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軍第一叛將龔楚

所謂世事無常,白雲蒼狗,活躍于歷史帷幕下的人,往往魚龍蔓延,這就是人們慣常所見的現象--「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在中國革命歷史上,有位「紅色元老」的一生,即如此大幅度地沉浮于史冊之中,他就是龔楚。

龔楚於大革命時期加入共產黨,此後在紅軍中擔任過許多重要職務。就在紅軍開始長征時,他還是中央軍區的參謀長。然而,龔楚最終離開了艱苦的革命鬥爭環境。變節投敵,成為當年若干叛徒中職位最高者,於是人們送他一個稱號--「紅軍第一叛將」。

1 早年有從軍經歷,成為資歷雄厚的將官

但凡革命處於低潮時,叛徒就會大量出現。有人曾初步統計:贛南三年遊擊戰爭,紅軍中叛變的團級以上軍官至少有四五十人,有的部隊甚至到了主要軍官全部叛變的程度。

至於這一時期大軍區和軍一級的高級將領,叛變的則是中央軍區參謀長龔楚、閩贛軍區司令員宋清泉、湘贛省委書記兼湘贛軍區政委陳洪時、閩浙贛省委書記兼閩浙贛軍區司令員曾洪易、閩贛軍區政治部主任彭佑、新紅十軍副軍長倪寶樹等。

龔楚叛變後,變成了對方的「過河卒子」,在國民黨部隊中混了若干年後,退役成為國民政府廣東省參議員,又于滄桑鼎革之際遁往香港。終於,他等到了大陸的改革開放,等到了歷史塵埃的消退。所謂「往事如煙」,1991年,得到「老戰友」鄧小平的批准,他葉落歸根,返回廣東老家定居,不久病逝。

龔楚,曾用名龔鶴村!,廣東樂昌人。參加紅軍後,因其早年有從軍經歷,成為資歷雄厚的將官。早在1917年,孫中山在廣州組織軍政府,龔楚即加入粵軍第2旅,後考入雲南陸軍講武堂韶州(今韶關)分校學習。1923年任國民革命軍攻鄂軍(總司令程潛)少校參謀,參加攻打湖南的作戰,失敗後被派到廣州通訊處工作。

龔楚戎馬生涯,其間接受馬克思主義,參加了革命。1924年6月,在廣州加入「社青團」,一年後轉為中共正式黨員。

龔楚參加革命後,又是主要投身農民運動的成員之一。1925年6月,他受中共廣東區委派遣,以國民黨中央農民部特派員身份,到廣東省農民協會北江辦事處從事農民運動。國共合作後,參與建立國民黨廣東樂昌縣黨部的工作。1927年5月,他率部組成工農討逆軍,親任總指揮,指揮部隊赴武漢參加討伐蔣介石的軍事活動。

2 一氣呵成的三大起義,皆有龔楚的影子

一段光榮閱歷下來,龔楚站到了時代的高臺。彼時大革命失敗,中共開始獨立領導武裝鬥爭,此後一氣呵成的三大起義,其間皆有龔楚的影子。

先是南昌起義和秋收起義。1927年7月,汪精衛的武漢政府宣佈分共,龔楚奉命將部隊帶至江西,隨後參加南昌起義。此後,他的補充團被編入賀龍的第20軍3師6團3營,龔楚任營指導員。不久,他又被調赴長沙參與領導秋收起義,但中途遭敵軍襲擊,因失去聯絡,被迫轉赴香港,繼而潛回家鄉。彼時又有犧牲慘重的廣州暴動,龔楚任廣東農軍的北路指揮。1927年底,朱德率軍抵達粵北,為軍閥范石生收留,此時中共廣東北江特委派龔楚赴朱德部隊開展工作,並委以團副的名義。1928年1月,朱德、陳毅發動湘南暴動,宣告成立中國工農革命軍第1師,隨即擊潰前來進剿的國民黨許克祥部,繼而部隊整編為中國工農革命軍第3師,龔楚任黨代表。接下來,部隊開赴湘贛邊境,遙指井岡山。4月,朱、毛會師,紅軍的第一“山頭”由此形成,龔楚亦有與焉。

