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為何鼓勵陳致中參選「立委」?

日前本欄以《陳致中收到更上層樓大禮必會參選立委》為題分析認為,陳水扁家族偽證案由台灣「最高法院」終審定讞,陳致中罪名成立並被判判三個月徒刑之後,按《地方制度法》規定,將由「行政院」解除其高雄市議員職權。但他必將會轉而決定參加「立委」選舉,並利用以社會勞動代替坐牢之機,作為自己參選「立委」的造勢活動,打出遭受政治迫害的「悲情牌」,在「美麗島事件」發源地的高雄市,可能會形成更佳的催票效果。

果然,陳致中在赴臺北監獄見過其父親陳水扁之後,終於在前日正式宣佈參選「立委」,所選擇的選區就是他現時的戶籍所在地的高雄市第九選區亦即小港、前鎮選區。他沒有按民進黨中央的要求,前往「艱困選區」開拓選票,是因為這些選區是泛藍「根據地」,當地的選民極為痛恨其父,他難以當選。他也沒有回到台南家鄉參選,顯然是為了避免傷害到其戰友——「一邊一國連線」的陳唐山、王定宇的選情。

據「扁辦」秘書江志銘和陳致中的大姊陳幸妤所言,陳致中的參選,是得到了陳水扁的支持。陳水扁為何會不顧將會傷害到蔡英文的選情及民進黨人的感情,支持陳致中參選?看來原因極為複雜,其中既有對蔡英文極為失望,靠別人還不如靠自己人的考量,也有陳水扁被遞奪卸任「總統」禮遇金額後,必須籍著家人參選公職籌款,「為稻粱謀」的原因。

最令陳水扁失望的,當然是蔡英文沒有承諾當選後即特赦他。因此,陳水扁的最近發表的「獄中紮記」,已經不再大談對蔡英文的選情樂觀,反而是在會見其家人時,特別叮囑「同志比敵人更可怕」。當然,陳水扁不再為蔡英文唱讚歌,可能也與蔡英文的民調一直上不去,但又不敢接納他的建議,採用他的選戰策略,因而對蔡英文的當選看好度,已經不再樂觀,因而就不再將希望寄託在蔡英文的身上。

既然如此,那就得靠自己人了。按陳家估算,以陳致中在高雄市議員選舉中的表現,尤其是在受到「嫖妓案」的影響下,仍能以三萬多票的高票當選,陳致中要當選「立委」,並不困難。他在當選「立委」後,就可以其法律專業為理由,報名參加司法委員會,日後就可透過參與司法委員會審查有關司法制度的各種法案,及司法委員會對司法機關的制衡力,推動特赦陳水扁,並為陳水扁撐起「司法保護傘」。

陳家有此打算,並不出奇。盡管市議員選舉是複數選區,每一選區有多名應選名額,而「立委」選舉是單一選區,每一選區只有一個應選名額,但陳致中所在的小港、前鎮選區是深綠票倉,他在市議員選舉中是以該選區第一高票,而且也是南台灣最高票當選的,只要支持他的那批選民熱情不減,他就可篤定當選。而當選後報名參加委員會運作,由於「立委」名額只有一百二十三人,委員會卻有八個之多,平均每個委員會為十五人,倘當選者具有法律背景的人不多,陳致中就有進入司法委員會的機會。但由於司法委員會有機會對司法機關施加壓力,而當選「立委」者中往往有一些是背景並不乾淨的,希望能籍進入司法委員會以作「保護傘」,僧多粥少。按老規矩,陳致中作為剛當選「菜鳥」,並無隨意挑選委員會的權利,只有連任「老鳥」頭一輪挑選過後,有空缺才可讓「菜鳥」補缺,故陳致中即使當選「立委」,能否進入司法委員會,仍有困難。何況,泛藍「立委」在洞悉其圖謀後,必然將會力阻他進入司法委員會;而民進黨黨團可能也因他不顧全大局,幹擾蔡英文和民進黨「立委」的選情,尤其是將爭取連任的黨藉「立委」郭玟成擠了出去而心生不滿,也不會讓其得償所願。

陳致中要參選「立委」,還有一個原因,就是「為稻粱謀」。陳水扁的弊案定讞後,按新修訂的《卸任總統禮遇條例》規定,他原本可享受的卸任「總統」禮遇,全數被刪。陳家的生活來源尤其是吳淑珍的醫療費用,難以得到保證。就連陳致中自己的生活費也成問題,全靠其妻子黃睿靚教鋼琴的菲薄收入,是不足夠的。因而必須透過參選「立委」,並藉此名義籌款,在扣除選舉經費之後,其「選舉結餘款」就可作為生活費。而且,陳致中當上了「立委」後,每月二十多元的薪酬,加上黃睿覲也可藉著其作「立委」辦公室主任,向「立法院」申領「立委助理費」,就可以解決陳家的生活費用問題。

實際上,陳致中當初參選高雄市議員,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為稻粱謀」。陳致中自己就說過,當時他曾拼命地找工作,但都沒有哪家企業好機關願意聘請他,他只好以參選市議員來解決「就業」問題。現在市議員權利被剝奪,當然還得找份好工作,「立委」就是最好的目標。

然而,按照《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規定,他必須服完刑才可參選「立委」。而按「中選會」所制定的選舉工作進行程序表規定,「立委」參選人應在十一月二十一日至二十五日進行登記申請,因而陳致中必須在十一月二十五日前服完刑。而現在到十一月二十五日只有兩個半月的時間,陳致中的刑期是三個月,如是以一天社會勞動抵折一天刑期計算,恐怕已經來不及,何況還要等到高雄檢察署批准他以社會勞動代替服刑,才能開始執行,不過,倘高雄檢察署能在這幾天予以批准,陳致中也已每天加班的方式完成社會勞動,還是可以勉強趕得及參選登記的。

否則,那就只能是讓其妻子黃睿靚「代夫出征」了。但黃睿靚的吸票能力不如陳致中,即使是能以當選,她的專業學的是音樂,也未必能進入司法委員會,為陳水扁找到「司法保護傘」,而只能是到教育及文化委員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