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蔡英文的選戰節奏有點生澀混亂

明日召開的民進黨黨代會,可能是台灣地區自有「總統」民選以來,民進黨在「總統」選舉前召開的節奏最為混亂的一次黨代會。實際上,按照以往習慣,在各項公職選舉前夕舉行的黨代會,應是宣誓出征的誓師大會,各類公職參選人全部到齊,一同站上臺宣誓出征。尤其是歷次「總統」選舉前夕的黨代會,正副「總統」參選人攜手上臺宣誓出征,才能掀起選戰氣氛。但由於民進黨在今次「總統」選舉中,距離投票僅有不到半年,「總統」參選人蔡英文的副手仍然「難產」,而致使民進黨有關會務人員對黨代會的主旨和流程的安排一直難以確定,亦即是否為黨籍參選人進行出征造勢無所適從,既有認為既然「副總統」參選人尚未確定,進行出征宣誓只有「總統」參選人一人在唱獨角戲將會很難看,也有點「不吉利」,因而主張等到 九月二十八日 舉辦黨慶活動,而蔡英文副手也已確定時才一併進行出征宣誓;但也有人認為,倘直到現在仍然沒有舉辦宣誓活動,可能在氣勢上就輸了一截,尤其是對已有人選的「立委」選戰頗為不利,因而主張仍應進行造勢活動,但也應對外作出合理解釋,那就是推遲宣佈副手人選,是為了使副手話題持續發酵,以利於繼續佔領媒體版面。

因此,直到昨日下午才將黨代會的議程和時間確定下來,雖然仍將舉行造勢活動,但時間已從原定的一整天縮減為下午的兩個小時。這就「創造」了只有「總統」參選人「跛腳」宣誓出征的黨代會「記錄」。而真正的宣誓出征,應是在 九月二十八日 在台中舉行的黨慶大會,因而也是專門為正副「總統」參選人舉辦的的誓師大會。這又形成一個怪事,就是宣誓大會進行兩次,好像明日黨代會進行的宣誓出征並不是正式的。之所以會造成此尷尬情況,主要問題還是出在「副手難產 」的問題。因而又有人擔心,由於蔡英文將在九月中旬訪問美國,使到尋覓和宣佈副手的時間大為壓縮,從而繼續「難產」,是否能趕得及在黨慶日「亮相」,仍是疑慮重重。

其實,除副手「難產」之外,蔡英文還受到另一個問題的困擾,那就是難以對自己的政綱自圓其說。她在《十年政綱》的「兩岸篇」中,似乎是要效法陳水扁為「台獨黨綱」解套的手法,重新將《台灣前途決議文》當作是自己的政治綱領。然而,她似乎忘記了,按照「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由於民進黨已於 二零零七年九月三十日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而《正常國家決議文》的主旨是否定《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故蔡英文要將已被凍結的《台灣前途決議文》拿出來,顯然並不適當。

誠然,民進黨一九九九年之所以要搞個《台灣前途決議文》,就是要「凍結」「台獨黨綱」,推出「中華民國是台灣」式的「新台獨」綱領,不同於過去民進黨的「建立台灣共和國」式的「舊台獨」綱領,以為陳水扁參選「中華民國總統」解套。而陳水扁剛上臺時所宣示的「四不一沒有」,就是《台灣前途決議文》的濃縮精簡版。但在後來陳水扁已拋棄了「四不一沒有」,並要大搞「公投制憲」、「廢統」等「台獨」活動時,《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成為束縛他的手腳的「緊箍咒」,難以適應陳水扁進行「台獨」分裂活動的需要。否則,就是違反「黨綱」。因此,在當時的黨主席游錫的主導下,通過了《正常國家決議文》,並以「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取代了《台灣前途決議文》。此後民進黨的黨綱,是「正名制憲」是建立「正常國家」。

實際上,《正常國家決議文》的十大主張是:一、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互不隸屬,互不治理;二、任何有關「獨立」主權的變更,必須經由臺灣「公民投票」的方式決定;三、「國號」應正名為臺灣。四、臺灣是「共同的國家認同」。此一認同應建立在公民意識的基礎上,並尊重各族群與新舊移民的多元文化認同。五、應以「臺灣」的名義加入包含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組織。六、應積極與世界各國(包括中國)建立「外交」關係,並致力於「台中關係正常化」。七、盡速制定一部臺灣「新憲法」,破除「憲法一中」迷障。應明訂臺灣「國家」名稱與「領土」範圍,以符合「現狀」,並徹底擺脫「中華民國」體制的後遺症。八、積極推動「臺灣」正名,全盤檢討法律體系、政府機關與公營事業的名稱與法律用語。特別是在國際組織與正式「邦交」關係,應以「臺灣」作為文件與活動的名稱。九、全面推動「轉型正義」,平反並調查政治事件的真相,追討國民黨不當黨產,並改善因威權統治所遺留的語言與文化歧視、資源分配不公、與特定族群或階級的不公優惠福利政策。十、推動以臺灣為主體的教育與文化,提倡母語教育,加強臺灣歷史的認識以提升「臺灣認同」。

因此可以說,《正常國家決議文》的提出,是將《台灣前途決議文》完全推翻,甚至比「台獨黨綱」更加「台獨」。實際上,基於「後法優於前法」的原則,《台灣前途決議文》已被《正常國家決議文》所取代。因此,蔡英文在《十年政綱》的「兩岸篇」中再提《台灣前途決議文》,作為法學博士來說,實在是其法理學專業不及格。

本來,在不久前,黨內就有人鑑於《台灣前途決議文》和《正常國家決議文》並不適合蔡英文的形象,因而認為應當推出新的「決議文」,但後來一直未見動作。不過,昨日經由發言人徐佳青說明,將在黨代會推出以《十年政綱》為基底的《新世代社會經濟決議文》,從新世代的角度來看臺灣未來十年的發展方向,就民進黨內部定位而言,《新世代決議文》是行動綱領,若類比其他民主國家在大選前都會發表執政前的重大政策,其性質類似競選綱領。或許,蔡英文也已發覺到《台灣前途決議文》已經作廢,但又不能採用《正常國家決議文》,因而才匆忙推出《新世代決議文》?實際上,直到昨日之前,都沒有有關這方面的信息。而按黨章規定,「決議文」草案在提交黨代會通過之前,是必須先行交由中執會審議的,不知這個突然冒出的文件,有否履行了法定程序?

然而,謝長廷任主席時,曾主導通過一個《開創台灣經濟新局決議文》。看來,《新世代社會經濟決議文》是要在經濟主張領域推翻謝長廷的主張了。作為蔡英文支持者的謝長廷,不知又將會如何面對?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