朱、毛會師不久,紅4軍組成,下轄3師8團,首長為軍長朱德,黨代表毛澤東,參謀長王爾琢,軍委書記陳毅,後來的工農革命軍第3師被改編為紅4軍10師29團,龔楚任黨代表,此外龔楚還擔任了紅4軍前委常委。

1929年5月,龔楚被任命為中共廣西前委委員。是年12月11日,百色起義爆發,紅7軍宣告成立,首長為軍長張雲逸、政委鄧小平(即鄧斌)、參謀長龔楚(龔鶴村)。後部隊進人湘南,遭遇“圍剿”,龔楚因受傷留在地方療養。此後龔楚秘密潛入上海療傷,待傷愈後又潛赴香港,再經廣東、福建回到中央蘇區。

3 見證蘇區的輝煌與失落,革命意志動搖

在蘇區,龔楚見証了蘇區的輝煌與失落,也暴露了自己的弱點。1931年8月,龔楚傷愈後回到中央蘇區,即被委任為紅12軍34師師長,後接任紅12軍參謀長。

其時,正值王明左傾路線開始發飆,就在龔楚到職不及一周,龔楚倉促接任紅7軍軍長,隨即率紅7軍參與了擴大中央蘇區的歷次戰役。不料是年底,龔楚也因犯了“右傾機會主義”錯誤被撤去軍長一職,改任中革軍委直屬的紅軍模範團團長。幾經變更後,最終改任粵贛軍區司令員。

1933年5月,中共中央在瑞金召開黨、政、軍高級幹部會議。會議對龔楚“在工作中所犯對革命前途灰心喪氣,甚至發生動搖的右傾機會主義錯誤”進行了嚴肅認真的批評教育,決定給予開除黨籍一年的處分,並調赴紅軍大學高級研究班受訓。

還在龔楚受訓期間,1934年4月,他在“紅大”的高級研究班結業;因軍委總參謀長劉伯承患有嚴重的貧血症在汀州醫院療養,龔楚被調至紅軍總司令部任代理總參謀長,此時正是悲壯的中央蘇區第五次反“圍剿”戰鬥時期。不久,粵贛軍區改為贛南軍區,由龔楚任贛南軍區司令員,後又改任參謀長。

1935年2月,中央分局召開緊急會議,決定龔楚和紅24師71團團長史擾生、政委石衡中率領該團的9個連,轉戰至湘南,以收容在湘江之役失散的紅34師部隊。此後,龔楚以湘、粵、桂邊區紅軍總指揮的名義,率千餘人從江西於都突圍,經歷了多次戰鬥之後,終於抵達湘南。此時,國民黨當局也在“清剿”紅軍和遊擊隊的同時,採取了“剿撫兼施”的政策,龔楚本來革命意志就不堅定,又對蘇區革命產生了看法,此後在革命失利時曾多次試圖脫離革命隊伍,潛回家鄉,如今條件成熟,他終於以行動告別革命了。

4 悍然叛變,堂而皇之開始國民黨軍綠生涯

1935年5月2日,龔楚帶著一個連開赴湖南郴縣某地。晚上,他托辭身體不適,晚飯後早早人寢。半夜,龔楚趁警衛人員熟睡之機,逃離隊伍,潛回廣東樂昌。

不久,龔楚悍然投靠了國民黨粵軍餘漢謀部,此後他先後擔任過國民黨「剿共」游擊司令等。其中最惡劣的莫過於「北山事件」了。叛變之後,他急於邀功,10月13日帶領粵軍30餘人,化裝成紅軍遊擊隊,由廣東仁化到達北山;企圖消滅該地區的紅軍和遊擊隊。這支「偽紅軍」來後,先與當地土匪武裝(周文山部)亂打了一氣,隨即放出口風,說自己是湘南紅軍的一支,來尋找當地遊擊隊,最後竟誘使贛粵邊紅軍遊擊隊後方主任何長林也告叛變。此後,龔楚以召集紅軍遊擊隊開會為由,將北山遊擊隊誘入埋伏圈,脅迫遊擊隊投降。當時這支遊擊隊奮起反抗;但除數人沖出包圍之外,其餘30餘人皆壯烈犧牲,這就是「北山事件」。

