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葡平臺商機無限惜未被重視

陳觀生

國務院將澳門定位為發展“世界旅遊休閒中心”,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大多人對此均有認識。但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化還有一個戰略定位,那就是“中葡商貿服務平臺”。不過不少人包括部分政府高層對其戰略作用認識不足,對其未夠重視。

中葡商貿平臺商機無限

歷史上,澳門就曾作為一個國際著名的自由港而成為東西方經貿交流的平臺。澳門是中國南大門與香港互成犄角的另一個自由港、獨立關稅區,是繼香港之後的第二個特別行政區,在“一國兩制”方針下實行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50年不變。與香港相比,它的經營成本較低,基礎設施已在不斷改善之中,而且,澳門的經濟腹地和所聯繫的國際市場都與香港有所區別。澳門背靠的,是珠江三角洲西部,沿西江往西北上溯是西江中下游廣闊的經濟腹地,而它聯繫的國際層面,則以歐盟和葡語國家為重點。

長期以來,澳門與歐盟,特別是葡語系國家和地區一直保持著緊密的經濟、社會、文化等多方面的聯繫。回歸以來,隨著中國經濟實力的不斷增強,背靠龐大內地市場的澳門吸引眾多葡語系國家設立機構以開展與中國的經貿交流。2003年,中央政府決定將“中國一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 設在澳門。

近來本澳不斷加強商貿平臺的作用,舉辦不少商貿會展,例如澳門國際貿易投資展覽會、浙澳名優商品展等,都成功吸引國內各區企業、東盟國以及葡語國家來澳參展,促進商貿交流。其中以澳門國際貿易投資展覽會中,葡語國家館規模擴大、葡語系人士滿場走動的情景依然令人印象深刻。

根據中葡貿易論壇提供的數字顯示,07年訂定中國與葡語國家在雙邊貿易額,預期目標為500億美元,但在08年就已經達到770億美元。但因金融因素,使得09年貿易額下滑,較08年同期跌19%,仍達約620億美元。

聯繫歐盟、葡語國家與中國內地特別是廣東珠三角地區的區域性商貿服務平臺是澳門經濟在區域中的重要比較優勢。澳門經濟的另一個重要比較優勢,就是它的自由港優勢、區位優勢及國際網路優勢的結合。

近年中葡平臺的力量逐漸展現,特區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發展提供平臺和紐帶作用。組織大量活動,從經貿往來的管道上,拉近中國與葡語國家之間的距離,成為溝通橋樑。

澳門發展地區性葡語系國家商貿平臺,亦令中葡翻譯人才渴市。澳門理工學院院長李向玉稱,現時翻譯類專業學生未畢業已被特區政府部門及企業聘請,證明社會急需這類人才。特區政府社會文化司司長張裕也聲稱,政府會做好中葡商貿平臺的角色,未來會透過相關部門統管中葡人才,由政策上培養更多葡語人才。

認真理解“中葡商貿服務平臺”

長期以來,澳門與葡語國家一直保持著緊密的經濟、社會、文化等多方面的聯繫,因此澳門有優勢、有條件發展成為中葡商貿服務平臺聯繫歐盟、葡語國家與中國內地特別是珠三角地區、包括香港、臺灣地區的區域性商貿服務平臺。

前立法會主席曹其真認為“中國和葡語國家商貿論壇” 的建立,和中央政府為更好利用澳門這個平臺而制訂的相應政策,是澳門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因為它們給澳門帶來了無限的商機,也是幫助澳門年輕人創業的一個大好機會。可惜的是特區政府似乎並不認識這項政策對澳門發展的重要性,也不明白這是中央政府向澳門送錢的政策,沒有積極為這個平臺真正發揮作用創造條件,當然更談不上向市民深入宣傳此一平臺的重要性和可行性。她一直覺得非常遺憾,因為這是一條最簡單和現成的令澳門人創業致富的路。

國務院頒佈《珠江三角洲地區改革發展規劃綱要(2008-2020年)》明確提出,將澳門發展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它包涵兩層戰略意義:其一,澳門經濟應從以博彩業為核心的經濟結構,轉變成以旅遊休閒業為主導的經濟體系,從博彩旅遊逐步轉向休閒旅遊,積極發展與旅遊休閒業密切相關的行業,如批發零售業、會議展覽業、文化創意產業等,為經濟的長遠發展注入新的元素和活力,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其二,《綱要》將澳門長遠經濟發展定位為“世界”級的“旅遊休閒中心”,大大提升了澳門在全球經濟發展中的戰略位置。

很多人未有認識到,“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與“中葡商貿服務平臺”是相輔相成、密不可分的關係。因為澳門要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僅靠本身的實力難以做到,澳門必須對內加快與廣東、香港和臺灣的區域合作,包括加快橫琴開發的步伐,通過區域合作打造以澳門、珠海為核心的珠江西岸旅遊休閒都市圈和“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對外則聯繫歐盟、葡語國家,成為這些國家產品或人員進入中國市場及內地產品走向葡語國家的彙聚點。

近幾年來,澳門的區域性商貿服務平臺建設雖然取得了明顯的進展,但深入研究,更多的是政府在引導,缺乏市場特別是企業的有力推動,給外界一種“虛”的感覺。究其原因,主要是澳門還缺乏圍繞著平臺建設的相關服務企業的支撐。

