,認為他們的激烈行動對破除舊思想和舊秩序、打開一個新局面是需要的,出現某些偏差並不奇怪,有問題也只能適當引導或到以後再解決,決不能對他們潑冷水,更不能進行「壓制」和「打擊」。他曾對澳大利亞共產黨領導人希爾說:「我們有些幹部不想革命了,中央委員也有,政冶局委員也有,省委書記、地委書記、縣委書記都有。他們就是怕。他們要凋動軍隊來對付這些學生。解放軍他們是調動不了的,他們就調動工人、農民來跟學生作對。」

為了從「大亂」達到「大治」,毛澤東默許軍隊「惹火燒身」

「文化大革命」爆發後,軍委和各級軍隊領導,心情一直處於緊張和矛盾之中。他們雖然從一開始就感到運動來得迅猛,處於「不理解」的狀態。但出於對毛澤東的長期信賴和深厚情感,還是力圖跟上毛澤東對運動的部署。但他們也始終認為:無論天下怎樣亂,一定要穩住陣腳。只要軍隊不亂,天下就保得住。軍委秘書長葉劍英同徐向前、聶榮臻、陳毅、賀龍等幾位元帥和總政治部主任蕭華、副主任劉志堅等多次研究,制定了一系列穩定軍隊的規定和措施。

但是,這些措施顯然與毛澤東的「大亂」方針不符。

1967年元旦一過,從上海開始向全國各地卷起的「一月風暴」猛烈地沖擊著人民解放軍的機關和部隊。1月4日,總政治部副主任、全軍文革小組組長劉志堅被打倒。1月11日,毛澤東出席了由林彪主持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徐向前、葉劍英、朱德先後發言。他們對軍隊內部的狀況憂心忡忡,在發言中一致強調要絕對維護軍隊的穩定。

對於元帥們的擔心和抱怨,毛澤東沒有多說什麼。他希望「文革」之火也能燒一燒那些有問題的幹部。他後來說過:「對於那些有問題的老幹部,我的目的是想燒一燒官僚主義,但不要燒糊了。」

在談到外面有很多有關賀龍的大字報時,毛澤東說,政治局不要公開點賀龍的名,政治局的同志和常委同志不要在公開的場合點他的名,只是要他去登門聽取大家的批評,不公開。不要讓紅衛兵去揪他。但後來毛澤東認為賀龍的問題性質變了,就不再保了。

局勢混亂超出想像,毛澤東不得不讓軍隊「支左」

隨著全面奪權的迅速蔓延,它的災難性後果很快就顯露出來:大批黨政領導幹部被造反派定性為本地區、本部門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而停職、罷官;各路造反派為了爭權奪利,紛紛拉幫結派,自立山頭,乃至發生大規模武鬥造成大量流血事件……

這是毛澤東原來沒有料想到的。面對如此混亂的局勢,毛澤東考慮到,要讓軍隊出來,在「文化大革命」中發揮控制局勢的作用。

1967年1月11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發出通知,對各地的要害部門,開始實行軍事管制。毛澤東此時的心情是相當矛盾的。他看到造反派奪權活動中出現的嚴重混亂,覺得必須加以控制。但總體上他對當時造反派的奪權活動依然是肯定和支持的。他希望軍隊能發揮保持穩定的作用,又要求軍隊堅決地支持正在奪權的「左派」。

1月21日,安徽省造反派在召開批鬥省委第一書記李葆華大會前。要省軍區派300到500名士兵來警衛會場秩序,保護現場,以防對立派沖擊。安徽省軍區向南京軍區請示。南京軍區黨委感到事關重大。當即向毛澤東和中共中央轉呈了安徽省軍區的請示報告。

同日,毛澤東批示:

林彪同志:

應派軍隊支持左派廣大革命群眾。請酌處。

毛澤東

1月21日

以後凡有真正革命派要求軍隊支持、援助,都應當這樣做。所謂不介入(文化大革命),是假的,早已介入了。此事似應重新發出命令,以前命令作廢。請酌。又及毛澤東的批示打破了軍隊與已經興起並且愈演愈烈的「文化大革命」的隔膜,拆除了軍隊參加「文化大革命」的最後障礙。

毛澤東認為「支左」中「許多搞錯了」、「支持不是左派而是右派」。

然而,軍隊究竟站在哪一邊,支持誰,抵制誰,卻是個複雜的問題。1月23日,中共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中央文革小組發出經毛澤東批示「照發」的《關于人民解放軍堅決支持革命左派群眾的決定》。在毛澤東眼中,真正的「左派」應該剔匿從命令的造反派,按照中央或中央文革指示辦事的人。對於廣大指戰員來說,真正的革命派即「左派」,絕不會是那些懷疑一切、打倒一切、成分複雜、動機可疑的所謂造反派。對那些出身好、根基正、對共產党和毛主席有深厚感情、人數占壓倒性多數的群眾組織,他們的心與之靠得很近,因此很自然地認為這便是需要支持的真正的革命派。

3月19日,中央軍委又作出《關于集中力量執行支左、支農、支工、軍管、軍訓任務的決定》,首次將「三支兩軍」作為一個整體,向全軍各部隊提出。

隨後,解放軍大批人員便投入到「三支兩軍」中去。

1972年8月,根據毛澤東的指示,人民解放軍各級「三支兩軍」辦公室撤銷,人員陸續撤回原單位,「三支兩軍」遂告結束。

(尹家民/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