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就應當開放天空 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就應當開放天空

在澳門特區政府旅遊局委託亞太旅遊協會撰寫的《澳門旅遊業定位:邁向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專題研究報告中,提出的「十大策略協議」的第二條,是「令澳門與國際更加通達」。其內文指出,建立策略性航空服務規劃及澳門陸路交通策略,對澳門達致「世界旅遊休閑中心」的目標,極為重要。澳門未來面對最大的挑戰,並非服務現有的市場,而是令市場多元化,打破現時以內地旅客為主的客源。為此,澳門必須改善與亞太區及世界各地的交通連繫。交通暢順便必然惠及來自北亞、東盟、大洋洲、南亞、中東、歐洲/俄羅斯及美洲的旅客。增加直航載客量及班次必不可缺。提升獨特的海天客運服務亦將會帶來明顯優勢。必須盡快設立策略性航空服務規劃,以支援澳門旅遊業,為旅客提供更方便的航空、火車、海路、汽車及行人道服務。

為此,《澳門旅遊業定位:邁向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專題研究報告提出了「開放天空」的建議,並認為澳門應當建立一個跨界別的專責小組,負責遊說外國航空公司開設澳門航線,以配合策略性航空服務規劃及全面性旅遊業規劃大綱,這個策略性航空服務規劃應圍繞澳門作為中國「格域」的概念。

實際上,既然中央政府給澳門經濟發展的定位之一是「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就不能忽略其中的「世界中心」亦即世界級的旅遊目的地。過去,人們在討論如何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時,較多地將焦點集中在「旅遊休閑」方面。這當然是針對澳門已出現了博彩業一枝獨大的畸形狀態,除賭場之外,缺少可以吸引遊客多住幾天,並「常回來看看」的旅遊因素,而作出的矯正措施,並與「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相呼應。但卻似是忽略了「世界」及「中心」,而「世界」也者,就是遊客來源地必須面對全球;「中心」就是目的地,亦即世界各地的遊客均以澳門為旅遊目的地。當然可以透過澳門這個目的地,前往其他地方尤其是廣東作「一站多程」旅遊,而《粵澳合作框架協議》就是懷有如此的憧憬及作出了這樣的政策指向。

其實,對於來澳門的遊客的客源地應是世界各地,中央政府早就有所指示。實際上,在二零零二年開放賭牌時,據說中央政府的戰略意圖就是,藉著引進外國高端博企來澳開賭,將他們的及名牌效應、財政實力及營運經驗,以及固有客源都一併吸收過來,亦即吸引外國高端賭客來澳參賭。但實際效果卻是陰差陽錯,在開放賭權後的首家新賭場--「金沙」開業時,正好遇到開放內地居民「個人遊」,結果反過來變成了對內地居民發揮了巨大的吸聚效應,而外國旅客卻增加不多。

這其中的原因很多,主客觀的原因都有。客觀原因包括新加坡等周邊旅遊設施更好的國家和地區,都已開賭,外國人要來東亞參賭,當然是衝著更適宜於旅遊休閒的新加坡等地而去。而主觀原因方面,除了是澳門旅遊業項目單調乏味,使遊客無法流連忘返之外,就是對外交通不便了。

這就必須實施「開放天空」,充分發揮本澳和國際航空企業的積極性了。因為澳門的對外交通,陸路主要是面向內地遊客;海路則主要是服務於香港遊客,及少量的到香港旅遊後順道到澳門一遊,或是更少量的以香港為中轉站並以澳門為目的地的外國遊客。只有空路,才是直接為外國旅客提供便捷交通服務的渠道。

所謂「開放天空」,是航空運輸中的概念,是「不管制」政策由國內推向國際的結果。是指在尊重各國主權的前提下,各國之間相互給予自由進入對方航空運輸市場的權利。也就是說,相互開放航空運輸市場。所謂「不管制」(或譯成「取消管制」),是相對於管制而言的,指取消政府對航空運輸在經濟上的管制,主要是實行進入市場和制定運價自由化,使其完全由市場機制來調節。隨著經濟全球化,要求航空運輸衝破障礙,加大發展力度,開放航權已經成為生產要素得以自由流動不可缺少的重要手段。事實已經證明,開放的市場環境,是航空貨物運輸得以發展的必要條件。這是由航空貨物運輸的特性所決定的。鑒於上述理由,不少國家和航空貨運行業紛紛要求推行航空貨運自由化。實際上,美國與歐洲諸國、日本之間,中國與東盟之間,以至是我國台灣與日本之間,都已簽署了或正在洽簽「開放天空」協議。

本來,澳門特區已經與四十七個國家簽署了航約,也爭取到內地的近六十個航點的經營權,但大多沒有實施執行。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原因就是客源不多。這就需要運用「第五航權」的概念,甚至是實施「開放天空」策略,將以澳門為起始地的航線,延伸到其他國家去。比如,以澳門為起始站的航班,可將台灣的幾個航點,以及內地的各個航點轉為「中間站」,延遠至歐美,尤其是巴西、葡國等葡語系以至是拉丁語系國家的航點,為澳門構建「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和「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平臺」提供交通便利條件,也方便澳門居民出行,當然也有利於台灣地區在未能加入《世界航空公約》及與某些國家簽署航約的情況下,其居民甚至是客機可以「走向世界」。

還應充分發揮本土經營力量。據說,本於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到期的「澳台航約」,之所以未能談判簽署新約,而是以延約方面繼續執行舊約,除了是當年「澳台航約」到期時,正是在臺上的陳水扁大搞「台獨」分裂活動之外,還有「保護主義」在作祟。因為「澳台航約」是在澳門國際機場剛落成,「澳門航空公司」也剛組成,因而澳門機場只有「澳航」一家本土航空公司,去對應台灣的兩家航空公司的情況下簽署的。如果簽署新約,除了將會增加台灣地區的新航點如台中、台南甚至是花蓮等之外,勢必會導致「澳航」拱手讓出其「專營壟斷權」,亦即增加一家本土航空公司。而屬於本土型純民間資本航空公司「非凡」也正是在二零零五年間成立的,這就很容易使人聯想到也是在此時屆滿的「澳台航約」,可能含有要爭取成為第二家執飛澳台航線的本土航空公司的意圖。

這又牽涉到目前「澳航」所持有的「專營權」的問題。在澳門國際機場建好後,因為沒有公司或個人願意冒險投資在澳門成立航空公司,當時的澳葡政府就以航線的專有權為餌,吸引中葡兩個的國有航空公司,還有澳門娛樂公司,與澳葡政府合組財團經營。本來,該專營合約期為二十五年,到二零二零年才到期,但後來再延到二零三九年。但「澳航」只是集中經營經濟效益好的兩岸航線,而閒置其他已簽署航協的幾十條航線,卻又以「專營權」為由,不讓其他航空公司經營,或是必須向其有償「借用」航線。這也正是「出師未捷身先死,長使非凡淚滿襟」的主要原因之一。

為此,《澳門旅遊業定位:邁向世界旅遊休閑中心》專題研究報告提議,「開放天空」,並建議平衡澳門的利益與營運的盈利,指出特區政府有必要與「澳航」訂立「目標聲明」,對包機運作採取自由政策,不應阻撓有意營辦此服務的航空公司,讓其經營俄羅斯、德國、印度及中亞國家的包機服務。「報告」也鼓勵「澳航」要勇於面對競爭,及有效克服競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