不僅如此,事後,兩個叛徒--龔楚、何長林又帶領粵軍「進剿」中共中央分局和中央軍區,即當時項英、陳毅等的駐地,途中,偶遇正外出采購糧食和物品的偵察員吳少華等,龔楚假借要尋找項英等匯報工作,要吳帶路,幸好吳識破對方,在到達營地前搶先登山,通知哨兵鳴槍示警。結果項英、陳毅、楊尚奎、陳丕顯、李樂天等聽見槍聲後迅速轉移,才避免了一次危難。這也是紅軍長征後贛南遊擊部隊遭遇的一次生死危機。卻說龔楚聽到山上鳴槍,不知道山上有多少紅軍,考慮到自己在山下,處於不利地形,乃慌忙奪路而逃。這次逃走,讓他免了又一重罪過。

此後的龔楚,也就堂而皇之地開始了國民黨的軍旅生涯。一晃,抗戰爆發,龔楚任第5戰區孫連仲部上校參謀處長,後歷任第7戰區少校參謀、第4戰區第46軍少將參謀長等。值得一說的是,他在第5戰區時,奉命駐守徐州以西的隴海鐵路,阻止日軍西犯武漢,再後日軍侵入廣東,龔楚曾出任第7戰區第1縱隊抗日游擊司令,與日軍激戰於木殼嶺,殲敵甚多,從而保衛了韶州的安全。抗戰勝利後,龔楚曾任徐州市市長、廣東省參議會議員等。

5 隱居香港40年,晚年落葉歸根

1949年10月,人民解放軍打到了廣東北江,此時龔楚帶領一個保安團慌忙逃到了樂昌的瑤山。龔楚深知國民黨大勢已去,遂率部下山,隨後被送到韶關北江軍分區交代問題。

是年12月,四野大軍兵臨海南,時任海南國民黨守將正是龔楚的同鄉,抗戰時打死鬼子最多的薛嶽將軍,為了減少傷亡,時任廣東省省長葉劍英請示軍委意見,決定派龔楚去策反薛嶽。當時龔楚滿口答應,隨即潛入香港,按計劃應轉道海南,但龔楚滯留香港不進。原來他考慮到自己的叛徒歷史,恐遭清算,於是在香港「隱」起來了。據說其間他曾應邀赴台謁見蔣介石,蔣委派他在香港秘密收編殘部,組織所謂「反共救國軍」,以配合可能的「第三次世界大戰」,伺機反攻大陸。然而此時的龔楚已窺破國民黨的命數,他婉言謝絕了老蔣的委任,回港後索性「立地成佛」,徹底脫離了政治漩渦,而且名字也由「龔楚」改成了「龔松庵」。在香港,「居大不易」,沒有背景的」龔松庵」先是辦實業以維持生計。不久,香港這座「自由港」成了各色人等的天堂,一些「灰色」人物也「大隱」於此,如中共元老張國燾等。為下生計,他們不約而同分別以撰寫回憶錄賺取版稅。一晃,龔楚在香港有40年矣。在香港,他出版有《我與紅軍》、《龔楚將軍回憶錄》。

晚年的龔楚算是有福之人,能在凋謝之前了卻心願,葉落歸根。上世紀80年代末,當時「兩高」(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宣佈:因時間超期,不再追訴前國民黨軍政人員在建國前的犯罪行為。此時的龔楚不僅有心,也有了能力。他的幾個在香港辦實業的親屬也願意幫他實現宿願。改革開放之後,地方領導也願意促成好事。就這樣,龔楚在家鄉的祖屋得以恢復,還有了新居,也得以「按照國民黨中級軍政人員接待來往」的待遇回到故鄉。

1990年9月13日,龔楚夫婦坐火車抵韶關,樂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