中葡論壇常設秘書處是本澳最重要的中葡商貿服務平臺建設機構,但筆者發現其工作過多集中於內地推廣及交流,在組織與葡語系國家(如巴西等)交流推廣則相對少得多。如該處去年參加在長春舉行的第七屆中國吉林 • 東北亞投資貿易博覽會和在廈門舉行的第十五屆中國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藉此宣傳葡語國家投資環境、擴大中葡論壇影響、推介澳門聯繫中國與葡語國家的商貿平臺作用。

今年,中葡論壇常設秘書處訪問了中國陝西省,參加了在楊淩舉辦的第十八屆中國楊淩農業高新科技成果博覽會,並與陝西省商務廳共同在西安舉辦陝西-中葡論壇經貿座談會。陝西省與葡語國家的貿易往來主要集中在巴西、安哥拉、葡萄牙等國。2010年,陝西與巴西貿易額為1.32億美元,貿易商品主要為農產品、礦產品和輕工產品;與安哥拉貿易額1677萬美元,貿易商品主要是重型載貨車及其零部件;與葡萄牙貿易額為514萬美元,貿易商品主要是紡織品和玻璃製品等。另外,陝西省企業中鐵二十局等單位在安哥拉等國還先後承擔了鐵路建設等重大工程項目。筆者認為,上述情況說明,陝西省與葡語國家的經貿交往,大多是他們雙方之間的合作,澳門在其中所起的作用不大,中葡論壇常設秘書處只是去應酬一番並無太多成果。

中葡商貿平臺大有文章做

圍繞“中葡商貿服務平臺”建設,必須與相關現代服務業的扶持、培育,緊密結合起來,特別是可以重點發展總部經濟、商貿服務業、物流運輸業、金融保險業等產業,從而為澳門經濟的長遠發展,注入新的動力,有效推動澳門經濟的適度多元化。

在總部經濟方面。澳門通信、交通發達,資金進出自由,對外聯繫方便,是優越的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地區,具備建設區域性總部基地的有利條件。澳門要研究吸引國內外著名企業來澳設立總部基地,通過改善投融資環境,制定優惠政策等,吸引一些上市公司、跨國公司或世界連鎖商業集團來澳門設立區域總部,或者區域性的採購、物流配送、研發設計、資金財務服務中心等,以帶動金融、保險、會計、諮詢顧問、市場行銷、物流、貿易、資訊等多元的商貿服務業的發展。

商貿服務業方面。商貿服務業包括律師、會計師、核數師、企業顧問、諮詢服務、翻譯、資訊提供等商貿支援服務行業,是構建中葡商貿平臺的重要元素。澳門位於東亞、東盟、中國大陸和臺灣的中心位置,區域經濟表現活躍,潛力巨大,澳門的法律屬於葡式準則法,本地律師、會計熟悉國際商貿業務相關法律和慣例;同時金融業也是本澳支柱產業之一。因此,澳門擁有發展商貿服務業的基礎資源。

物流運輸業方面。要配合總部經濟、會議展覽業、商貿服務業及旅遊業的發展,物流運輸業更是不可或缺的重要行業。該行業是目前在CEPA框架下進入內地最積極的行業。目前,廣東珠三角地區與澳門相關的跨境基礎設施建設順利,各種交通工具均逐步網路化,對物流業發展十分有利。澳門作為自由港和獨立關稅區,可提供簡化的報關制度和24小時的貨驗服務,貨物清關成本低,還擁有向國內機場發送航班的自由航權。澳門可依託這些有利條件,逐步建立起區域性物流配送網路,吸引部分內地、香港和國際知名物流企業來澳設立物流總部,發展協力廠商物流。

金融業方面。澳門金融業以銀行業為主體,保險業輔之。與澳門外向型經濟體制相適應,澳門銀行業的國際化程度較高,由於沒有獨立的資本市場,澳門經濟活動中的金融服務功能主要由銀行體系承擔。作為一個快速發展的博彩旅遊中心,澳門銀行體系的現金流通量龐大,銀行資金缺乏出路,存貸款比率低,市場競爭十分激烈。澳門銀行在外幣處理方面有著豐富的經驗。中葡商貿平臺的建設,離不開金融業的支援,也為金融業發展提供了廣闊的空間。

筆者認為,特區政府在推動中葡商貿服務平臺建設中,首先要制定傾斜性的產業扶持政策,積極培育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近年來,特區政府因賭稅源源不斷增加而導致財政盈餘龐大。如何有效利用手中的財政盈餘成為政府必須面對的重要課題。澳門必須居安思危,銳意進取,有效運用現有的龐大財政盈餘和稅收政策等宏觀經濟手段,實施傾斜性的財政稅收政策。對重點發展的新興產業,特別是旅遊業、批發零售業、會議展覽業和文化產業等,實施傾斜性的財政稅收政策,給予適當的政策扶持;甚至可以考慮從龐大的財政盈餘中撥出一定數額的款項,對符合政府重點發展的新興產業中的一些具標誌性意義或具良好發展前景的項目,提供財政資助或進行風險投資,以逐步達至經濟適度多元化的宏觀政策目標。

其次要大力改善澳門的投資營商環境。對一些配合政府產業發展政策所需要的重要領域,特別是有利於營造良好投資環境的一些非營利性的社會公益領域,包括高科技領域、基礎設施領域和教育領域等,進行有針對性的投資。政府應營造一個良好的宏觀經濟發展環境,包括適度的通脹環境、匯率穩定環境和較少勞資糾紛的勞動市場。

根據國際經驗,微型經濟的定位戰略首先應從最具比較優勢的主導產業出發,以本澳來說,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