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楚瑜的關鍵少數作用或有正負面之分

親綠的台灣智庫昨日公佈新一波民調數據,與其於 十二月八日 公佈的數據相比,馬英九的民意支持已經從百分之三十五點四上升到百分之三十九點五;蔡英文從百分之三十五點九上升到三十九點一,宋楚瑜則從百分之十點八上升到百分之十一點一。由此,「雙英」仍是難分高下,宋楚瑜也未被棄保,但無明顯意見者,則已大幅減少至百分之十點三。在「立委」政黨票方面,支持國民黨的佔百分之三十四點四,民進黨獲百分之二十九點八的支持,親民黨有百分之六點九,台聯黨則只有百分之二點五,新黨百分之零點九。由此顯示,宋楚瑜仍然還是當選無望,但卻足以影響選情,真正是「關鍵的少數」,並將使親民黨實現政黨票跨過「門檻」,獲得分配兩個議席,並將可獲得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的資格,在四年內大約每年可獲分配兩千五百萬元左右。

面對不可能當選的窘境,宋楚瑜又擺出一副委屈狀,聲稱別人都是以假民調來打擊他,並懸賞每則假民調錄音檔五萬元,來揪出「做假民調者」。宋楚瑜還引述名嘴胡忠信說法指出:「宋楚瑜拿五趴,馬英九就會落選」,並洋洋自得地說,「現在媒體的假民調,我都拿了不止五趴,馬英九已經落選,你們還不趕快把票轉過來!」

宋楚瑜以這種「以我為中心」的想法,希望能推動「棄馬保宋」。這明顯是本末倒置。實際上,操作棄保策略,是源自於中國象棋術語「棄車保帥」,放棄次要的棋子以保主要棋子的安全。因此,操作棄保策略必須依據兩個要件而為之。其一是棄沒有機會當選者而保當選機會相對較大者;其二是棄不喜歡的候選人而保較為喜歡的候選人,以阻止最不喜歡的候選人當選。而在目前情況下,宋楚瑜並不符合上述兩個要件或其中之一。其一、盡管目前馬英九和蔡英文的民調呈現膠著狀態,但畢竟也有三十五個百分點以上,而宋楚瑜的民調只有十個百分點左右,故而若要在立場或性質相近的兩個候選人中進行棄保,也應是「棄宋保馬」而不是「棄馬保宋」。其二,從民調中就可知,盡管馬英九的施政表現令人失望,但是喜歡他的人仍多於喜歡宋楚瑜者,而且還相差二十多個百分點。在擔心倘「棄保」不到位將會浪費選票,弄至「兩頭不到岸」的情況下,宋楚瑜所冀求的「逆向棄保」,是根本不可能出現的。

何況,宋楚瑜此舉,顯然是有違其當初參選時公開聲稱的「不是為了將馬英九拉下馬」的承諾的。他公開說馬英九已經落選,並呼籲馬英九的支持者將手中的選票轉移給他,實質上就是要「把馬英九拉下馬」。

本來,宋楚瑜此次參選的目的有二。其中「最高綱領」是宋楚瑜本人當選「總統」、「立委」選舉親民黨也跨過政黨「門檻」,並獲得足夠席位得以成立黨團;「最低綱領」是他本人選不上「總統」,但政黨票還是跨過「門檻」,再加上區域「立委」和原住民「立委」選舉的收獲,而得以成立黨團。現在,既然「最高綱領」達不到,而「最低綱領」則有可能會得到實現,就宜退一步,放棄那個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總統夢」,專注「立委」的選情,並為馬英九的「總統」選情保駕護航。但他卻是要反其道而行之,如果不是自我澎脹的話,那就是不顧現實了。

不過,也有人將宋楚瑜的這些表現,當作是「做戲」。而且越是演得迫真,就越能實現他真正的戰略意圖。而只有一方面在客觀形勢下,馬英九的選情極為危急,另一方面他又主動地製造堅張氣氛,才能把「關鍵少數」這齣戲演好。而目前的「雙英」民調接近,他的「臨門一腳」效應就將能充分展示出來,彰顯其「關鍵少數」的作用。

