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登輝倘驚天一跪可能就站不起來了

「總統」大選到最後幾天的短兵相接階段,人們都在高度關切作為蔡英文重要「王牌」之一的李登輝,是否將會帶病相挺蔡英文,甚至是上演「驚天一跪」的戲碼。台聯黨主席黃崑輝前天就證實,如果健康許可,李登輝將出面輔選蔡英文現在李登輝自己也在思考要以什麼方式、場合出面輔選。台聯黨秘書長林志嘉也透露,如果健康許可,李登輝至少會出面輔選蔡英文一次,並朝李蔡同台方向發展,他也希望李登輝能出席台聯黨週四在台南舉辦的造勢晚會;不過,李登輝很怕冷,選前之夜有另一波寒流來襲,幕僚都很擔心。但李登輝辦公室主任王燕軍卻表示,李登輝心裏當然希望能站出來力挺蔡英文,但「老人家還沒恢復元氣,醫生叮嚀千萬不能再感冒」,所有腹案都在李登輝心裡,近日才會決定採取何種方案。不過,任何形式都有可能,一切都看李登輝的體能狀態及天候狀況。民進黨「立委」候選人郭正亮則指出,藍營始終憂慮泛綠在最後一刻訴諸台灣意識,最擔心的終極絕招,首推李登輝「反馬保台」的最後悲情演出,其中衍生出多種版本,包括李當眾下跪、當眾昏倒、當眾流淚交棒、當眾交代遺言等等。由於李在高齡選民心中仍具有崇高地位,戲劇化的悲情演出,很可能激出翻動選局的關鍵選票。 也有人認為, 一月十三日 的「選前之夜」適逢蔣經國逝世二十四週年,李登輝若抱病輔選,象徵性將民主傳承給蔡英文,「李蔡同台」無疑是選前超級震撼彈。

最早提出此命題,可能還是筆者。早在去年 十一月三日,筆者就針對李登輝入院進行大腸癌切除手術分析指出,現在最擔心的是,雖然李登輝臨入手術室時說「我若死了,就換你們打拼」,以為自己將死在手術床上,但按目前情況看,經過醫生精湛手術,他是撿回了一條命。李登輝是否會為了實現「台獨大業」,不惜犧牲自己,仿傚當年盧修一的做法,於投票前一日從醫院裡跑出來,在蔡英文的造勢場子來個「驚天一跪」,催發悲情,激起泛綠支持者的投票意欲,臨門一腳地將蔡英文踢進「總統府」?倘若李登輝真的會這樣做,並不出奇。因為他不但要「棄馬保台」,還要為台聯黨的子弟兵著想,在實施「驚天一跪」的,順帶呼籲深綠選民將手中的政黨票投給台聯黨,讓台聯黨能衝破百分之五「門檻」,在獲得兩個議席的同時也可領取政黨選舉補助金,使台聯黨在他自己「百年」之後仍能有財源支持。更重要的是,台聯黨還因此而可獲得下屆「總統」選舉時,循政黨推薦方式直接提名「總統」候選人的資格,就可掌握與民進黨進行討價還價的籌碼,在政壇上擁有實力。而在目前,台聯黨的民調支持度為百分之三點八,距離跨過「政黨門檻」尚欠一點二個百分點。而「驚天一跪」,或會達此目的。

因此,馬團隊還應及早做出應對措施,設法抵消李登輝倘會實施「驚天一跪」所引發的選情危機。

李登輝要「驚天一跪」,有其必要性。主要是恐懼馬英九連任後,繼續與大陸進行兩岸協商,進而進入兩岸政治對話階段,令其「台獨」夢難圓。而且,盡管蔡英文並非是他的最愛,「維基揭密」也曾大爆他看不起蔡英文的秘密,但為了要把馬英九拉下馬,就必須借助蔡英文之力。就連曾與他反目成仇的宋楚瑜,他尚且鼓動其「爭取更大的職位」,以達到將馬英九拉下馬之目的,更何況曾是自己子弟兵的蔡英文。

