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祖博奕公投看民進黨神主牌鬆動

台灣馬祖列島開放賭業的「博奕公投」前日完成,並獲得通過。而在投票前一日,民進黨內有意參加二零一六「總統」選戰的現任主席蘇貞昌和前任主席蔡英文,都表態反對。其中蘇貞昌天在臉書上發表文章指出,「政府」迄今對賭場專區的相關法令,包括主管機關的指定、刑法的修正、專區的規範等,完全沒有任何規定,很難想像「政府」有能力設置、甚至管理賭場專區,更不用說「政府」有能力面對設立賭場所帶來的衝擊。為此,蘇貞昌呼籲連江縣居民,在「公投」投票當日踴躍投下反對票,守護自己的家園,不要讓世代居住的家園,成為不當政策的實驗品。而蔡英文辦公室則指出,蔡英文希望連江縣居民站在保護生態與維護傳統文化的角度,提供未來孩子有更好的成長環境,因此對於博弈也持反對態度。

而馬祖列島「博弈公投」的結果卻顯示,多數馬祖居民並沒有把蘇貞昌、蔡英文的話當作是一回事,還是按照自己的意願作出的選擇,狠狠地刮了這兩位最大的在野黨黨魁的一巴掌。更令蘇貞昌、蔡英文尷尬的是,民進黨將「公投」視為自己的「神主牌」之一,從民進黨成立的那一天開始,就全力推動「公投立法」,在「立法院」通過《公民投票法》後,又連續三次發動六題「公投」,但全部都因無法跨過「門檻」而告失敗;而想不到的是,一個地方民間團體「連江縣商業會」發動的「公投」,卻輕易獲得通過,並成為台灣地區首次的「公投」成功案例,這真是「老貓燒鬚」!儘管民進黨發起的三次六道「公投」題,都是因為高度政治化而遭到否決,與馬祖列島進行的「博弈公投」是地方建設議題,政治味不濃,且連江縣只有一萬多人口,選民總數也只有七千六百多人,民情也相對單純,「公投」發動者進行投票動員事半功倍,但畢竟也讓以推動「公投」作為黨的最高奮鬥目標之一,並意圖以「防禦性公投」等為鋪墊,達到進行「獨立建國公投」之終極目標的民進黨,頓感不是味兒。

連江縣選民拒絕響應蘇貞昌、蔡英文的呼籲,最主要的原因當然是馬祖列島由於連江縣是中國國民黨的「根據地」,大部分居民秉持「反獨」立場,民進黨在歷次公職選舉中都未能在連江縣提名候選人,甚至連縣黨部也無法成立,是台灣地區的二十三個縣市中,唯一沒有設立縣市一級黨部的一級地方行政區域,民進黨黨魁的言論在當地也就完全沒有影響力。何況,當地居民因人口特少而人際關係密切,再加上「博弈公投」是由在當地具有較大影響力的「連江縣商業會」發動,而連江縣由於長期處於「反攻大陸」的軍事前線,沒有建設,但對岸的福建省連江縣則在改革開放後,各項建設蒸蒸日上,形成鮮明對比,因而多數在地居民並不反對開賭,相反還極為渴望能以開賭來振興當地經濟,並希望能通過開放大陸居民透過「小三通」前往當地旅遊,並以「參賭」為吸引,從而致富發財。在此情況下,蘇貞昌、蔡英文的「反賭」呼籲,就只能被連江縣選民當作是「耳邊風」。

