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八次接見紅衛兵的組織工作

1966年8月至11月,毛澤東主席八次接見了紅衛兵和群眾,總人數約1100萬。這項工作是周恩來總理親自領導和直接指揮的,具體工作由北京軍區鄭維山、傅崇碧和北京市委吳德、馬力、牛連璧等同志負責,並成立了群眾指揮部,下設辦公室。我當時是辦公室負責人之一,參與組織了接見紅衛兵的工作。

八次接見的情形

1966年5月下旬,清華附中的幾名學生寫了一張小字報,署名為“紅衛兵”。6月2日,清華附中校園貼出署名“紅衛兵”的大字報,100多名學生在上面簽了名。接著,又貼出《革命的造反精神萬歲》、《再論革命的造反精神萬歲》等大字報。7月28日,這些大字報被轉給毛主席。8月1日,毛主席給這些紅衛兵寫了信,此信成為黨的八屆十一中全會的文件之一。在這封信中,毛主席多次說了“熱烈支持”紅衛兵的話,從而把紅衛兵推上了政治舞臺。學生們把“紅衛兵”看成是“最光彩”的名稱,各種紅衛兵組織紛紛組織起來,紅衛兵運動立即風靡全國。隨後,全國紅衛兵開始大串聯,並逐步集中到首都北京。這樣,從1966年8月到11月,毛主席共八次、分十批接見了紅衛兵和群眾。

第一次接見,在1966年8月18日上午7時半,組織了80萬紅衛兵和群眾,在天安門廣場舉行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群眾大會”。當毛主席等党和國家領導人登上天安門城樓時,奏起了《東方紅》樂曲。大會由陳伯達主持,林彪講話之後,北京大學的代表聶元梓和北京、哈爾濱、長沙、南京等地的大中學生代表發言。大會結束後,紅衛兵和群眾隊伍開始通過天安門,接受毛主席檢閱。毛主席不停地揮著手中的軍帽向廣場上的人們招手致意。“毛主席萬歲”的呼聲在廣場上空回蕩。這次會見還組織了1500名紅衛兵代表登上天安門城樓,分兩個方隊,在城樓東、西平臺上受到毛主席的直接接見。就在直接接見時,北師大附中的一名紅衛兵給毛主席戴上了“紅衛兵”的袖章,毛主席和她親切握手。這次接見時,毛主席從早晨5點多就到了天安門,而且在城樓上一站就是6個小時。這也是毛主席自新中國成立以來第一次穿軍裝。當時因來不及制做軍裝,是從一位警衛戰士處借的。

第二次接見,在8月31日下午5時,組織了70萬人,主要是外地來京串聯的紅衛兵。由於第一次接見時有紅衛兵反映看不清毛主席,於是周總理決定對這次接見形式做些調整。就是請毛主席先乘敞篷車接見在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上的紅衛兵,爾後登上天安門城樓,檢閱、接見通過天安門的紅衛兵。這次大會由康生主持,林彪先講話,後由周總理講話。當時,林彪戴上了首都紅衛兵西城糾察隊的袖章。講話結束後,紅衛兵和群眾隊伍從天安門前通過,接受毛主席等党和國家領導人的檢閱。

第三次接見,在9月15日下午5時,組織了80萬紅衛兵,仍在天安門廣場舉行,過程與第二次接見大體相同。毛主席等乘5輛敞篷吉普車從人民大會堂東門出發,先接見在廣場和長安街上的紅衛兵,爾後登上天安門城樓。這次大會由康生主持,下午6時開會,林彪、周恩來講話後,毛主席開始檢閱、接見通過天安門的紅衛兵。這次有300名紅衛兵代表登上天安門城樓,接受毛主席的直接接見。