實際上,蔡英文當年在他指令下進行《強化中華民國國家主權地位》的研究,作出「特殊兩國論」的結論。為此,當陳水扁二零零零年當選後,向李登輝請益時,李登輝就向陳水扁推薦蔡英文出任「陸委會」主委。而蔡英文果然也不負其期望,堅守「兩國論」立場,當陳水扁就職滿月接受美國記者專訪,談到可能會接受「九二共識」與對岸進行談判時,蔡英文竟然不惜「冒上」,以「陸委會」名義發表聲明,聲稱並無「九二共識」,嚇得陳水扁連忙收回自己的講話,可能是估計蔡英文此舉的背後有李登輝的影子,而當時羽毛尚未豐滿的陳水扁,還需要李登輝的襄助,因而竟然也能吞下此等「下屬冒犯」的恥辱。

但是,李登輝要在未來幾天站出來為蔡英文輔選,卻又有不少實際困難,成為妨礙李登輝跳出來為蔡英文站臺輔選,甚至是上演「驚天一跪」戲碼的障礙。其一、是他的身體尚未完全康復,仍需靜養,醫生並不會允許他離開室內;其二、是這幾天天氣仍然持續寒冷,並有小雨,以李登輝年近九十及剛做完手術的虛弱身體,即使是吹風感冒,也將會是致命。因此,李登輝倘確是抱定要為蔡英文輔選的決心,上演「驚天一跪」,那就很可能會是這麼一跪,就永遠都站不起來,變成包括蔡英文在內的其他人要「跪」在他的靈前拜祭了。

這並非是聳人聽聞。李登輝畢竟已經年近九十歲,其身體各方面機能都嚴重衰退,手術以後身體很難在短期內恢復。長期臥床有可能導致肺功能衰竭,呼吸困難;也有可能導致腎功能衰竭,排尿不暢,身體浮腫。何況,李登輝手術之後即使能夠僥倖恢復到正常狀況,但也逃不掉放療或者化療。而放療和化療在殺死癌細胞的同時,也把人身體上癌細胞周邊的正常細胞同時殺死。而且,大腸切除之後,腸子就短了一截,大腸所擔負的排毒和代謝及排泄糞便的功能,便會受到影響。何況,抱病輔選導致病情惡化也有先例。「驚天一跪」的「原創者」盧修一,在「驚天一跪」之後不到一年就告一命嗚呼,終年只有五十七歲。湊巧的是,李登輝和盧修一都是身患癌症。不同的是,當年盧修一尚算是壯年,而李登輝則已是「聞到棺材香」的高齡。而對待疾病的免疫力,是與年齡成反比的。既然只有五十七歲的盧修一在「驚天一跪」之後九個多月就向「台獨」的老祖宗們「報到」,那麼,八十九歲的李登輝在惡劣天氣之下「驚天一跪」,趕往與盧修一「團聚」的時間可能還會更短一些。

或許,已經作出「我若死了,就換你們打拼」遺囑的李登輝,並不怕死。畢竟他已是八十九歲,比台灣居民的平均壽命值已多「賺」了好幾年,如今能在關鍵時刻為「台獨大業」做一件大事,即使是把自己的老命也賠掉,也是值了。

但李登輝周邊的人卻可不是這麼想,他們還要李登輝能再支撐幾年,以便於充分利用並「榨乾」他的利用價值。因此,台聯黨對李登輝為蔡英文輔選,轉為保留,這才有台聯黨秘書長林志嘉的「至於太極端的方式,應該是不會」之說。

其實,民進黨對李登輝的輔選動作,也是滿懷矛盾心理的。李登輝的「驚天一跪」,當然有利於蔡英文的選情,甚至有可能是將她踢進「總統府」的「臨門一腳」。但說不好他實施「驚天一跪」是有修件的,就是高呼「總統票投蔡英文,政黨票投台聯黨」,要以自己的「驚天一跪」,換來民進黨的支持者必須回報,而將手中的政黨票轉向投給台聯黨,而導致民進黨的議席比預期大減,從而減低在「立法院」的叫價能力。

(發自貴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