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則新聞「打架」暴露一對新的矛盾 兩則新聞「打架」暴露一對新的矛盾

本欄曾經對本澳的一些「深層次問題」進行梳理歸納,總結出澳門社會存在著若干對矛盾,包括「澳人治澳」與個人權威的矛盾,法制建設與以言代法的矛盾,公務員本地化中只強調「才」(其實連「才」的標準要求也貶了值)與忽略「德」的矛盾,整體經濟發展與相當部份居民分享不到其成果的矛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與博彩業一支獨秀的矛盾,人均GDP數據亮麗與貧富懸殊的矛盾,美資賭商促進澳門博彩業質量俱佳發展與澳門經濟安全及國家安全的矛盾,博彩業展急速與內地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矛盾,負有保護「澳門歷史城區」責任與城市發展建設的矛盾,中小企業嚴重缺乏人力資源與勞工團體反對濫輸入外地勞工的矛盾,房地產業發展與舖租樓價急升損害中小企和居民利益的矛盾,偵查貪汙案與保護基本人權的矛盾,愛國愛澳事業薪火相傳後繼有人與社團老領導不願交班讓賢的矛盾,傳統愛國社團與新興愛國社團的矛盾,老居民與新移民的矛盾……等。

而昨日發生了「新聞打架事件」,則暴露了一對新的矛盾,那就是進一步向內地居民提供往來澳門便利的呼聲甚高,與國家有可能會收緊對「個人遊」簽注的矛盾。一方面,據《南方都市報》報導,由廣東省住房和城鄉建設廳、香港環境局、澳門運輸工務司共同對外發佈的《共建優質生活圈專項規劃》中,廣東省將考慮逐步擴展珠三角各城市戶籍人口赴港澳「一簽多行」的政策,允許各城市常住但非戶籍人口在居住地辦理「個人遊」簽注,並考慮允許其中符合一定條件的居民「一簽多行」,進一步加強粵澳間通關便利,遠期考慮給予珠三角各城市的居民與香港澳門居民同樣的方便。口岸通關時間會逐步延長,必要時,考慮逐步增加實行二十四小時通關的陸路口岸。例如,探討拱北口岸二十四小時的通關,橫琴口岸客貨通關時間延長至晚上十二時的可能性。

而另一方面,《彭博》引述富國銀行分析師Cameron McKnight表示,中國正考慮收緊澳門「個人遊」計劃,或令中國銀聯信用卡在境外消費大減,從而影響澳門博彩收入。

當然,《彭博》所引述的分析師之言,並非是官方權威消息。而《規劃》則是作為正式的官方文件。但必須注意的是,無論是「一簽多行」,還是允許珠三角各城市戶籍人口赴澳門「一簽多行」,及各城市常住但非戶籍人口在居住地辦理「個人遊」簽注,抑或是二十四小時通關,這些都是屬於中央政府的權限,並非制訂《規劃》的粵港澳三地的地方政府可以主導。何況,這只是規劃,實際上也僅只是屬於「考慮」而已。當然,地方政府可以向中央請示爭取,但主導權卻持之於中央政府的手中,並非地方政府「想做就去做」的事。至於是否能實行,還得看中央政府的態度。

而《彭博》的報導,雖然是引述分析師所言,不過他的消息源頭是中央政府,包括有權作出收緊「個人遊」決定的相關部門(如國務院港澳辦、公務部等),及收緊銀聯信用卡在境外使用的中國銀行,這都是中央政府的相關職能機構。或許,這是「出口轉外銷」,或是「放風」式的報導。正因為如此,才令到「濠賭股」昨早應聲而挫。而且,也引起了澳門特區具有中央公職身份的相關人士的高度關注,如全國人大代表劉藝良昨日就向珠海邊檢機關查詢這一報導是否屬實。而珠海邊檢機關則稱沒有收到任何相關通知,故而他認為有關澳門「個人遊」政策未有變化。

其實,《彭博》的報導,消息源頭極有可能是來自本澳一家報章的財經版上週六的報導,但消息提供者卻是澳門賭場貴賓廳的經營者。該報導說,有貴賓廳負責人表示,近兩月生意明顯淡靜,投注額少近一成,賭收增幅創逾兩年以來新低。其中「五•一」黃金周過後客源明顯減少,市傳廣東省收緊「個人遊」,未知是否與此有關。不過,據博彩業者瞭解,由於近年本澳賭收屢創新高,內地當然要「收一收」,但暫未收緊「個人遊」簽註,祇是過去較鬆,旅客遊澳後回到居住地已可立即辦理簽註,踏入第三個月即可再次來澳。現時有關部門「嚴厲執行」,審批往往需三至四周,等同相隔四個月才可再次訪澳,即由一年來澳四次,變成來澳三次。當前對賭收影響最大的反而是銀聯大幅收緊境外簽賬額。以往銀聯境外簽賬總額每次可由五百萬至一千萬元,現時每次境外簽賬總額降至一百萬元,賭客注碼大減。除賭收外,其他消費亦明顯減少,如高級時裝店生意額亦大減七成。由於貴賓廳經營者的言論來自於他們的直接觀測,並從內地賭客的口中得知有關部門嚴厲執行「個人遊」簽注及收緊銀聯卡境外簽賬額的情況,因而這一步的還是較為接近事實的。

這一狀況非同小可。因為澳門各家賭場的主要客源,已經背離了當初中央政府同意澳門特區開放賭牌時,是應當吸引境外高端賭客的初衷,而是陰差陽錯地適逢內地推出「個人遊」,因而反方向地吸納了內地「個人遊」遊客,並對其形成了較大的依賴性。過去的幾次收緊「個人遊」,即令澳門博彩業應聲下跌,因而坊間就有將「個人遊」比喻為「放水喉」之說,從而形成了「水喉關緊一些,澳門叫救命;水喉開大一些,內地資產大流失」的兩難現象。

其實,要加強對「個人遊」的管理,早已有跡象。從胡錦濤、溫家寶、習近平等國家領導人會見澳門特首崔世安或澳區全國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時,到澳門中聯辦主任白志健在傳達「兩會」精神及形勢報告會上,都強調了必須「居安思危」。這除了是為周邊國家和地區從俄羅斯、日本、朝鮮、南韓、台灣地區,到新加坡、菲律賓、印尼、馬來西亞、越南、柬埔寨、老撾、緬甸、泰國等都在開賭,威脅澳門賭場之外,還因為內地經濟下行,出口工業大幅萎縮,全靠加大投資來維持較高的經濟增長率。一些民企的資金鏈已經斷裂,而中央在中共「十八大」前夕也加大了打擊貪官的力度,對官員出境參賭也形成了震懾,因而貴賓廳的生意惡大受影響。

五月份博彩業收益的升勢放緩,就是一個警號。這就更凸顯了「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世界旅遊休閑中心」,以至「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平臺」的重要性。澳門特區的所有工作,都必須以此為中心來展開,並為之服務。

誠然,要實現「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確實是面臨到許多的主客觀困難,其中一個就是受到土地匱缺的嚴重制約。正因為如此,國務院才給予橫琴特殊優惠政策,其中一個用意就是配合澳門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但由於橫琴方面似是拿到了特殊政策卻忘記了特殊政策的服務對象,一味只顧向大財團招商,大搞十字門商務區,而冷對澳門的小企業。等到橫琴管理區所說的待「三通一平」後才讓澳門中小企進駐,可能是「遠水救不了近火」。現在只有寄望於南沙,倘能以「穗澳南沙經濟發展區」的形式,增加澳門特區在發展及參與中的主導權,才能較好地配合澳門特區落實執行「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戰略意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