第四次接見,在10月1日,與國慶17周年慶典結合在一起。這次組織了110萬紅衛兵和群眾參加。天安門前紅、灰觀禮台還安排了觀禮人員。上午10時5分,北京市代市長吳德宣佈大會開始,奏國歌、鳴禮炮後,林彪發表講話。隨後,由工農兵和學生代表、少數民族代表以及外國來賓發言。之後,開始群眾遊行。遊行隊伍前面有“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十七周年”的大幅標語牌。後面是7.5米高的毛主席身著軍裝、一隻巨手伸向前上方的巨大塑像。再後面是《毛澤東選集》的巨大模型。由2萬多名人民解放軍士兵、民兵和紅衛兵組成前衛隊,護衛著國旗和國徽的人民解放軍挎著衝鋒槍,個個高舉《毛主席語錄》,踏著整齊的步伐,有節奏地不斷高呼“毛主席萬歲!”“共產黨萬歲!”走在群眾遊行的最前面。紅衛兵抬著《毛主席和紅衛兵在一起》的巨幅油畫行進。由工人、農民、知識分子、革命幹部、外地和首都師生組成的遊行隊伍,編為140人的橫排面,分成九路縱隊,人人手持《毛主席語錄》通過天安門,接受毛主席等的檢閱。這次有3000多名來自全國各地的工農兵代表、少數民族代表和紅衛兵代表,分批登上天安門城樓,站在毛主席身旁參加節日慶典。大會在下午3點多鐘結束。

第五次接見,在10月18日中午12時50分開始。這次接見是以群眾夾道的形式進行。這天,從天安門西標語塔的馬路上起,途經東長安街、建國門大街、東三環、北三環至北太平莊的馬路上,排列了150萬名紅衛兵,全程約50裏。毛主席等乘敞篷車,從紅衛兵的夾道中間徐徐通過。紅衛兵歡呼連天,掌聲雷動。由於紅衛兵按廣播通知的要求,在原地、原位秩序井然地接受檢閱、接見,整個接見進行得很順利,只用了1個小時。

那時快到初冬季節,北京的天氣越來越冷,有的紅衛兵沒有禦寒的衣服,在京吃、住都成問題。根據中央精神,要動員他們離京回原地。但紅衛兵說:沒有看到毛主席,堅決不回去。因此,又組織了三次接見。

第六次接見,於11月3日上午10時10分在天安門廣場舉行。這次接見採用了紅衛兵遊行通過天安門的方式進行。陳伯達宣佈大會開始,林彪講話,隨後220萬紅衛兵開始緩緩通過天安門,接受毛主席檢閱、接見。這次接見到下午2時結束。由於結束時還有一部分紅衛兵尚未通過天安門,周總理指示,未通過天安門的紅衛兵放在下次再組織接見。

第七次接見,因人數多,分兩批進行。第一批接見在11月10日上午10時,接見地點仍在天安門。在《東方紅》樂曲中,毛主席等登上天安門城樓,陳伯達宣佈接見大會開始,廣場集合了30萬名紅衛兵,另有30萬名紅衛兵乘坐卡車(每輛車上站50人)分成五路縱隊通過天安門,接受毛主席檢閱。當時駐京部隊的卡車數量不多,經周總理同意,從瀋陽、北京、濟南等軍區和各軍兵種中抽調了一些卡車。當天,有6000輛卡車載著紅衛兵接受檢閱。這次接見,進行得非常遲緩。紅衛兵為了多看一眼毛主席,走到金水橋時,或是放慢腳步,或是返回再次前行。下午3時3分時,毛主席走到擴音器前高呼“同志們萬歲!”站在卡車上的紅衛兵和在廣場的紅衛兵情緒更加高漲,不斷地高呼“毛主席萬歲!”這次接見直到下午4時才結束。第二批接見在次日,以群眾夾道的形式進行。從木樨地至八王墳約26裏的大道上,排列了130萬紅衛兵和師生。毛主席等在下午2時30分乘敞篷車檢閱了紅衛兵和師生,共用時42分鐘,3點半結束。

