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智坤發炮究竟是反黑救黨還是排新護蘇?

本來,民進黨第十五屆第一次「全代會」出現了一番新氣象,人們都以為可以與國民黨最近的不濟作為形成鮮明的對照,因而有可能會重演十二年前「究竟是向上提升還是向下沉淪」的一幕。但意想不到的是,令到民進黨全黨上下都感到精神振奮的「全代會」剛剛閉幕,興奮的心情仍未消散,沒有派系奧援但卻以十七票高票再次當選中執委的洪智坤,就跳出來發炮,聲稱「黑道介入民進黨內選舉」,指控因貪瀆案遭判刑六年的高雄農田水利會會長李清福,在中執委和中常委改選前一天,動用高雄「黃賭毒」黑道角頭北上君悅酒店護盤,當面向高雄市長陳菊表態自己要擔任中常委,幾經協調,終而以「陳菊代理人」之姿順利擠進權力核心。為此,洪智坤還向黨中央嗆聲:「黨中央敢不敢查?」一時間,引起民進黨內外嘩然,更令民進黨陷入其曾經痛打的「黑金政治」之中,「向上提升」之勢當即就轉為「向下沉淪」,與發生「林益世事件」的國民黨相比,堪稱「半斤八兩」。由此,洪智坤此舉究竟是反黑救黨,還是抹黑害黨,黨內議論紛紛,莫衷一是。

實際上,洪智坤的指控是極為嚴重的。想當初,「清流」是民進黨自我標榜的政治資本,並一直摁住國民黨的「黑金政治」來痛打,因而一路在公職選舉中攻城掠地,最後實現「地方包圍中央」的戰略意圖。陳水扁後來雖然背叛了其「清流」的理念,瘋狂地貪賄,但畢竟沒有與「黑道」沾上邊。如今正當民進黨眼看又有機會再次實現「政黨輪替」之際,尤其是在自己所屬派系「蘇系」的「頂爺」蘇貞昌當選黨主席,並有機會「黃袍加身」率領民進黨人進駐「總統府」的前景之下,洪智坤的指控卻讓民進黨首次與「黑道政治」扯上了關係,甚至連曾坐過「政治黑牢」的硬骨頭陳菊也屈服於「黑道」的淫威,任其在中常委選舉中予取予奪,不管洪智坤所說的是否屬實,光是其指控的內容就足以令民進黨蒙羞,所受到的衝擊的力度,雖仍難與陳水扁的貪賄案相提並論,但也夠民進黨困擾和尷尬的了。

其實,民進黨的中常委選舉不管是否有「黑道」介入,黨中央的相關機構在這次中執委及中常委改選中的幕僚作業及候選人資格審查的疏失,讓已被法院更一審判刑,並在上訴之中的李清福參選,本身就已是抵觸民進黨有關內規,尤其是最重要的內規《紀律評議裁決條例》的問題。無論是進行黨職選舉幕僚作業的組織部,還是審核候選人資格的中執會,都負有失職的責任。另外,即使是沒有發生洪智坤所指控「黑道」向陳菊施壓的情事,但作為高雄市長的陳菊,明知高雄地方法院已經就李清福被控訴涉嫌收受廠商賄款八百七十三萬元一案,更一審判刑六年,併科罰金三百萬元,不符參加黨職選舉條件,但也要運作他參選中執委,並進而安排他參選中常委,從而氣走了帶有高度政治意義代表性的餘政憲,甚至還導致劉世芳落選,也應負有直接的政治責任。而且,讓有「黑道」背景的人物進入「菊系」商量安排參選人選的內部宴會場合,儘管並非如洪智坤所指控的「介入選舉」,但也是重大疏失。一是與「黑道」扯上了關係,玷污了民進黨的形象,二是不避「瓜田李下」之嫌,終讓洪智坤籍此「誇大其辭」(《美麗島電子報》副總編輯吳子嘉之語)。

