省級黨委換屆透視

7月3日,在中共北京市第十一屆委員會第一次全體會議上,北京市市長郭金龍當選為市委書記。至此,始於2011年10月的這輪省級黨委換屆,落下了帷幕。

讓我們來做一個假設:如果讓現任省級黨委常委中每個職位的最年輕者組合成一個團隊,細心的讀者會發現什麼?

除軍方常委之外,其他人都將是“60後”,平均年齡48歲多;

有個常委帶著“博士帽”,兩個常委是“教授級高級工程師”;

有5個常委曾經任職於各級共青團系統。

雖然這個團隊是虛擬的,但是它的所有成員卻真實存在於新一輪省級黨委換屆的結果之中;通過對這一虛擬團隊“關鍵詞”的闡釋,可以看出換屆後省級黨委常委的一些新特徵。

“60後”

據統計,本輪換屆後產生的省級黨委常委共404人次402人(有兩人各自在兩省份當選兩次),其中“60後”116名(河南的連維良調任國家發改委,董雲虎、梁田庚調入西藏,目前實有117名“60後”常委),占所有當選常委人數的28.86%。

同時,本輪換屆後產生的省級黨委常委中還有“40後”8人、“50後”278人。而在上一輪換屆後的“60後”常委僅有34人,占所有當選常委人數的8.35%。

國家行政學院教授汪玉凱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認為,“幹部年輕化順應了代際交替規律,給各地黨委班子注入了新觀念和活力,從而有助於提升整體執政水平。”但他同時指出:“領導班子的結構,需要兼有年富力強的、年輕的、年紀稍長的各梯次人員。”

據統計,現任“60後”省級黨委常委最多的是新疆、西藏和貴州,各有7人;其次是內蒙古、安徽、黑龍江,各有6人;山西、吉林、寧夏各有5人,位居第三。

對此汪玉凱說,上述地區多數省份相對落後,條件艱苦,因此客觀上需要敢於創新、有闖勁的年輕人來闖出一番事業;而“60後”黨委常委“比較年輕,思維比較活躍,思想比較開化,富有開拓創新精神”,客觀上滿足了這些地區的幹部需求。

汪玉凱還認為,“60後”黨委常委在上述地區的歷練,有助於他們學以致用,瞭解中國實際,熟悉不同地區之間的差距,從而在制定發展戰略和政策時,更容易從全局高度考慮問題。

“博士帽”

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有個不太為公眾熟知但卻非常獨特的頭銜:“博士後”。

據新華社公開的簡歷顯示,1994年9月,時任共青團中央書記處書記的袁純清,開始在湖南大學國際商學院管理科學與工程專業攻讀博士研究生;1998年3月,時任中央紀委常委、秘書長的袁純清,順利獲得了管理學博士學位。

不過,博士學位並未使得袁純清止步。1999年4月,袁純清重返本科時就讀的北京大學,選擇在經濟學院從事理論經濟學博士後研究工作;2003年6月,在陝西省委副書記任上,袁純清獲得了博士後證書。

據統計,與袁純清一樣在任領導職務時有博士後研究經歷的,還包括貴州的李軍、重慶的翁傑明、河北的趙勇和聶辰席,以及在換屆後調整的江西的姚亞平。

山西省紀委書記李兆前有兩頂博士帽,一頂是工學博士:1988年的博士含金量遠高於當下,當時的山東工業大學機械製造專業講師李兆前,在本校攻讀機械製造專業博士研究生;另一頂是管理學博士:2001年,時任山東日照市委副書記、代市長李兆前,在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攻讀工商管理專業在職博士研究生。

袁純清、李兆前等人,是官員知識化、專業化的代表性人物。雖然像李兆前這樣一人兩頂“博士帽”的常委僅此一例,但大約每四個常委中就有一頂“博士帽”,卻是本輪省級黨委換屆後的一大特色。

據統計,換屆後的省級黨委常委中,擁有博士頭銜的達99人(此後餘欣榮調任農業部,梁田庚調入西藏,姚亞平升任江西省委常委,故現實有“博士常委”100人),占402名當選常委的24.63%。按照地區排序,東、中、西部分別有“博士常委”32、30、38人,分佈較為均衡,但向西部有所傾斜。

