鮮為人知的公安部外賓處

紅牆之內,神秘的政治心臟。森嚴的警衛,仿佛一道屏障,遮斷世人多少探詢的目光?等閒之輩站在高高的紅牆之外,不免霧裏看花:

鮮為人知的公安部外賓處?警衛工作者眼中的廬山會議前後及相關事件的片段?尼克松訪華前後的接待警衛工作細節?親歷三偉人逝世和抓捕“四人幫”行動?“一二•九運動”策劃發動真相是如何浮出水面的?

金首相撇下代表團多數成員,輕裝簡從去杭州

他們盡力護著金首相和朝鮮客人,把躥出水面的魚擋開

金首相突然從睡夢中被叫醒,有些不高興的樣子

1960年,金日成首相又一次來中國,還是由鄔吉成擔任他的衛士長。金首相這次來華主要是同周總理和其他中央負責同志會談,沒有太多的參觀活動。

幾天後,金首相讓代表團多數成員留在北京,而自己輕裝簡從,只帶了秘書和副官,中方則只有外交部禮賓司負責人、翻譯和鄔吉成陪同,總共六七個人,乘飛機去了杭州。金首相這次到杭州,是來和毛主席會面的,當時毛主席正住在杭州的劉莊。金首相下榻的南山賓館,距劉莊不太遠,來往方便。他和毛主席會面後,就返回了北京,繼而率團歸國。

鄔吉成第三次給金日成首相做衛士長,是1963年的六七月間。這次中國對金首相的接待又是盛大而隆重;他又是到杭州和毛主席見的面,只不過這次他沒有把隨員都留在北京,而且中國方面陪他南行的,是副總理兼外交部長陳毅。

朝鮮代表團到杭州的當天下午,浙江省委的領導,就陪金首相和朝鮮客人遊覽了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子湖。一行人在“來景雨軒”登上數條機動的遊船,鄔吉成緊挨在金首相的身後坐下。遊船沿著“白堤”,徐徐向湖心的“三潭印月”駛去。

因為來人比較多,好幾條機動遊船靠在一起,馬達震動的聲響,螺旋槳對水的攪動,使湖中的魚受到驚嚇,接二連三地躥出水面,帶得水花四濺,甚至翻騰跳躍到遊船裏來。

魚身上掛著黏液,而且散發著腥氣,警衛人員便盡可能地護著金首相和朝鮮客人,把躍向遊船的魚擋開。雖然自己身上弄得又濕又腥,可大家覺得很開心,金首相也對泛舟縱覽湖光山色興致盎然。

臨近仲夏的杭州,氣溫已達三十六七攝氏度。雖說金首相下榻的杭州飯店是當時杭州最好的賓館,但還不曾安裝空調設備,人在房間裏不免感到暑熱難耐。為了使房間裏的溫度降低一些,讓客人們睡個好覺,飯店採用鼓風機吹人造冰的土降溫法,使室溫得到相應的調節。

這次到杭州,金首相不像前幾次來那樣匆忙緊湊,而是優哉遊哉地遊覽了杭州周遭的梅家塢、虎跑泉、靈隱寺等名勝古跡。

有一天,金首相遊覽了一上午,中午回飯店吃罷午餐就休息了,鄔吉成也想抓緊時間午休。這時,汪東興突然來到他的房間,急匆匆地說:“毛主席已經到飯店了,要會見金日成首相,你趕快去通知客人。”

鄔吉成馬上找到外交部禮賓司的同志,告訴他們毛主席已到飯店,等著和金首相見面。他們感到金首相剛剛休息,事先也沒有打招呼,貿然打斷他休息不太禮貌。但毛主席已經到了,只好去把朝鮮客人叫起來。金首相從睡夢中被叫醒,以為是有關人員沒有安排好或忘記打招呼,一邊穿衣服,一邊有些責備地唧有煩言。

但毛主席這次突然造訪,確實是尚未列入日程排定時間的,大家都感到很意外和措手不及。鄔吉成也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而且在他整個警衛生涯的記憶裏,毛主席主動到客人下榻處晤談,總共也就發生過一兩次。

那天毛主席和金日成首相在杭州飯店禮堂裏,交談了很長時間。從金日成首相交談後從禮堂出來的神情和談吐看,他顯得很高興,由此可以推想他和毛主席的這次交談很投契和融洽。

談話的時間一長,賓主難免會感覺口乾舌燥,迎接外賓的主車上備飲料成為制度

外賓警衛處的人員跑了許多商店,都沒買到符合周總理要求的塑料杯

“乘坐我們國產的汽車,要給人家一種舒適的感覺……”

金日成首相每次來華訪問,都是乘火車來的,而不與中國接壤的國家的政府首腦來華訪問,則多數是乘坐專機。在50年代,北京只有西郊、南郊兩個機場。歡迎外國國家元首、政府首腦到京的儀式,一般就在機場舉行。因為這兩個機場距北京市區較近,賓主在進城途中的時間短,沒有太多的談話時間,也就能禮節性地寒暄一下。

60年代以後,來訪的外國賓客逐漸多起來,規模更大的東郊天竺機場也建成啟用。從新機場到市內,路途就遠了許多。如此一來,賓主在途中談話的時間就充裕了,可以簡單介紹一些各自國家新近的情況,說點正式談判的準備性話題,甚至可以對有爭議的問題做些商洽。

談話的時間一長,賓主難免會感覺口乾舌燥,這就有了喝點飲料,潤潤嗓子的需要。於是,周總理提出:“接待外國元首和政府首腦等重要外賓時,主車上一定要準備一些飲料。接待不同國家和地區的外賓,要準備不同的飲料。如一點熱咖啡,一些汽水,我們自己用茶就行了。”