但即使如此,平時就喜歡「放炮」的洪智坤,在民進黨公佈中執委候選人名單,及印製候選人《公告》時,就應提出李清福的參選資格問題,讓中央黨部有機會及時糾錯,而不應等到李清福「意外」當選中常委才發炮。這本身也就是不負責任之舉。不過,可能也是因為蘇貞昌運作的蔡同榮意外落選,洪智坤「護蘇心切」,才出此舉。

但無論如何,此一事件可能會攪動黨內的反「新潮流系」的思緒及勢力發酵。實際上,這次中常委選舉,「新潮流系」是大贏家,而蔡同榮在抽簽中成了「三號簽王」而告落選,贏了的吳思瑤、顏曉菁就是屬於「新潮流系」。另外,陳菊雖然被人們稱為「英系」,但她真正的派系屬性是「新潮流系」。她所拱抬的幾位候選人,包括意外落選的劉世芳,都是「新潮流系」。陳菊本人及同是「新潮流系」的台南市長賴清德因是直轄市長,按「黨章」規定是「當然中常委」。洪智坤是否因為眼看到「新潮流系」大舉進駐黨中央,擔心本來就與「新潮流系」親近的蘇貞昌,會受到「新潮流系」的包圍以至是「綁架」,因而才以「圍魏救趙」的方式,實行「救蘇打行動」?

洪智坤與「新潮流系」關係欠佳,非自今日始。不說以往的恩恩怨怨了,就說是去年的爭取不分區「立委」提名的過程中,他就曾發炮猛轟列入安全名單的派系代表傷害黨的形象,並指出最令人失望的是曾任「新潮流系」總召的段宜康,以「誤餐費」來解釋「走路工」,力挺有賄選紀錄的人,這種做法和國民黨傳統地方樁腳沒有兩樣,因而連署要求黨提名委員會重新提名不分區「立委」參選人。

去年底「總統」選戰最激烈時,洪智坤又猛烈發炮,痛批蔡英文競選總部總幹事吳乃仁與執行總幹事林錫耀是「哼哈二將」,並替謝長廷與邱義仁無法發揮選舉所長而抱屈。而吳乃仁與林錫耀就是「新潮流系」,而且吳乃仁還是「新潮流系」的大佬。邱義仁雖然也曾是「新潮流系」大佬,但在他出任「國安會秘書長」後,已經脫離了「新潮流系」的活動。而現在林錫耀更是當上了中央黨部秘書長,這讓洪智坤如何能咽得下這口氣?

其實,洪智坤曾是陳菊的親信,當過陳菊的高雄市長辦公室主任,四年來在市府的地位堪稱「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甚至連市議員請託人事、市府官員辦事都要巴結這位「地下市長」的傳聞。但在「五都」選舉時,爭取連任高雄市長的陳菊,本身就已經弊案纏身,再加上其愛將洪智坤的三棟豪宅資金來源交代不清,操守惹人疑議,使得陳菊自然成為另兩位市長候選人楊秋興、黃昭順攻擊的箭靶。洪智坤就遭到內外夾攻,逼使陳菊陣前換將,由陳菊的親弟弟陳武進搶下軍旗,坐上陳菊競選辦公室「大掌櫃」的地置,陳菊的姪子李昆澤則成為「金庫」的掌門人。洪智坤不但被自家人鬥垮邊緣化,更被菊家班逐出門外。因此,洪智坤近日的發炮,也有報復「菊家班」的意涵。

洪智坤近年轉向支持蘇貞昌,尤其是在今年的黨主席選舉中,因而已被視為蘇貞昌的人。他這次跳出來的用意,也有可能是不值蘇貞昌運作的蔡同榮意外落選,讓蘇貞昌失算,因而要李福清辭職,讓排在票選中常委得票第十一的蔡同榮得以「遞補」,讓蘇貞昌「功德完滿」。

(發自臺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