而這「關鍵少數」作用,可有正負兩種。其中負面的,就是人們最擔心的,他將獲得約六十到八十萬票,這就等於是至少在馬英九身上搶走四十到六十萬票。而民調只是高於蔡英文幾個百分點的馬英九,恰好就是這幾十萬票的差距,而告飲恨落敗。倘此,宋楚瑜再次上演二零零零年「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鬧劇,他聲聲句句的「反台獨」是假的,因為他的「臨門一腳」,令到至今仍在堅持民進黨「台獨黨綱」的蔡英文,得以沐猴而冠,並引發台海局勢緊張,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勢頭嚴重受挫,將宋楚瑜視為好朋友的胡錦濤的對台政策也將會受到質疑,正是以怨報德。由此,宋楚瑜在客觀上就是民族罪人。

有人說,宋楚瑜即使落敗「總統」,但只要政黨票能跨過「門檻」,並可組成黨團,他就可站穩其歷史地位,並可在台灣政治舞臺上呼風喚雨:他的個人功利主義態度可以得到充分發揮,挾其「關鍵少數」在國民黨與民進黨之間左右逢源,哪邊有利益就往哪邊靠攏,在「立法院」正副「院長」選舉,及法案審議方面,發揮「 四兩 搏千鈞」的作用。

由此,不排除他將會與民進黨黨團合作,以制衡議席可能剛過半的國民黨 黨團。在此情況下,雖然王金平因人緣較佳而得以保留「院長」職務,但副院長則將有可能會落在民進黨「立委」的手中,或是民進黨為了拉攏親民黨,而不惜「大甩賣」給親民黨。

這並非沒有可能。過去,親民黨黨團就曾有過多次與民進黨黨團合作的經歷,甚至還要聯手通過「馬英九條款」,阻攔馬英九參選「總統」。

倘此,盡管親民黨因為可以成立黨團而具有大黨的政治地位,但宋楚瑜本人則有可能是成了過街老鼠。在台灣島內,人們將他視為「民族罪人」。而這也是他最在意的,故近日他就「先發制人」,自稱為「民族英雄」。在大陸方面,他將失去自二零零五年「登陸」以來,一直享受的副總理級的接待和警衛禮遇,而且也不可能會再有胡錦濤或中共「十八大」後習近平的家宴款待。

如從正面看,宋楚瑜的「關鍵少數」,是發揮在「臨門一腳」將選情緊急的馬英九踢進勝選之門。那就是在選前,估計親民黨政黨票氣勢已被鼓動,跨過「門檻」已無懸念,實現「最低綱領」之後,鑑於自己當選「總統」無望,於是就採取「王建模式」,呼籲其支持者,政黨票投親民黨,「總統」票投馬英九。

但此舉必須要在馬英九選情極為危急時才能有用。否則,二零零二年馬英九爭取連任臺北市長之戰,選情明顯極為有利之時,宋楚瑜卻在選前一夜「跪求」其支持者投票給馬英九,導致馬英九認為宋楚瑜要將自己當選的功勞搶走,從而「馬宋情結」更深。因此,倘宋楚瑜真的是要實行「王建模式」的話,就必須是在馬英九選情極為危急時實施。才能一方面使泛藍民眾將他視為「民族英雄」,另一方面馬英九本人也難以記恨。

而且還有一個好處,就是他在「驚天一跪」後,可能將有部分泛藍選民將會為了「回報」他,而將手中的政黨票轉投給親民黨。而且更有後著,那就是當馬英九驚險獲勝後,泛藍支持者形成了一種必須「回報」宋楚瑜的強烈情緒。而在此時,吳敦義因已當選為「副總統」,必須辭去「行政院長」,泛藍群眾可能就會對馬英九施加讓宋楚瑜出任「行政院長」的壓力。到了此時,馬英九即使心不甘情不願,也不敢違悖泛藍民眾的民意壓力。

或許,這就是「大內高手」的密底算盤。但又必須在選前把戲演得最恰到好處,因而就在本已危急的馬英九選情上,拼命「火上添油」。

究竟在現實中,宋楚瑜是採取哪一種「臨門一腳」關鍵動作?那就要看他本人的政治智慧了。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