第八次接見,分兩批、三處地點進行。第一批接見在11月25日上午11時半,組織了70萬紅衛兵,在天安門舉行群眾遊行。毛主席等登上天安門城樓。康生宣佈大會開始,接著遊行隊伍在《大海航行靠航手》的樂曲聲中開始遊行,接受毛主席檢閱,下午3時半結束。第二批接見在11月26日,分兩處以群眾夾道的形式進行。一處在市區從天安門東側勞動人民文化宮門前馬路上,經西長安街、復興門大街,到釣魚臺東門馬路上,全長6500米,組織了80萬紅衛兵。下午2時30分,在《東方紅》樂曲聲中,毛主席等乘敞篷車,從紅衛兵中間緩緩通過,檢閱了全部隊伍,3時結束。另一處在西郊機場,組織了110萬紅衛兵,也以群眾夾道的形式進行。毛主席等乘敞篷車,在市區檢閱後,直接到西郊機場,繼續檢閱,下午5時結束。

組織工作遇到的幾件事

1966年毛主席八次接見紅衛兵,是周總理親自領導和直接指揮的。當時成立了指揮部,具體工作由北京市委負責。我是群眾指揮部辦公室副主任,負責接見的具體組織工作,經常向周總理請示彙報工作。在彙報工作時,周總理問得非常具體仔細:如問組織接見紅衛兵隊伍密度,每一平米站幾個人,前後厚度有幾排;接見沿線設置多少個供紅衛兵隊伍使用的廁所,通向廁所的通道有多寬,夠不夠用;沿途安置了多少個自來水籠頭,紅衛兵飲水夠不夠用;接見當天紅衛兵隊伍什麼時間出發,什麼時間到達集合地點,交通工具怎麼安排,等等。

周總理對紅衛兵非常關心,指示一定要減少紅衛兵的疲勞,把組織工作做好。毛主席在天安門廣場接見紅衛兵,有一個很大的矛盾,因為紅衛兵隊伍經過天安門時都想多看看毛主席,行進速度往往很慢,接見的時間不得不延長。為此,周總理提出,要減少毛主席和紅衛兵的疲勞,行進速度要快一些,接見的時間要短一些。根據周總理的指示,採取了用卡車載人的辦法,讓紅衛兵坐在大卡車上經過天安門接受毛主席接見。這樣做,速度是快了,但車輛載人有限,接見一次總人數不多。後來又採取夾道的形式,毛主席等乘坐敞篷車,從夾道中間通過,這樣速度就快了。如最後一次接見,共組織了260萬名紅衛兵,不到兩小時接見就結束了。

毛主席第六次接見紅衛兵時,採用了紅衛兵遊行通過天安門的方式,從上午10時開始接見,到下午2時紅衛兵隊伍尚未完全通過天安門廣場。當時,周總理把我從天安門城樓下的指揮室叫到城樓上,詢問還有多少紅衛兵未通過天安門,如全部通過還需多少時間。我向周總理彙報:紅衛兵隊伍已通過三分之二,剩下還有三分之一,按目前行進速度,至少還需要兩個半小時。周總理聽後說,接見時間太長了,不能再繼續進行。指示今天的接見到此結束,剩餘的隊伍下次再組織。我們就按周總理的指示,做了結束安排,未通過的紅衛兵隊伍按原路返回各自住地。

毛主席八次接見紅衛兵,組織工作難度很大,每次接見都要調遣隊伍,牽涉到北京各區縣上千個單位、上百萬人的行動;而且變化多,接見時間涉及到安全、天氣和領導人的時間安排及健康等不確定因素,有時一個方案變動多次才能實施;並且任務重,組織一次接見,要準備、忙碌好多天,開夜車是家常便飯。記得有一次,我五天五夜沒有怎麼睡覺,幸虧那時年輕頂得住。

毛主席八次接見紅衛兵的組織工作應該說是很成功的,但在整個過程中也出現過一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