根據周總理的指示,擔負外賓警衛和交通責任的公安部八局四處的人員,便在迎接外賓的主車上,準備了幾種飲料。後來周總理又專門作了一次指示,使在迎接外賓主車上備飲料成為制度。

備飲料的制度行使了一陣後,周總理又指示:“迎賓主車上,不僅要有飲料,還要準備一些熱毛巾。”從那以後,當歡迎儀式結束,周總理陪客人上車,乘同一部車的、由外賓警衛處為外賓配的衛士長,就會將裝在保溫桶內的熱毛巾,遞給客人和總理,擦擦臉,擦擦手。特別是在冬季,貴賓們對這樣的服務感到非常舒服,給予了好評。

60年代,車上用的是玻璃杯子,比較重而且容易燙手。後來,周總理就指示改用塑料杯,並提出杯子要小、無毒、輕便等要求。在那個時候,適合這些要求的好塑料杯子還不多,外賓警衛處的人員跑了許多商店,都沒能買到符合要求的塑料杯。

最後,他們還是通過北京市一商局,在某塑料廠定制了一批。試用後,周總理很滿意,對當時的隨衛人員說:“這樣很好嘛。我們年紀大啦,又是在汽車上,用這樣的杯子,既輕便,又不怕摔。”聽總理這麼一說,大家心裏才踏實了。

五六十年代,中國接待外國國家元首、政府首腦用的主車,一般都是蘇聯製造的普通“吉斯”車。關係比較親近的國家的元首,就用蘇聯製造的“保險吉斯”車。代表團中的重要成員,乘蘇聯製造的“吉姆”車。

到了60年代後期,中國能生產“紅旗”牌高級轎車和“上海”牌普通轎車了。從這以後,凡接待外賓就都一律用國產汽車了。特別是到70年代以後,外國元首來訪,給他們乘坐的就一律是中國自產的“保險紅旗”。

因為“保險紅旗”車身比較重(大約5噸左右),減震的車弓子較硬,如果路面情況不好,就會明顯地感到顛簸,坐在車子裏不那麼舒服。

細心的周總理很快就發現了這一情況,對有關人員說:“接待外賓前,每次都要在各種不同路面上,反復地把保險車試試,有不平穩的感覺就調整好。乘坐我們國產的汽車,要給人家一種舒適的感覺,並不比外國車差。”有關方面根據周總理的指示,在迎送外賓必經的路途,反復調試“保險紅旗”轎車,使震動感覺降到最低的程度。

東郊的飛機場啟用以後,機場歡迎的儀式漸趨隆重熱烈不說,對一些元首級的貴賓,還幾度組織大量的群眾,沿途載歌載舞夾道歡迎。開始,歡迎的人從機場一直排到市內,搞了幾次,組織者感覺這樣耗費的力量過大。

於是,組織者決定就把群眾的夾道歡迎,改在外賓的車子行進到市區以後的路段。從機場到市區邊緣這段路,乘封閉的轎車,快到市區了,再換乘敞篷轎車。

這就多了一道程序,在什麼位置換,怎樣換,都必須事先確定,以保障萬無一失。每次實際運行前,外賓警衛處和北京衛戍區、北京市公安局警衛處、交通處,都要和夾道歡迎的組織者協商,預先選定換車地點,並組織主賓乘用的敞篷轎車,記者用的敞篷車,13輛護衛摩托車隊,及後衛警車等聯合演練。

根據預先的演練,進行迎賓全線的安全部署,使每一個環節,都有專人負責。由於外賓警衛處及有關警衛部門的極端負責,相關各方密切配合,數十萬人的夾道歡迎活動舉行了一次又一次,不僅安全上沒出現過紕漏,連交通故障也從未發生過。

周總理提出興建一座有中國特色的高級國賓館動議

為了尊重外國人的習俗,國賓館沒編排1號、13號樓

12個社會主義國家的代表團,一個代表團入住一棟樓

我負責整個朝鮮代表團的警衛工作

身高只有1.68米的赫魯曉夫覺得浴缸小

1959年是新中國成立的第10個年頭,要搞比較隆重的慶祝活動,各國的、主要是社會主義陣營的領導人都將被邀請來參加慶典。如此一來,重要外國貴賓的警衛重任,就落在了公安部八局四處頭上。四處為此專門開辦訓練班,進行接待外賓和警衛工作的訓練。

任務是八局當時分管四處的副局長王生榮向鄔吉成佈置的,由他和有一定文字能力的楊鳳祥負責辦班的具體事務。參加訓練班的,有從公安部八局九局抽調的幹部,還有從警衛師公安部隊抽調的人員,以及各省市的警衛處長、警衛科長,都是有一定保衛經驗的幹部。因為中央警衛團在此期間的任務也相當繁重,我們就沒有從中央警衛團抽調人員。

訓練班從8月底集中,一直訓練到10月前夕。訓練的科目和中央首長的警衛、安全的內容差不多,另外較多的內容是外交禮遇方面的。為此,公安部還請了外交部禮賓司的幹部,鐵路系統、民航局機場保衛部門的幹部,各處駐軍的幹部,給參加訓練的人員上課,教授與慶典活動相關的禮儀、行程等方面的知識。最後,所有的人員還在北京城裏舉辦慶典活動的各個場所都轉了轉,熟悉環境交通等情況,做了非常充分的準備。

說到國慶10年盛典邀請各國政要參加,就不能不說一下為接待他們而興建的釣魚臺國賓館。早在1958年夏季,中共中央在北戴河召開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