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要製造震撼效果卻或是負面效應

蔡英文昨日到金門活動,本來是寄望作出「撼動性」的講話,隔岸遠眺中國大陸,「站在歷史高度」宣佈重要兩岸談話,以炫耀自己推動「小三通」政績的形式,向對岸喊話,傳遞民進黨執政後有意延續兩岸持續開放交往的訊息,同時希望對岸能調整「九二共識」的內涵,並接受她的所謂「台灣共識」。但卻被國台辦發言人楊毅先發制人,搶前「消毒」,指出二零零一年民進黨當局迫於民眾要求「三通」的壓力,為繼續拖延全面「三通」,不得不同意試辦「小三通」。因此,「小三通」的實現,實際上是兩岸各界人士排除「台獨」勢力幹擾,長期努力奮鬥的結果。楊毅還再次強調,堅持「九二共識」是兩岸開展對話協商的必要前提,否認「九二共識」,兩岸協商的基礎就遭到破壞,當然也就無法繼續下去。堅持「一邊一國」的「台獨」立場,就是倒退到陳水扁時期,也就必然會危害兩岸關係和平發展。這就把蔡英文要發動的「震撼性攻勢」,化解得無影無蹤。

但近日蔡英文還是刻意要作出震撼政局的動作,那就是請出了民進黨內除呂秀蓮之外的諸「天王」,成立「全民國政質詢團」,準備在選戰的最後階段,以這些「天王」都曾任過「行政院長」的行政經驗,用每日一問的方式來質疑「行政無能」的馬英九。其中曾在民進黨「總統」黨內初選中暗幫蔡英文的忙的謝長廷,更是一馬當先,提出了其第一問,既是要為蔡英文的「宇昌案」解圍,也是要結束自己「拔劍四顧心茫茫」的窘境。

由於謝長廷素有「智多星」之稱,其選戰作風是夠狠夠辣之餘卻也有幾分機謀,因而他的「出山」必會打破目前頗為冷淡的選情,激起衝突火花。更因謝長廷擅長選戰「奧步」,曾於一九九八年的高雄市長選舉中以一盒變造的「緋聞錄音帶」氣走吳敦義;又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中,連續祭出周美青「偷報紙」,馬英九「持綠咭」等「辣招」,還大作馬英九倘當選,台灣女人嫁不出去,男人被迫到黑龍江打工的預言,因而人們都在藏策揣測,謝長廷的「出山」,或將會有震撼選戰戰場的「奧步」動作祭出,因而都在拭目以待,也冷眼旁觀。

然而,謝長廷的第一「炮」,打得並不響。他聲嘶力竭地說:「讓馬英九輸,讓他去做美國人」。表面上看,「火力」比批馬英九的「綠咭」還要猛,因為「綠咭」尚未加入美國籍,仍是台灣居民;而「美國人」則是法律意義上的美國公民。他是否暗喻:馬英九被民進黨打敗後,必然會遭到民進黨當局「秋後算帳」,就為了逃避政治迫害只得逃到美國去,透過政治避難而入籍美國?這就預兆著民進黨倘再次上臺,就是「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將大搞「綠色恐怖」,猖狂迫害政治對手。這必令向來對曾遭受「白色恐怖」迫害的民進黨人寄以同情的中間及淺綠選民,反而生厭,票投不下去。

這也暴露了「全民國政質詢團」其實是黔驢技窮、色厲內荏,搞不出甚麼新花樣。謝長廷、蘇貞昌、遊錫、張俊雄雖然都曾當過「行政院長」,但在其任內都幹不出甚麼政績,卻以為可以問倒馬英九,或都將是打空炮。因為他們當政那八年,毫無建樹可言,遠不如馬英九在任近四年的政績。盡管目前也有一些領域並非盡如人意,但畢竟是比綠色執政那八年要好得多了。這又如何有說服力?

