釣魚島事態其實可為兩岸各取所需

這幾天,台灣地區的興情,全集中在林益世涉嫌貪賄案之上,包括電子及平面在內的所有媒體,都連篇累牘地緊緊圍繞著林益世案兜轉,而忽略了另一個重大的事件,那就是台灣地區的保釣團體「中華保釣協會」黃錫麟等人,於前(四)日上午搭乘漁船「全家福號」進入釣魚島海域,進行「保釣」活動,在距離釣魚島岸際不到十米的海面展示「世界華人保釣聯盟會」的會旗及五星紅旗。臺灣「海巡署」總共調派五艘巡防艦、艇,以「護漁」的理由進行護航,成功地阻擋日本公務船對登船要求,並護送保釣船順利返航。而在同日下午,大陸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中方將繼續採取必要措施堅決維護釣魚臺主權」。

劉為民還重申,釣魚島及附屬島嶼自古以來就是中國固有領土,中國對此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中方已敦促日方,不得採取任何危及中方及臺灣人員生命、財產安全的舉動。」台灣「海巡署」巡防艇從「武」的方面的實質護航,和大陸外交部由「文」的角度切入的政治宣示「護航」,形成了海峽兩岸攜手合作,共同為自己同胞的「保釣」義舉「保駕護航」的實質事實。

此一事態,有兩大啟發意義,可供海峽兩岸參考資治。其一是馬政府在飽受「美牛」案、油電雙漲、復徵證所稅受挫,及林益世貪賄案衝擊的困擾之下、其實完全可以運用古今中外以至是自己也曾成功運用的經驗,精心策劃一場「保釣戰役」,以轉移社會輿論的視線,使自己能盡快地從林益世案中擺脫出來;其二是今次兩岸在客觀上的「攜手護航」,可以擴大應用到同樣是面臨鄰國虎視眈眈,甚至已經侵佔了部分島礁的南海諸島問題的保衛領土、領海主權方面,以兩岸十三億同胞為堅強後盾,兩岸軍隊的軍事實力,及兩岸在南海諸島駐軍的前線有利陣地優勢,建立默契,遙相呼應,互相支援,共同捍衛國家領土、領海。

實際上,利用反擊外敵入侵的戰況來轉移內部執政困難的視線,這是古今中外政治家慣用的手法,而且往往也獲得成功。對澳門過渡期問題十分熟悉和關心,撰寫和出版了《澳門「九九」:問題與研究》一書的台灣政治大學國際關係研究中心研究員的張虎教授,就曾也撰寫和出版了《剖析中共對外戰爭》一書,書中一個重要觀點,就是毛澤東、鄧小平都擅於利用抗擊外敵入侵的戰況,成功地轉移國人對國內複雜問題的視線,將國人原本對國內形勢的不滿情緒,發洩在入侵者的身上。比如,一九六二年初,毛澤東發動「大躍進」失敗的惡果充分暴露,全國經濟十分困難,到處都有餓死人的現象,人民敢怒而不敢言;但黨內則有高層領導人反思「大躍進」的極「左」政策對經濟發展所造成的危害,使得毛澤東處於極為不利的境況,被迫「退居二線」,僅是保有軍事權力。而正在此時,印度在中印邊界頻頻挑釁,毛澤東就趁此機會,部署和發動中印邊界反擊戰,成功地將國人的視線轉移過來,並奪回「第一線」的領導大權。又如,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全國大亂,各地群眾都分裂為兩大派,並進行武鬥,鬥到「其樂無窮」,直到中共「九大」召開,連被林彪譽為「一句頂一萬句」的毛澤東也無法收拾此亂局。恰在此時,前蘇聯的軍隊襲擊駐在珍寶島的解放軍,毛澤東就籍機發動珍寶島保衛戰,用以警告國人:外國侵略者都已經打到國門了,你們還在「打派仗」?此一招果然有效,「文革」亂局很快就被敉平。再如,鄧小平再次復出後,要推動解放思想遇到極大的阻力,華國鋒還籍口南海艦隊湛江基地的導彈巡航艦爆炸,未經中央軍委集體討論,就「私自」在大連進行海上軍事演習並閱兵,而正在此時,越南發動排華並騷擾中國邊境,還侵入柬埔寨,鄧小平就籍機發動中越邊界衛國戰爭,成功地把軍權拿過來,並為後來的「倒華」及推動改革開放打下了政治基礎。這些推論當然是一家之言,但也並非沒有道理。

而「保釣」問題,向來就是馬英九的強項。不單止是因為馬英九在台灣大學就讀時期,積極參與了「保釣」運動;而且還因為他在美國哈佛大學的國際公法(海洋法)博士論文,研究的就是釣魚台列嶼的主權歸屬問題。他返台進入公職後,還根據聯合國通過的新海洋法公約,改寫其博士論文並翻譯成中文,以《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與東海劃界問題》為書名,交由正中書局正式出版。可以說,馬英九是台灣地區以國際海洋法角度入手研究釣魚島領土歸屬問題的少數幾位權威之一。但不知為何昔日既有實際行動又有理論的「保釣勇士」,今次卻不置一詞?否則,至少可以吸引部份台灣媒體和受眾對林益世案的注意力,這總比台灣地區的電視屏幕上,終日翻播他坐在林益世電單車的後面,為林益世助選的鏡頭,要好得多。

其實,馬英九並非不諳熟「轉移視線」尤其是利用釣魚島來轉移台灣民眾對內部問題的視線這一招。實際上,馬英九自上臺後,就曾多次成功地利用台灣漁民與日本軍艦在釣魚台海域的衝突事件,向日本嗆聲,以轉移視線,使自己從不利處境中擺脫出來。因此,在這次民間「保釣」事件中,馬英九未有好好利用,是一大敗筆。

由此,我們還可從海峽兩岸的公權力機關都為台灣同胞的「保釣」活動「保駕護航」的作為中聯想到,兩岸其實可以在保衛南海諸島領土領海主權方面,進行直接或間接的政治、軍事合作,即使上未能像兩會談判那樣簽署合作協議,也可採取默契方式,遙相呼應,互相支援,共同保衛神聖國土。

現時南海諸島的形勢,是台灣軍隊最為危急,因為其有駐軍的太平島,呈現「孤軍深入」之態,被越南、菲律賓的軍隊重重包圍。太平島在地方行政上屬高雄市管轄,但卻距離高雄市遠達一千多海哩,台灣的軍機巡航到此,油料已經消耗近半,隨即就要返航;而太平島距離菲律賓只有不到三百海哩,越南也只有幾百海哩,靠近越南的幾個航空航海基地。一旦南海戰爭爆發,這些國家的首波襲擊對象,就極有可能是「欺小怕大」,直衝太平島,而避開解放軍駐紮的幾個島礁,哪怕是只有一、二十人的高腳屋。這樣,既可利用台灣軍隊鞭長莫及之機,奪下「首戰第一島」,以虛張聲勢,又可試探解放軍的反應,以為下一步部署作「火力偵察」。

但這卻將是解放軍的一個好機會。尤其是在三沙市成立後,包括以太平島為主島的南沙群島諸島,都是在三沙軍分區的軍事管轄範圍之內,並將能與其他兄弟部隊協同作戰,尤其是南海艦隊的海軍航空兵部隊及榆林、三亞海軍基地艦艇的支援之下,兩岸軍隊攜手將入侵外敵驅逐出去。說不定,還可趁此契機,促進兩岸洽簽終止敵對狀態,建立軍事互信機制的和平協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