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党進入“蘇貞昌時代”

5月27日,民進黨新一屆党主席選舉最終落下帷幕。蘇貞昌以約5.6萬票、50.47%的得票率當選。蘇貞昌的當選意味著民進黨正式進入“蘇貞昌時代”。那麼,“蘇貞昌時代”的民進黨將如何發展,蘇貞昌主導下的民進党將走向何方?

一位強勢的“弱勢”党主席

蘇貞昌是民進黨的創党元老之一,屬於美麗島律師世代的代表人物,民進黨內的“四大天王”之一。以蘇貞昌的資歷和地位,由他擔任民進党主席本來十分正常,但為什麼這次党主席選舉卻出現了各派對他合力圍剿的尷尬局面呢?

這裏面原因很複雜,最主要在於蘇貞昌的強勢個性,在黨內結怨太多。蘇貞昌強悍的行事風格使他得罪了不少黨內人士,如他與謝長廷的心結很深,與扁系也有過節。各派系擔心他在擔任党主席之後會獨斷專行,“整碗捧去”,因此結成聯合陣線,一起“卡蘇”。

另一個原因在於,黨內擔心蘇貞昌當選後會運作參選2016年臺灣地區領導人,從而阻斷蔡英文參選的可能性。而目前民進黨內的主流意見還是傾向讓蔡英文再選一次。因此,這次党主席選舉也可以看作是另一種意義的“蘇蔡之爭”。

不論怎樣,蘇貞昌在各方合力圍剿之下仍然以過半票數當選党主席,這證明蘇貞昌還是有相當的政治實力。但另一方面,他的權力基礎也並不牢固。他的選票數雖然勉強過半,但卻是民進党實行党主席直選以來得票率最低的。還有,被視為蘇蔡代理人之爭的臺北市、新北市黨部主委選舉,兩個位子都被蔡英文支持的人選拿下,而這兩個地方都為蘇貞昌所長期經營。特別是新北市,蘇系人馬控制黨部系統十餘年,是蘇貞昌的老巢,結果被蔡英文的心腹羅致政以高出蘇貞昌子弟兵張宏陸5000餘票的絕對優勢勝選,這很有象徵意義。由於“雙北”市在臺灣政治版圖中的重要地位,這兩個地方的黨務系統被親蔡人士所掌握,對蘇貞昌的牽制作用很大,也形同宣佈蘇貞昌跛腳。此外,目前民進黨內還彌漫著“防蘇擁蔡”的濃厚氛圍,因此,蘇貞昌權力必然會受到很大牽制。

可見,蘇貞昌雖然如願當選為党主席,但他要更上層樓,在2016年衝擊“大位”卻並不容易。未來蘇貞昌如何化解黨內疑慮,贏得各派系合作,是他能否有效領導民進党的關鍵。否則他就會陷入跛腳危機而難以有大的作為,可能只能做一任“過渡党主席”,更遑論更高的政治目標了。

向傳統回溯

蘇貞昌入主民進党,必然會牽動民進黨內的權力生態重新洗牌。蘇貞昌與蔡英文有很大不同,蘇是典型的傳統民進黨人,與民進黨的淵源頗深。而蔡是“非典型”民進黨人,其黨齡很淺。這決定蘇貞昌治下的民進党必然會有很大的不同。

在蘇貞昌治下,民進黨的派系政治會更為活躍。“派系共治”是民進党的傳統,但在陳水扁主政後期,民進黨的“派系共治”變成了派系惡鬥,特別是新潮流系因為樹大招風而慘遭黨內圍剿,民進黨中央甚至還通過了解散派系的決議。蔡英文入主民進黨後,由於沒有派系背景,再加上她善於操作派系平衡,因此各派系還能相安無事,派系惡鬥得到一定程度的遏制。這一局面在蘇貞昌入主民進黨後會發生改變。因為蘇貞昌作為派系中人,他無法回避派系利益。作為派系頭目,他的任何舉動都會解讀為派系動作,因此未來民進黨的派系活動會更為活躍,民進党會重新恢復“派系共治”的傳統。“派系共治”傳統的恢復並不一定是壞事,但它會導致民進黨權力運作生態的改變。