實際上,由謝長廷而不是由蘇貞昌打頭陣質問「宇昌案」,就已折射了「全民國政質詢團」即使手中有「武器」也難以開打,掣肘多多。實際上,在「宇昌案」運作過程中,蘇貞昌作為「行政院長」,是副院長蔡英文的上司,對該個案的運作過程瞭解得更深。因此,他才不願意去做「爛頭卒」,為蔡英文的選情而犧牲自己的政治前景及蹧踏自己的政治人格。

呵呵,貓膩就在這裡。蘇貞昌其實是根本不願看到蔡英文贏,否則自己的「二零一六年之夢」就將難圓。因此,表面上看,他近日頻頻在地方基層拉票,實質上是卻是在構建自己的群眾基礎,「名為助蔡,實質樹已」。因此,也就很難見到他出現在蔡英文造勢的場子裡。

這與謝長廷的心態完全不同。畢竟,謝長廷比蘇貞昌年長幾歲,且又曾作「總統」候選人敗選,按民進黨慣例不可能捲土重來,因而就只能是希望能傍靠蔡英文,寄望以自己的落力相輔,換得蔡英文倘然當選,自己就可憑籍曾任「行政院長」的資歷及經驗,重作馮婦。因此,他的扶助蔡英文,看來還有分是真心的。否則,就沒有在民進黨「總統」初選時的種種「助蔡」小動作。這除了是要封殺其黨內政敵蘇貞昌的「總統之路」之外,也是希望能獲蔡英文分一杯羹。

但蔡英文是那麼容易糊弄的嗎?一方面,謝長廷是民進黨創黨十八名成員之一,連「民主進步黨」的黨名都是由其提議,而蔡英文的黨齡甚淺,如果不是當年陳水扁提名她為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候選人,按規定必須是民進黨員,即使她己任過民進黨政府的「陸委會」主委,她也不會加入民進黨;謝長廷是著名的「智多星」,連陳水扁都忌他幾分,而蔡英文則是一副書生氣,缺少政治權謀。因此,基於「武大郎開店」心態,再加上蔡英文要藉此次「二合一」選舉開創民進黨的新世代,當選了也將會扶持中生代如陳其邁等,謝長廷註定是一廂情願矣。

謝長廷與蔡英文競選總部的矛盾,還不止於此。眾所周知,蔡英文競選總部部人員由兩大部分組成,其一是扁朝成員,其二是「新潮流系」的文宣、政策人員。陳水扁與謝長廷的「瑜亮情結」,已由其子弟兵傳承,自不待說,在二零零八年民進黨「立委」黨內初選時,謝長廷以「十一寇」的罪名發動清剿「新潮流」,「新潮流」遭到重創的舊恨尚未消散,而現在他們賣力為蔡英文助選,目的就是希望能有好的政治出路,又豈能再添上謝長廷來「搶食」的新仇?

因此,「全民國政質詢團」的成立確實是具有「震撼性」,只不過其效應卻是負面的。其一、就如台灣媒體所分析的那樣,蔡英文一直刻意避免與「舊天王」連結太深,避免選民回憶起民進黨的過去,並冀求當選後鋪排人事的「世代交替」能更為順暢。其二、謝長廷的擅長負面選舉策略,與當下選民們討厭負面選舉伎倆的氛圍格格不入,只能適得其反。其三、這批本應退出政治舞臺的老人家,要與蔡英文競選總部的中青年「搶食」,而且選戰策略又未必合拍,很容易爆發矛盾,最低限度也是貌合神離,對蔡英文的選情未必有利。

蔡英文也確是窮途末路了。當年陳水扁尚能請出頭戴諾貝爾獎光環的李遠哲組成「國政顧問團」,並發出「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的提問,讓人們畢竟看到清明前景,而現在蔡英文雖然也搞「國政團」,卻不但請不到類似李遠哲的清明人士,相反還要組建令人生厭,至少是看不到 「向上提升」前景的眾「天王」們。因此,蔡英文此舉,確是「震撼」了台灣政壇,只不過是其客觀效果是負面的,不會為她帶來多少正面效應,相反還將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損害自己的選情。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