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龍斌再現變色龍本色或將兩頭不討好

相對於民進黨在「二零一四」和「二零一六」競合中凸顯的「蘇蔡相爭」,國民黨內也有「二零一四」的「江連相爭」和「二零一六」的「吳朱郝相爭」。人們一致分析,在二零一四年「七合一」選舉中臺北市長候選人的問題上,盡管馬英九屬意於現任「行政院」副院長的江宜樺,但一來江宜樺至今仍未加入國民黨,二來連勝文為「五都」選舉挨了一槍,為國民黨得以險勝居功至偉,全黨上下都感到對連家有所虧欠,從而產生「補償」之意,因而未爭已經定局,除非是連家出於種種原因不讓連勝文出戰。

但「二零一六」之爭,則相對複雜。目前已被看作是參與競爭的人選,有「副總統」吳敦義,臺北市長郝龍斌,新北市長朱立倫三人。其中雖然吳敦義的年齡比馬英九還要大兩歲,但從馬英九挑選「副總統」搭擋人時千挑萬揀中選他的情況看,馬英九仍然是將他視為「接棒」的第一人選。但是,吳敦義的爭議性較大,馬英九的「計劃」未必能趕得上實際形勢的「變化」。郝龍斌的最大潛在優勢,是可以順應台灣地區多任「總統」,包括李登輝、陳水扁及馬英九,都是從凱達格蘭大道東端臺北市政府大樓走到西端的「總統府」之路。但在國民黨人的心目中,郝龍斌曾是新黨召集人,並曾為迎合陳水扁的「族群大和解」出任「環保署長」,與關中的寧可放棄「任期保障」,也要辭去「考試院」副院長的錚錚骨氣相比,是求官高於政治理念。而且他作為堅決反「獨」的新黨召集人,竟然提出「一中兩國論」,成為李登輝後來提出「特殊兩國論」的濫觴。後來為了參選臺北市長,又重返國民黨,因而被不少新黨人視為「變色龍」。但由於他的父親郝柏村秉持堅決反「獨」立場,卻又被民進黨人消遣為「軍閥之子」、「權貴二代」,因而是藍綠兩頭不討好。更因為在多次縣市長政績評比中,他都是與國民黨籍的基隆市長張榮通「吊車尾」,與民進黨縣市長的「綠色執政,品質第一」相比,形成強烈的反差,因而被普遍認為一旦離開「藍軍候選人躺著也能當選」的臺北市,他能勝選的機會很微。新北市長朱立倫則原本就是國民黨培養的重點接班人之一,因而在他出任「行政院長」副院長,面對民進黨老臺北縣長蘇貞昌有可能會重返新北市參選的挑戰之下,毅然臨危受命出選新北市長,獲得 國民黨內普遍好評。而且他的形象較佳,在桃園縣長時政績也不賴,他本人雖是外省人,但其岳叔高育仁卻是本省人領袖,在南台灣擁有一定的影響力。相比之下,從選票考量,最有利的還是朱立倫。

對此,郝龍斌當然不願認輸,因而近來動作頻頻,而且與其以往作派截然相反。當馬政府全力為「美牛」護航時,他卻大反「美牛」,果然爭取到不少市民支持;但當馬英九民意支持度陷入低谷時,他又拋開當年在國民黨臺北市長初選中與馬英九結下的恩怨,帶頭為馬英九「勤王」。就在蔡英文因「宇昌案」要提告吳敦義、劉憶如,使得吳敦義的「二零一六」之路增添障礙之際,郝龍斌則親自參加為紀念「台獨烈士」鄭南榕的「自由巷」命名揭牌儀式,並在致詞時大談應讓陳水扁保外就醫, 成為泛藍軍第一個為陳水扁說情的人,當堂令台灣政壇藍綠中人跌碎一地玻璃。為此,不少人都在聯想他是否有意更上一層樓,在國民黨中生代中搶得議題主導權,爭取及拉攏中間選民,並籍此來轉移焦點,彌補不佳的市政滿意度。