民進党的世代交替過程也將受到很大影響。世代交替是蔡英文領導民進党時期所推行的一個重大改革舉措,大量新世代紛紛被推上前臺。世代交替曾經遭到黨內大佬的阻撓,如2010年5月民進党主席改選期間,民進党老輩人物尤清就曾出來挑戰,結果遭到年輕世代的圍剿而慘敗。世代交替可以說是蔡英文帶給民進黨的最大變化,對於革新民進黨的政治形象有很大幫助。但目前這一趨勢將可能在蘇貞昌領導時期發生變化。蘇貞昌屬於美麗島律師世代,在世代交替的大原則下他也應當是被淘汰的對象。但蘇貞昌入主民進党,意味著美麗島律師世代的政治人物又可以重新走上前臺。事實也正是如此,目前,謝長廷、遊錫等“天王級”政治人物都在積極謀劃複出,這種狀況對於民進党的新世代來說非常不利。但在民進党的派系傳統下,新世代在倫理上和政治實力上都不可能公開出來挑戰。民進党的世代交替過程將大為延後,這對民進黨的改革努力是一個挫折。

民進黨的發展路線將可能發生改變。在蔡英文領導時期,民進黨走的是溫和改革路線,偏重於“議會路線”,擅長於政策論述。這些路線都不符合蘇貞昌的政治風格。蘇貞昌的政策論述力偏弱,難以有大的作為。而就目前臺灣“立法院”的政治生態來看,民進黨只佔有40席“立委”席次,國民黨穩定過半,要通過“立法院”在體制內制衡國民黨很難,因此未來民進黨很可能會更加看重街頭路線。目前如謝長廷、許信良等都持這一主張,未來蘇貞昌領導下的民進黨很可能會加大街頭運動的力度。

總之,蘇貞昌主導下的民進黨無論是組織路線還是行動路線都會發生變化。民進党會有一個向傳統回溯的過程,“派系共治”、“街頭路線”等民進党的傳統政治屬性將逐步回歸。這樣的民進黨可能在改革方向上受挫,但這種改變會使得民進黨更像民進黨,有利於民進党恢復其生機與活力。當然由此也會給臺灣政治生態造成很大衝擊,未來臺灣藍綠鬥爭將更加激烈。

可能陷入權力內鬥的泥沼

目前民進黨所面臨的形勢十分嚴峻。對內而言,改革任務遠未完成,民進党要重建政黨形象還任重道遠。對外而言,面對國民黨的優勢執政地位,民進黨要進行有效制衡很難。在兩岸和國際方面,隨著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日益深入,以及大陸崛起和國際格局的改變,民進黨的“台獨”主張成為其難以承受之重。蘇貞昌能夠帶領民進黨走出一條路來嗎?目前看來,前景並不樂觀。

蘇貞昌參選党主席的真正意圖志在2016。抱著這個目標,蘇貞昌很難推動民進黨的轉型,而只可能抱殘守缺。未來民進黨在相當長時間內都會籠罩在“蘇蔡之爭”的陰影下,他對權謀的算計會大於改革的企圖,民進党未來幾年難有大的改變。

蘇貞昌目前的弱勢領導地位,將使他難以推動相關改革進程。蘇貞昌目前在黨內地位比較孤立,權力基礎不穩。面對黨內的普遍質疑,他最好的策略是求穩,而不宜貿然推動各項改革。未來蘇貞昌的首要任務是要在2014年的“七合一”選舉中獲得佳績,否則就只能被提前淘汰出局。

蘇貞昌的一些個人局限也使他難以真正推動改革。如前所述,他屬於老派的政治人物,他的當選使得民進黨原有的一些改革努力受到挫折。面對“獨派”的牽制,他在解決諸如陳水扁貪腐弊案,重建政黨形象等方面也難以有大的作為。在兩岸政策方面,他缺少相關的論述能力和實務經驗,無法提出突破性的政策主張。特別是“獨派”對他的兩岸政策不放心,對他的牽制很大。因此,蘇貞昌不可能有新的政策論述,最多在面對大陸的態度方面有所改變。

未來兩年,民進黨更多的可能是陷入權力內鬥的泥沼中而難以自拔,在改革方面停滯不前,只能等著馬英九施政犯錯,以坐收漁利。不過,一個沒有經過徹底改革的民進黨能夠得到臺灣人民的信任嗎?被動等待的結果,可能是再遭受一次選舉敗績。只不過到那時民進黨的前途將更為暗淡了。

(胡文生/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