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能晉級省委常委

從哪兒來?怎麼選?

新晉的省委常委多來自地方一把手。據記者不完全統計,在新晉的66位省委常委中,有24名為市委書記,他們“入常”前所“主政”城市的時間平均約為2.3年。其中青海的毛小兵去年12月剛剛由西寧市長職位上升任西寧市委書記,顯然是為“入常”作準備。此外,省會城市的市委副書記也成為省委常委的“後備軍”,本次新晉者中共有6名來自省會市委副書記。

副省長亦是“爭奪”省委常委席位的重要人選。14名副省長通過換屆選舉列席常委。由於此前福建省委常委只有11人,空缺2人,所以選舉結果是“三進一出”。新晉者葉雙瑜、蘇增添、張志南“入常”前均為副省長,“入常”後,前二者分別擔任省委秘書長、政法委書記,後者維持不變。

值得關注的是,四名有著法院、檢察院背景的官員進入省委常委,他們分別是山西的王建明、西藏的羅布頓珠、海南的馬勇霞(女)、陝西的安東,其中羅布頓珠、安東在晉級省委常委後,還分別兼任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院長、昌都地委書記,陝西省委政法委書記、陝西省高級人民法院院長。“按道理講檢察長和法院院長不應該進入常委,現在應該只是暫時安排,在完成十八大換屆後應該有所調整。一府兩院應當是相互獨立的,要不然怎麼保證司法公正呢。”國家行政學院教授竹立家表示。

原本擁有異地交流歷練的多為書記和兩位副書記,而其他常委更多是一直在本省任職,缺乏鍛煉機會。如今,在新晉的省委常委裏,有8名省委常委經過異地交流歷練。其中,廣西新晉的三名省委常委均有地方間、中央地方交叉任職的經歷。而換屆前調動到廣西的兩位常委亦來自中央。“幹部交流的一個趨勢,反映了省級官員需要全國的思維。”社科院馬克思主義研究院研究員辛向陽表示。

換屆中還出現了一些地域色彩。儘管山東省的換屆尚未進行,然而在新晉的66名省委常委中有8名山東籍官員,所占比例高達12%,似乎印證了“山東官員守四方”一說。但是,分析人士紛紛指出,“這次是山東,上次是上海”隨著人口的遷移,地域、籍貫對官員影響已經逐漸減小。

省委常委“從哪兒來”已顯眉目,“如何選”已經開始破題。

今年的地方換屆,汪洋主政的明星省份廣東因第一次實行差額選舉備受矚目。實際上,在24個完成換屆的省區中,以差額選舉方式產生省委常委並不限於廣東,據媒體報道有河北、江蘇、福建、黑龍江等省也在實行差額選舉。其中,河北省差額選舉產生省紀委常委,而湖南則是等額選舉省委委員、省紀委委員,差額選舉候補委員。

“差額選舉十三大以前就幹過,一個是預選差額,還有一個是候選差額。現在做沒有創新突破。我覺得只是把過去倒退的恢復了。”北京大學政府管理學院副院長周志忍表示,“當然,在普遍沒有恢復的情況下,他恢復了,還是起了一個帶頭的作用。”他還是對上述省份的行為表示肯定。

幹什麼?

一般而言,省委常委由一名書記、兩名副書記和10名常委組成,一般情況為13人。除了新疆、西藏兩個民族地區黨委班子由15位常委組成。10人常委固定崗位主要包括:常務副省長、紀委書記、政法委書記、組織部長、省會市委書記和軍方代表,如果獲得這些職務必然會列席常委。

在24個完成換屆的省委中,陝西、上海、四川皆由於“戎裝常委”暫缺,只有12名省委常委。有分析人士指出,軍隊幹部的年輕化步伐一直落後于黨政幹部。在今年新晉的7位“戎裝常委”年齡都超過55歲,有4位為57歲。

據本報記者統計,本次新晉的省委常委,其中18名兼任市委書記。1990年前,省會城市市委書記只有一部分進入省委常委。如今,所有省會城市市委書記都是省委常委。

令人矚目的是,越來越多的非省會城市的市委書記也登上常委舞臺,這原本是一些計劃單列市的特殊待遇。竹立家分析,“就是為了突出地方重要性。省委常委的主要領導向地方傾斜就像中央政治局委員向地方傾斜一樣。廣東、新疆和4個直轄市的書記都是政治局委員。”