實際上,郝龍斌此一舉動頗具諷刺意味。其一,他為了自己的政治前景生涯,而作出了極為對不起其父親郝柏村之事。實際上,陳水扁是郝柏村的政治死敵,曾經往死地侮辱郝柏村。當年陳水扁在「立法院」中,高舉「揭國防弊案」的旗號,窮批狠打「國防部長」郝柏村。郝柏村任「行政院長」後,陳水扁在「立法院」中以諮詢為名,公開羞辱郝柏村,掀翻他面前的備詢檯。陳水扁等民進黨人密切配合李登輝趕走郝柏村的圖謀,逼迫郝柏村辭職。郝柏村值得逼迫在高呼「中華民國萬歲!」「打倒台獨!」的口號聲中宣佈辭職。但現在郝龍斌為了討好民進黨的支持者,竟然要為曾於當年羞辱其父親的陳水扁爭取「人道」,不知郝柏村會作如何想?

郝龍斌在「自由巷」的揭牌儀式中,獲得鄭南榕妻子葉菊蘭的讚賞:「我真的非常謝謝你」。但不可不知,當年鄭南榕就經常以政論文字抨擊郝柏村,指責他是「軍人幹政」;郝柏村在出任「行政院長」時,葉菊蘭帶頭發起「反對軍人幹政」大遊行,並強力監督郝柏村侵害「總統」的統帥權。因此,除陳水扁外,鄭南榕、葉菊蘭夫婦當年是攻擊郝柏村最為激烈的。

其二,即使是郝龍斌以「自由巷」為名紀念鄭南榕此事的本身,也是對郝龍斌自我標榜的反對「台獨」的政治立場的人格分裂。實際上,身為外省人後代的鄭南榕卻強烈主張「台灣獨立建國」。他所發行的《自由時代週刊》公然刊登「台獨教父」許世楷撰寫的《臺灣共和國憲法草案》,因而被國民黨政權控以妨礙公務和妨害自由等罪名,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也簽發來「涉嫌叛亂」的傳票。他在出庭時公開宣稱「國民黨抓不到我的人,只能抓到我的屍體。」隨後在所辦的雜誌社裡展開七十一天的自囚行動,拒絕出庭應訊。一九八九年四月七日,刑事組長侯友宜前往《自由時代週刊》雜誌社,準備拘捕鄭南榕的時候,他即以準備好的汽油自焚而亡,因而被民進黨人視為「臺灣建國烈士」。而如今,臺北市政府卻將鄭南榕自焚處的臺北市民權東路三段一百零六巷三弄命名為「自由巷」,作為臺北市長的郝龍斌還與鄭南榕遺孀葉菊蘭一道主持揭牌儀式,把「台獨」視為「爭取自由民主和人權的唯一普世價值」。即使是尊重言論自由,也不應如此地對「台獨」屈膝膜拜,可見曾經作為強烈反對「台獨」的新黨的召集人的郝龍斌,為了討好民進黨人,是如此地荒唐。

由此可見,郝龍斌此舉為自己挪火煮食,為爭取「二零一六」的「入門券」,而背叛了自己,是典型的「變色龍」行為。其實,郝龍斌的與反「獨」立場相悖的行為,已不是第一次。他當年出任新黨召集人時,就曾提出過「一中兩國」論,以至在新黨內部以至是台灣社會引發嘩然。為此,有人曾認為,其實李登輝的「特殊兩國論」,就是受到他的「一中兩國論」的「啟發」。值得注意的是,當年與他一道提出「一中兩國論」,時任新黨籍「立委」的姚立明,現在應蔡英文邀請,出任「小英基金會」的董事。看來,新黨的黃旗確實已經變色了。

但是,郝龍斌此舉,可能就如當年馬英九要做「全民總統」,要把謝長廷的五百萬票也「拿過來」,千方百計地討好民進黨支持者,卻是藍綠都未能討好那樣,不但是因為背叛了泛藍的政治立場而將會流失基本盤,而且也將因其帶著有一個反「獨」父親郝柏村的「原罪」,而難以討好泛綠民眾,變成兩頭不討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