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為檢討敗選實為發洩個人不滿的報告

正當民進黨內為蔡英文敗選原因大鳴大放之時,也正當蔡英文將要正式向民進黨中執會作其敗選檢討報告的前一天,呂秀蓮昨日舉行記者會,公佈了其題為《民進黨總統大選的焦點與盲點》的敗選觀察報告。該份敗選觀察報告書洋洋灑灑九千餘字,據呂秀蓮夫子自道,可惜時間不夠,否則可以寫到二萬多字。由此可見她才是民進黨的眾多政客中,除了「總統」敗選的當事人蔡英文之外,最認真總結民進黨敗選的教訓的人物,其他各人只不過是耍耍嘴皮而已,即使是有做分析但也較為零碎,未能像呂秀蓮那樣進行較為系統、綜合性的深入分析。

不過,也正因為是呂秀蓮的認真執著,而從另一個側面折射了她的無奈後不忿之處,就像她在敗選觀察報告中狠批蔡英文的把「世代交替」搞成「世代切割」的那樣,已經六十八歲的她,已經被民進黨的「世代交替」完全切割以至是拋棄,斷了東山再起的前路和機會,因此才有「不會選黨主席」及「不會想二零一六」之說。而按《卸任總統副總禮遇條例》規定,到二零一六年,她的「卸任副總統」禮遇,除「邀請參加國家大典」一項之外,其餘禮遇就將結束,不但不再配備秘書、警衛人員,及每年領取辦公室費用二百五十萬元,以及享受醫療保險,而且也不能每月領取「副總統禮遇金」十八萬元,從而其從政所必備的財政資源,只能是完全退出政治舞臺。因而可以說,呂秀蓮的這份敗選觀察報告,差不多等於是她數十年的從政總結陳述,將自己從政的一些經驗和觀察分析,奉獻及回饋給曾為她帶來牢獄之災,但卻也為她帶來人生政治高峰「副總統」榮耀的民進黨及其前身「黨外」運動。

其實,呂秀蓮的政治企圖心,是並不打算在「副總統」止步的,而是強烈希望能「更上層樓」,當台灣地區歷史上的「第一位女總統」。正因為如此,當蔡英文在「總統」競選過程中,藉著候選人排位抽簽取得「一號」之機,自詡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時,她就是那麼地不以為然及不服氣,因為她認為「台灣第一位女總統」,應當是她呂秀蓮而不是蔡英文。正因為如此,她就在其敗選觀察報告中以嘲諷的口吻說,「很少人聽過蔡英文談台灣歷史、談台灣的民主運動。她此次標榜『台灣第一個女總統」』卻從未提過婦女運動的艱辛,也不曾表達對女性的特殊關懷。『歷史斷層』是蔡英文領導之下民進黨的集體現象,民進黨固然不應停留在歷史悲情中,但也不能忘本、忘恩。民進黨的誕生是由多少民主先烈和前輩的血淚交織而成,二零零零年陳呂配當選的重要原因就是呂秀蓮代表美麗島世代的犧牲,陳水扁代表後美麗島的奉獻。要承擔治國大任者,人民必先問其有何德、何能?」緊接著,呂秀蓮還特意以克體字標明重要性來斥責蔡英文:「由於歷史斷層,使蔡英文領導之下的民進黨急於世代交替,其實就是世代奪權,請老一代的人通通退場,讓新世代登臺亮相。不只黨內大老天王被排斥,代表黨魂的民進黨綠色十字黨旗也被掩藏起來。」那種吃醋和不甘「名器」遭人攔腰搶奪的不忿心態,躍然於紙上。

實際上,在二零零四年陳水扁爭取連任而物色「副總統」人選的過程中,曾因討厭呂秀蓮的「國際大咀巴」而另求他人,而總綰陳水扁選戰的「新潮流系」就趁機先後向陳水扁推薦了蘇貞昌和蔡英文,這曾令呂秀蓮十分緊張。因為按照她的思路,如循「連戰模式」和國際上的一些做法,執政黨的元首在因連續出任兩屆而不能再選時,往往是將其副手順勢推出作為新的元首候選人,這既是培養接班人,也是迎合部分選民的求穩定和政策持續性心理。因此,呂秀蓮作為「副總統」,在二零零八年陳水扁不能再選時,就有機會「扶正」。但倘陳水扁是挑選了蘇貞昌尤其是蔡英文,不但是自己的「總統」夢碎,而且更是自己的「台灣第一女總統」落空。因此,她極力反對。而陳水扁在面對黨內代表各派系勢力的諸「天王」虎視眈眈、明爭暗鬥之下,為了維持派系平衡,避免「順得哥情失嫂意」,最後還是回到原點,用回在黨內沒有派系的呂秀蓮。至此,呂秀蓮以為「台灣第一女總統」非自己莫屬。

為此,呂秀蓮做了大量籌備工作,出錢專門成立了個人工作室作為其智庫,加強理論建設。奈何正因為她在黨內沒有派系奧援,更因在黨內沒有人緣,而無法擠身二零零八的「總統」黨內初選。但她仍不死心,尤其是在謝長廷敗選並聲稱「退出政壇」,蘇貞昌遍身傷痕,其餘「天王」面對陳水扁弊案也失去再戰鬥志,而自己則並未捲入「扁案」的有利態勢之下。由此,她出錢創辦了《玉山週報》,作為自己繼續發聲的輿論陣地。但想不到原先並沒有放在自己眼中的蔡英文,在接過民進黨權杖之後,竟能將奄奄一息的民進黨起死回生,並因而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的黨內初選中,攔腰奪走了可以一搏「台灣第一位女總統」的機會,而自己的《玉山週報》也因虧蝕過巨而停刊,自己更是被蔡英文以「世代交替」為由而切割、拋棄,自己更因自己年近「古來稀」而無望再次「進軍總統府」。因此,她就只能藉著對蔡英文的敗選提出觀察報告,撰就了一份「萬言書」,正式向蔡英文發了第一炮。

因此可以說,呂秀蓮的這份《民進黨總統大選的焦點與盲點》敗選觀察報告,與其說是「敗選觀察報告」,不如說是她對自己未能獲民進黨推舉為「第一位女總統」候選人的不滿情緒的總發泄。在這種心態的主導之下,呂秀蓮的「萬言書」就處處針對蔡英文本人,通篇都是對蔡英文個人在競選過程中的作風表現,尤其是其所採用的戰術的批評,包括「刻意壓縮天王大老的揮灑空間,讓他們黯然褪色,讓蔡英文一枝獨秀」,「落得『空心蔡』的笑名」,錯誤研判首投族和宋楚瑜參選對「總統」大選的影響,「始終避重就輕,閃躲迴避」,「不只操守問題,連帶地也會質疑起她的為人處世和應變能力」,「躊躇滿志,自信,而且自負」,「她所發表的政見,其實屬於行政院長的職權」……等等,而絲毫不提民進黨敗選的路線。如下的一段話,就充分暴露了她對蔡英文的妒忌之心:「企圖成為台灣第一女總統的蔡英文,結果被台灣第一富裕的女科技家重擊」。好像倘是由她來代表民進黨出選,就不會發生這一系列狀況,台灣地區就真的會出現第一位而且還是由民進黨提名的「女總統」。

呂秀蓮的這份通篇是針對蔡英文的敗選觀察報告,與蔡英文的通篇只是責怪其對手,而絲毫沒有檢討自己的敗選報告初稿,也就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