副省長亦是省委常委的熱門兼職。本次換屆期間有11名新晉的省委常委擔任副省長職務。其中,在甘肅新任的4名省委常委中,除甘肅省軍區政委傅傳玉外,其他3名新晉常委此前任職均為副省長。福建換屆時有5位副省長進入了常委,目前已有2人將會不再擔任副省長職務。目前,甘肅已4位副省長均為常委。按照慣例,亦會有有所調整。

組織部長是地方換屆的“掌舵人”。中央組織部長李源潮強調,“換屆工作要風清氣正,首先要從組織部門做起。組工幹部尤其是組織部長要帶頭講黨性,帶頭重品行,帶頭作表率。”截至目前,在地方黨委換屆時並沒有組織部長的調換。實際上,集中在今年2-3月間,趕在地方黨委換屆前的天津、湖北、重慶、海南、寧夏五省市的組織部長已經履新。去年完成換屆工作的西藏今年又迎來新的組織部長。竹立家分析這是出於平穩換屆的需要。

作為“維穩大員”的政法委書記,有6人履新。中央層面上,十六大後,政法委書記一直由政治局常委兼任,地方上則一直由黨委常委兼任。在剛剛結束的廣東省委換屆中,政法委書記梁偉發沒有進入省委常委曾一度引起人們猜測。實際上,1952年出生的原陝西政法委書記宋洪武亦沒有進入省委常委,不久由新晉省委常委安東接任政法委書記一職。

紀委書記扮演著反腐的重要角色,在省委常委裏擁有固定席位。今年換屆,紀委書記並無大變動,僅有一名新晉省委常委任職紀委書記。即海南省女紀委書記馬勇霞。她是少數民族幹部,2007年從遼寧調入海南擔任檢察院檢察長,此前在法院、檢察院、政法系統均有任職一把手的經歷。

2001年後,中央要求加強地方統戰工作,統戰部長近年逐漸崛起,本次換屆有6個省份的統戰部長躋身省委常委行列。此外有8名宣傳部長、8位省委秘書長新晉省委常委。

新晉者的硬性指標

1953年1月出生,即將滿60歲大限的廣東常務副省長肖志恒沒有出現在剛剛完成換屆的廣東省委常委的列表中。由於中共的領導選拔沒有約定俗成的模式,“年齡成為比較硬的杠杆”,辛向陽表示。按照規定,所有省委常委在到60歲時都會被要求讓位。此外,學歷、性別、民族也成為晉級的重要指標。

在新晉省委常委中有一半是“60後”。而從已經完成的24個省區常委來看,“55後主導,60後增多”的趨勢明顯。而本次新晉省委常委裏已經鮮有“55前”官員進入。

60後官員的增加,得益于2000年時任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在全國黨校工作會議上的一次講話。當時江澤民提出加緊培養適應新世紀要求的中青年領導幹部。隨後,一批“60後”被快速提拔為廳級幹部,如今的“60後”省委常委很多都是當時提拔的幹部。

新晉常委中有共青團的工作履歷全部為60後官員。可見共青團對年輕幹部的搖籃作用。辛向陽指出:“在共青團裏工作,年齡是有一定要求的。到了主政一方時,年齡肯定有優勢。”

“60後”官員帶來一股清新之氣。新晉廣東省委常委、珠海市委書記李嘉在記者招待會上,請記者“筆下留情,槍下留人,網開一面”。“少寫我,少拍我、厚愛珠海”。值得注意的是珠海市委書記這個職位,時隔10年後,再次進入省委常委行列。

“學而優則仕”自古是中國官場的升遷法則。在新晉的省委常委中半數以上是博士研究生學歷和教授職稱。能源大省山西新的省委班子裏就有6名博士常委。

此外,在省委人數格局未有大變動的情況下,省委班子在性別、民族等方面的搭配也有講究。去年11月省市縣鄉換屆工作座談會上,中央組織部長李源潮曾指出地方黨委班子存在的問題,如缺少懂新興產業和現代服務業、金融、法律、城市建設和社會管理的幹部;有的年齡結構不夠合理,縣、鄉領導幹部任職年齡層層遞減,沒有形成合理的梯次配備;有的平時對女幹部、民族幹部培養不夠,換屆時找不到合適人選等。

地方省委換屆,一些“冷門部門”也走出了新常委,安徽政協副主席、統戰部部長沈素琍,河北政協副主席田向利、廣西外事辦公室主任范曉莉、陝西省財政廳黨組書記劉小燕晉級省委常委。值得一提的是四人皆為女性,其中,範曉莉還是少數民族幹部。

(沈念祖/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