從蘇貞昌、蔡英文在馬祖列島「博弈公投」前夕的「反賭」呼籲,使人獨聯想起民進黨人對「博弈」議題的反復搖擺立場。實際上,就是在今次呼籲連江縣選民在「公投」投票當日踴躍投下反對票的蘇貞昌,在他出任「行政院長」時,主持離島建設指導委員會,通過二零零七年至二零一零年離島第二期四年綜合計畫經費一百六十五億元,範圍包括金門、馬祖、澎湖、蘭嶼、綠島、小琉球。其內容以推動永續發展為主,讓離島基本生活能自給自足,並著重於發展地方特色產業,同意離島開放賭場。在蘇貞昌的指示下,「經建會」擬定初步報告,研議在指定地區開放賭場,振興地方經濟,賭場執照將優先落在中南部及離島。為此,「行政院」跨部會小組完成了《國際觀光度假區特許賭場管理條例》的研擬工作。計劃在經「行政院會」通過後,提交給「立法院」審議。按該「法案」建議規定,未來台灣地區觀光賭場的設置,將不限於離島,營收的四成作為「特許費」上繳「中央政府」,先期建議開放四張觀光賭場執照,一張在離島、一張給雲林、一張在東部、一張在南部。 比照蘇貞昌自己「當家」時積極推動「開放博弈」的態度,他自己今次竟然要呼籲馬祖列島選民在「博弈公投」中投反對票,就猶如他在領導民進黨對待「美牛」案的前後一百八十度轉變一樣,真是「城頭變幻大王旗」。

倒是蔡英文「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由於她加入民進黨的時間不長,故而缺乏她以往對「開放博弈」立場的資料;但在今年一月的「總統」和「立委」選舉前夕,「反賭場合法化聯盟」對「總統」及離島「立委」候選人派發「反賭承諾書」,其中僅蔡英文的回復明確表達「反對設置賭場」的立場;馬英九總部則回函表示,「任內通過之《離島建設條例博弈條款修法》並非以發展博奕產業為主,更非澳門的賭場模式」;宋楚瑜則回應,不反對離島建設觀光賭場,端視民意為依歸。但蔡英文反對開賭,究竟是出於維護民進黨的「禁賭神主牌」,還是因為馬英九贊成「有條件開賭」,就以「凡馬必反」的制式條件反射地作出反應?則有待解讀。

應當說,「禁賭」與「台獨」、「反核」、「環保」一樣,是被民進黨視為「神主牌」的。尤其是當年宋楚瑜出任台灣省長時,為了收買人心,為其日後的政治前途尤其是參選「總統」積累民心資本,而大力支持時任澎湖縣長的林炳坤的「澎湖開賭」主張,民進黨「立委」就予以堅決反對。但在陳水扁上臺後,民進黨對「開賭」議題的態度卻發生了重大變化。他就職僅一個月,就在接見離島六縣市議會議長時,承諾「博弈事業的設立,由離島先行試辦,應較可為國人所接受」。陳水扁在接見有意投資開發澎湖觀光博弈事業的美國威尼斯人集團代表時,也表示支持美商在澎湖開賭。為此,「經建會」召集相關部會召開「研商『博弈條款由離島先行試辦』 處理政策案」會議,會中做成包括離島發展應以發展觀光事業為主,開發博弈事業為輔的政策,同時應以當地居民支持為前提。二零零一年,當時的「內政部長」張博雅也表示支持在離島的五星級酒店內設置觀光賭場。謝長廷和蘇貞昌先後出任「行政院長」時,也全力推動為「博弈除罪化」立法。在二零零八年「總統」選舉的電視辯論時,馬英九是支持離島開賭的,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其對手謝長廷並無持「凡馬必反」立場,也不盲目信奉「禁賭神主牌」,而是有條件地贊同。估計他是為了爭取經濟落後地區尤其是離島的選民的支持。

從民進黨對開賭議題的多變,可以看出民進黨的「神主牌」也是會有鬆動的可能的,關鍵是必須為選舉服務。而現在距離二零一六年「總統」選戰尚遠,蘇貞昌、蔡英文或許還是會堅持「禁賭神主牌」;但倘到了選戰「埋牙」之時,是否為了爭取民心,也將會調整立場?

由此推理,蘇貞昌、蔡英文屆時是否也將會對「台獨黨綱」這個最主要的「神主牌」有所鬆動?也就值得觀察。實際上,蔡英文在二零一二年「總統」選戰的過程中,其對待「ECFA」的態度,就有一個從反對到有條件接受的轉變過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