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釣議題國民兩黨都陷入自相矛盾盲區

昨日是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六十七周年紀念日。針對日本有朝野議員聲稱要登上釣魚島宣示「主權」,兩岸四地保釣人士籍著「抗戰勝利日」,搶在日本朝野議員之前,計劃分別駕駛保釣船出發,在昨日集結聯合登上釣魚台宣示主權。但兩岸當局均諸多顧忌,使得大陸和台灣的保釣船未能如期出發,最後只有港澳人士所乘坐的香港保釣船「啟豐二號」靠近釣魚島擱淺,七名保釣人士跳水登島(其中一人是澳門居民伍錫堯),插上五星紅旗和「青天白日旗」,並高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成功完成十餘年來的首次主權宣示。但日本沖繩縣員警本部對七名登上釣魚島的其中五人實施了「正式逮捕」後,日本第十一管區海上保安總部則以涉嫌違反《出入境管理及難民認定法》為由,又當場「逮捕」了留守在「啟豐二號」上的其他九人。對此,中國外交部副部長傅瑩已緊急召見日本大使,促令日本「立即無條件」放人。香港特首梁振英也發表聲明,要求日方保證香港保釣居民及財產的安全,並下令入境處人員出發往東京,向被「逮捕」的香港居民提供協助。澳門特區政府發言人辦公室也發出消息稱,就有保釣人士被日方扣留事件,特區政府正在密切關注事態的發展,作深入瞭解。特區政府全力支持國家外交部要求日方不能有任何危及中方人員、財產安全的作法的宣示。

台灣當今的領導人馬英九,當年曾經積極參與「保釣」活動,他不但是「保釣」的行動派,而且更是「保釣」的理論研究者。他在美國哈佛大學修讀博士學位時的博士論文《怒海油爭:東海海床劃界及外人投資之法律問題》,就是台灣地區首部研究釣魚台問題的學朮論著。馬英九返台並在政治大學法律研究所教書時,又在這篇英文論文的基礎上,再對釣魚台問題深入研究,並參考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內容,於一九八六年一月以中文寫成《從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與東海劃界問題》一書,由正中書局出版發行。一九九六年十月間,海峽兩岸四地的中國人再次掀起「保衛釣魚台」高潮,正中書局趁熱再版了馬英九的這本力著。

馬英九的這本力著,共分「釣魚台列嶼的自然環境與石油蘊藏」、「釣魚台列嶼在中國東海劃界主張中的地位」、「就國際法〔新海洋法〕泛論島嶼在海床劃界中的效力」、「從國際法〔新海洋法〕論釣魚台列嶼在東海海床劃界中的地位」等四章,並附有一篇題為「一九八五年利〔比亞〕馬〔爾他〕大陸礁層案對釣魚台列嶼劃界效力的意義」的「補述」。這本書引述了大量的國際司法判例及國際條約,指証了釣魚台是中國領土的法理依據。

但是,馬英九在出任台灣地區領導人之後,可能是受到許多現實問題的制肘,卻在「保釣」問題上表現軟弱。就以今次對待兩岸四地「保釣」人士前往釣魚島宣示主權行動的態度為例,他除了是在口頭上表示支持台灣「保釣」人士的行動,及指令「國安會」成立應變小組,以「確立基於民族大義必須堅持釣魚島主權,一寸都不能讓步,堅定不變的立場」之外,並無特別行動,因而只是一個「口頭保釣派」。實際上,台灣保釣人士準備從宜蘭頭城梗枋漁港搭乘「新航二六八號」船隻出海,「海巡署」卻搶先以地毯式搜索,並向「新航二六八號」船東施壓,使得台灣保釣人士無法出海而宣告保釣行動失敗。另外,「海巡署」不讓香港保釣船入港作補給,但卻又在外海給予以補充糧水。

這就是典型的「馬英九性格」。一方面,過於拘抳法律規定,不准未事先辦妥出海手續的台灣保釣船出海,也將未有事先報備的香港保釣船視為「私闖領海」而拒絕入港;另一方面,卻又體現人道精神,及尚存的一點「保釣情結」。不過,這個人道精神可是普世價值。當年即使是在「兩蔣」實行「戒嚴」時期,越南難民經過台灣附近海域時,也不是有過給予補充糧水的人道行為?

很明顯,馬政府是在維護馬英九日前提出的《東海和平倡議》的「尊嚴」,因為馬英九在這個「倡議」中呼籲相關各方遵守國際法以和平方式處理爭端,包括相關各方應自我克制,不升高對立行動;應擱置爭議,不放棄對話溝通;應遵守國際法,以和平方式處理爭端;應尋求共識,研訂《東海行為準則》;應建立機制,合作開發東海資源。如果馬政府現在又採取較為強硬的態度,豈不是自打嘴巴?

正因為如此,民進黨抓住了馬政府的弱點,並猛吃馬英九的「豆腐」。昨日民進黨主席蘇貞昌就聲稱,馬英九在野時,對保釣問題講話很強硬,現在態度則是很軟。但他還是表態:釣魚台是我們的,我們從不放棄,處理釣魚台議題應該以和平為先。而民進黨發言人林俊憲則以嘲諷的口吻聲稱,馬英九《東海和平倡議》基本上是跟隨民進黨長期的立場,現在馬英九採用民進黨的主張,「時間還不算太晚!」林俊憲還聲稱,民進黨對釣魚台爭議有五個基本主張,包括用「和平方式」解決釣魚台爭議,且應該重視台日外交為最優先;同時兩岸不應該合作,避免被操作成台灣、中國聯手對抗日本;尤其「馬總統」應該言行一致,不可以協助保釣人士製造衝突。他也強調,「外交部應把心思放在危機預防,而不是放在作文比賽上!」

但這又展示,民進黨也認為釣魚島是屬於「中華民國」的。這比李登輝的「釣魚台是屬於日本的」,態度和立場要正確得多了。民進黨的這個正確立場,與黨內「台獨」基本教義派老人已經遠離權力核心,有一定關係。因為那些「台獨」基本教義派老人,大多受到日本「皇民」教育,親日心態嚴重。而現今一代民進黨掌權人物,基本上是在日本投降後許多年才出生的,沒有受過「皇民」教育。不過,曾經赴日深造的前主席謝長廷,還是有著一些「親日情意結」,他昨日就聲稱,釣魚台爭議,馬英九在野的時候曾說「不惜一戰」,這根本是笑話,要跟誰戰?跟日本戰爭嗎?大家都知道,日本跟美國有安保條約,對日本宣戰等於對美國宣戰。

還有一個現實問題是,按照「內政部」安排,將釣魚台的地方行政管轄權劃歸宜蘭縣,而現今的宜蘭縣長林聰賢是民進黨人,如果民進黨中央不持正面立場,豈非是「出賣」林聰賢?

林聰賢也跟著黨中央猛吃馬政府的豆腐,聲稱如果「中央政府」願把行政管轄權撥給宜蘭縣,他願意登島去掛門牌宣示主權,還將邀請「馬總統」一起去。其實,屬於「扁朝」的「內政部」早於二零零三年就已對釣魚臺進行丈量測繪等工作,而宜蘭縣政府也於二零零四年二月中完成對釣魚臺列嶼的地籍登錄程式,依地理位置劃歸頭城鎮轄區,正式成為宜蘭縣領土的一部分。因此,林聰賢的說法,有點不負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