99位“博士常委”中,有4位省級黨委書記:遼寧的王、吉林的孫政才、山西的袁純清、廣西的郭聲琨;6位省長(自治區政府主席、直轄市市長):浙江的夏寶龍、雲南的李紀恒、寧夏的王正偉、青海的駱惠寧、安徽的李斌、天津的黃興國;其餘為副省級官員。

從已知常委們開始讀博的時間看,1990年之前僅有8人,2000年之前則增加到36人,進入新世紀後更是達到39人;其中1996年開始飆升,1999年、2001年和2002年最多,均有9人。

從已知常委們獲博士學位的時間看,1990年前只有4人,2000年前則有15人,進入新世紀以後一路狂飆到68人;其中2000年最多有9人,2001年和2003年有8人,2007年有7人。

就“博士常委”的專業領域而言,共有經濟學博士32位,管理學博士28位,法學博士15位,工學博士12位,此外還有少量哲學、農學、教育學、歷史學、文學、理學博士。

有78位“博士常委”在任政學商界職務時獲博士學位,但也有少數“博士常委”在從政前完成博士學習。如遼寧的王、夏德仁,吉林的孫政才,江西的尚勇,廣東的王榮,湖南的陳肇雄,山西的李兆前,福建的楊岳,新疆的黃衛、熊選國,海南的李秀領、江西的姚亞平等。

汪玉凱認為,這表明了幹部選拔的趨勢,“在高等教育日益普及的社會大背景下,坐鎮一方的身居高位者高知化是大趨勢。至於如何避免泛學歷化,避免”只會考試不會做事”,這是如何設計考評體系的問題。但不論考評體系如何變化,學歷、教育背景都會是一個硬指標。”

魯籍常委

哪里出的省級常委多?答案是山東。

自古在中國民間就有“山東出官”的說法。儘管這一說法並未經過科學的論證,但本輪省級黨委換屆結果,從側面印證了上述說法。

據統計,在402名省級黨委常委中,簡歷公開注明籍貫山東的有53名(不含換屆後調任新華社副社長的路建平、調任國新辦副主任的崔玉英),分佈於全國22個省份,遙遙領先於其他省份。

不過,雖同為魯籍高官,但情形又有不同。(一)雖為魯籍,但仕途與山東本省並無交集。據統計,符合此類情形的有36人。(二)為魯籍,仕途始自本省,後調任外地。據統計,符合此類情形的有10人。(三)魯籍且本土為官。據統計,符合此類情形的有5人:王軍民、王敏、李群、孫守剛、顏世元。(四)魯籍,仕途起自外地,後回本省。據統計,符合此類情形的有4人:姜異康、薑大明、孫偉、李法泉。

後兩種情形主要是針對現任山東省委常委中的魯籍人士。據統計,一省內本省籍常委最多的省份就是山東,有9人。從上述魯籍本土常委的簡歷可以看到,真正仕途起于山東本省的,僅有5人;其他4人要麼通過中央空降,要麼通過異地交流。這也改善了魯籍本土常委的結構。

“團幹部”

共青團是共產黨的助手和後備軍。據統計,本輪換屆後的省級黨委常委中,有168人曾在各級團組織任職。其中,貴州省委常委中的“團幹部”最多,有9人;其次是廣東和天津,均有8人;山東和陝西各有7人,排名第三。

上一輪省級黨委換屆後,“團幹部”李克強、李源潮、張寶順、劉奇葆分別擔任遼寧、江蘇、山西、廣西黨委書記,袁純清、周強、韓長賦分別擔任陝西、湖南、吉林省長。

本輪省級黨委換屆後,雖然擔任省長的“團幹部”僅有山東的薑大明,比上屆減少3人;但是擔任所在省份黨委書記的“團幹部”卻增加到6人。他們是:安徽省委書記張寶順、黑龍江省委書記吉炳軒、山西省委書記袁純清、四川省委書記劉奇葆、湖南省委書記周強、內蒙古黨委書記胡春華。

此外,曾任團中央書記處書記以上職務的,還有寧夏區委副書記崔波、安徽省委副書記孫金龍、河北省委副書記趙勇、新疆工會主席爾肯江•吐拉洪、新疆宣傳部長胡偉、甘肅紀委書記張曉蘭和福州市委書記楊岳。

本輪省級黨委換屆正逢十八大前夕,將在相當程度上奠定未來4到5年各地黨政人事安排的基本格局。而按照慣例,在十八大前後可能還會陸續有一些省級官員人事微調;因此,本輪換屆後的省級黨委常委仍有可能調整。

(鄭觀海/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