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家族擔心被拋棄的系列危機處理

似乎是擔心蔡英文的敗選檢討報告將會把自己列為民進黨「總統」選戰敗選的原因之一,陳水扁搶在民進黨擴大中常會提出敗選檢討報告初稿的前一天,在獄中提出敗選檢討,聲稱蔡英文敗選的其中一個原因,是要趕走他。他說,馬英九敢用楊秋興,蔡英文卻要趕走陳水扁,難怪蔡英文會輸。為此,陳水扁還預言,沒有「陳水扁們」,沒有「一邊一國連線」支持者的跟隨擁護,民進黨接下來的路不會更好走。陳水扁還對民進黨發出了威脅信號:陳致中的參選証實了,所謂支持一邊一國理念的「陳水扁們」絕非只是一小撮人,至少在前鎮小港選區仍佔綠營選票的百分之四十五,綠營選票亦非民進黨的禁臠。

不過,從蔡英文的敗選檢討報告初稿看,在她所提出的四十多項致輸因素中,屬於「陳水扁因素」的並不多。因此,陳水扁似是過慮了,自己嚇自己地虛驚了一場。這從而暴露了陳水扁擔心遭到民進黨遺棄的心理十分嚴重,其「蔡英文要趕走陳水扁難怪會輸」的言論,只不過是「夜過墳場吹口哨」式的自我壯膽,聲厲內荏,或是「打腫臉皮當肥仔」的自我吹嚧,無限膨脹而已。

實際上,陳水扁是極為擔心被稱為「非典型」的蔡英文接任民進黨主席後,將會拋棄他的。因而在他的「獄中劄記」中,就有多篇是談及此問題,並藉著泰國英拉當選總理後有意特赦其兄他信,而向蔡英文施加了當選後必須也對他頒布特赦令的壓力。另一方面,他又積極支持其兒子陳致中參選「立委」,作為其政治生涯的延續。

「扁因素」和「赦扁」問題,卻成了困擾蔡英文的重大問題,在她的優柔寡斷性格下,一方面擔心過於親近陳水扁,將會令其「非典型」式的領導風格及改革作為破功;另一方面,又擔心真的與陳水扁作出切割,將會得罪「扁迷」和以「一邊一國連線」為代表的深綠選民的支持。實際上,在整個「總統」大選的過程中,蔡英文「是否特赦陳水扁」這個議題已成為馬英九在候選人電視辯論中的利器,使其窮于應付,只能含糊以對。因為她既擔心流失中間選民,又害怕得罪「深綠」團體和黨內「扁系」。這其中,既有政治問題,也有技術問題;既有選戰考慮,也有防止民進黨分裂的需要。因此,蔡英文只能是模糊以對。

但是,蔡英文不敢碰觸「赦扁話題」,尤其是她以其習慣成自然式的「當選後再說」語言迴避此問題,並不等於就沒有此問題。因為國民黨的選戰策略之一,就是要把陳水扁與民進黨以至是蔡英文掛連起來,勾起選民們對「扁案」的回憶。不但如此,馬英九團隊還進一步,窮追猛打蘇嘉全的「農地豪宅」事件和蔡英文的「宇昌生技案」。盡管人們在認知上也不太相信蔡英文會籍此案實施貪賄行為,但卻對蔡英文的吞吞吐吐,顧左右而言他的態度甚為不滿,因而仍是在一定程度上聯想起陳水扁的貪腐案。這與馬英九夫婦的廉潔自愛相比,蔡英文當然只能處於下風。因此,這也是導致蔡英文敗選的重要原因之一。不管陳水扁如何擔心,也不管蔡英文怎樣迴避,未有在敗選報告中重點著墨,都不能改變或否認這個事實。

對於蔡英文的曖昧態度,陳水扁是極為不滿的,不但未能體諒她遭到左右夾攻的處境,相反更是屢次警告並痛斥蔡英文的「切割」行為,並因擔心自己一家終將會遭到民進黨拋棄,而鼓勵其兒子陳致中參選「立委」。

陳致中的參選「立委」,固然是要延續陳水扁的政治生涯,因而才有先前的「一邊一國連線」的成立,作為牽制民進黨和蔡英文的政治武器,及倘蔡英文不賣帳,扯隊出走另立政黨的組織基礎。當然,也有一個「為稻粱謀」的問題。實際上,陳水扁的弊案定讞後,按新修訂的《卸任總統禮遇條例》規定,他原本可享受的卸任「總統」禮遇,全數被刪。陳家的生活來源尤其是吳淑珍的醫療費用,難以得到保證。就連陳致中自己的生活費也成問題,全靠其妻子黃睿靚教鋼琴的菲薄收入,是不足夠的。而陳致中拼命地找工作,但都沒有哪家企業機關願意聘請他,他只好以參選市議員來解決「就業」問題。後來,由於其所犯的偽證案終審定讞而被褫奪高雄市議員,又告失業,參選「立委」就成為他謀求職業的最佳目標。透過參選「立委」並藉此名義籌款,在扣除選舉經費之後,其「選舉結餘款」就可作為生活費。而且,陳致中倘能當選「立委」,每月二十多萬元的薪酬,加上黃睿覲也可藉著其作「立委」辦公室主任,向「立法院」申領「立委助理費」,就可以解決陳家的生活費用問題。

還有,陳致中倘能當選,就可籍著「立委」職權,對當局施加「特赦陳水扁」的壓力。因為他可以其法律系畢業的「強項」,爭取加入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參與審查民事、刑事、行政訴訟、懲戒、大赦、機關組織、研考,及有關「法務部」、「研考會」、「人事行政局」所掌理事項的議案,並串聯民進黨籍的委員,向行政當局施壓,通過有利於其家族,尤其是特赦其父親。

然而,陳致中的強行參選,卻讓國民黨侯選人林國正漁翁得利,更是致使民進黨的一個鐵票區陷落。但是,陳致中仍未死心,還要準備參加二零一六年初的「立委」選舉,連二零一五年初進行,因為實行「複數選區」選制而較易當選的市議員選舉也不願參加。但由於屆時他是遭民進黨開除黨籍的,可能到了二零一五年仍無法恢復民進黨籍,故而他有可能會以「一邊一國連線」為組織平臺,組建新政黨,再由新政黨提名他參選立法會議員。陳致中說,他在基層跑,有許多支持者、還有部分親綠的電台主持人在節目中認為這次蔡英文敗選其中一個主要因素是和陳水扁切割,而他的看法是「蔡英文沒有為陳水扁執政八年的政績辯護」,他們因此認為「一邊一國連線」可以自組政團,若民進黨再不重視「一邊一國」的聲音,甚至可以組黨。

在台灣地區,人民享有組黨自由,否則就沒有一百七十多個政黨。而「一邊一國連線」擁有六名「立委」,另行組黨也可在「立法院」內成立黨團。但問題是,這六名「立委」都是由民進黨提名的,他們是否願意脫黨出走?即使願意,在下一次選舉中,民進黨必會另行推出候選人,以「立委」選舉實行單一選區兩票制,倘沒有民進黨的奧援,是否仍能當選?尤其是陳致中在這四年內沒有政治舞臺,屆時是否仍有較高的吸票能力?何況,民進黨支持者在面臨分裂的危險之時,是否會吸取這次「鷸蚌相爭」的教訓,催發棄保效應?因而並不樂觀。

陳致中以為在市議員選舉中拿下全島第一高票,就可篤定當選「立委」,但未有預料到「立委」與市議員的選制不同,選民們對兩種候選人的標準及要求也有所不同,因而仍以市議員的標準來比照「立委」,就必然會再次敗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