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登陸問題上蘇謝之間再演奸巧大戲?

蘇貞昌與謝長廷之間再演「奸巧」大戲?就在民進黨內個別人紛紛以個人名義或其他適當身份前往大陸,而國際調酒協會也邀請謝長廷以其顧問前往北京,參觀調酒大賽並為台灣選手加油打氣,謝長廷也躍躍欲試之際,民進黨主席蘇貞昌的一句「黨中央對黨員赴中有規矩,照著規範走就行了,這套規範行之有年,大家都照這樣走」,卻令謝長廷卻步了。近日,更透過其「謝系」人馬放話,聲稱謝長廷擔任過民進黨主席,也在陳水扁時代擔任過「行政院長」,登陸只是參觀調酒比賽,與謝長廷的政治高度不合,這不是謝長廷所要的。但謝長廷一定會在今年之內,以對他個人、對民進黨以及對兩岸關係的發展最有利的身份前去,希望跨出這一步,能為民、共之間的對話找到突破口,這對謝長廷來說才有意義。另外,「謝系」大將趙天麟也表示,民進黨中央應該開放讓各派系大老、中生代到新生代都有機會表達對中國政策的看法,讓黨內充份表達意見後,再凝聚成為黨內中國政策,也可考慮是否成為黨內新決議文,這樣定調後的政策,才能讓黨內共同支持,對外、對內都能夠有相同立場。而從蕭美琴、林佳龍等人訪問大陸,都是個人意見,黨中央應該有更積極的做為,如果只是透過黨內智庫舉行座談會,這是不夠的,呼籲黨內要擴大舉辦。

此顯示,謝長廷當然是希望能到大陸訪問,但卻不願以「國際調酒協會顧問」的身份。否則,就與羅致政、董文立、陳淞山、蕭美琴、洪奇昌、林佳龍等與民進黨內「中咖」的身份一樣,把自己「做小了」;而謝長廷是曾經兩次出任民進黨主席,擔任過「行政院長」和「直轄市」高雄市長,並曾先後代表民進黨出選「副總統」和「總統」、「首都市長」的人,是黨內「大咖」,雖然在民進黨主席、「行政院長」方面與蘇貞昌「半斤八兩」,但在參選「總統」方面比蘇貞昌更高一籌,而且謝長廷曾任高雄市長,而蘇貞昌的最高地方職務是尚未晉升為「直轄市」的臺北縣長。但是,蘇貞昌卻要謝長廷如同羅致政等黨內「中咖」那樣,按照黨內規範,向民進黨中央報備就可登陸訪問,豈非貶低謝長廷本身在黨內的「大咖」身份,及謝長廷訪問大陸的重要意義?

實際上,民進黨中央日前才宣佈,中央黨部正在研擬黨公職人員《赴中國行為準則》,擬規定黨公職人員不得參加「國共論壇」及「海峽論壇」,以及規範黨公職赴大陸注意事項,包括採取報備制,參加政治性會議可能出現的各種政治狀況,將制訂標準化作業程序,用「教戰守則」讓公職人員更能隨機應變等。而蘇貞昌主席隨即聲稱謝長廷若訪問大陸,「照著規範走就行了」,「大家都照這樣走」, 這豈非是將謝長廷的訪問大陸,也定位為黨內「中咖」們的「以個人身份」?這也就難怪,蘇貞昌對謝長廷是以「國際調酒協會顧問」的身份,到北京去參觀比賽並為台灣選手加油打氣,是那麼的慷慨大度了。因為這樣一來,謝長廷就會變成了民進黨內的「中咖」,比蘇貞昌的身份矮了一大截。看來,蘇貞昌雖然予人的印象是只懂得「沖沖衝」,但其實卻是粗中有細,頗有心計。他雖然曾大罵謝長廷「奸巧」,其實自己才是最奸巧狡詐。

對此表面慷慨大方,實質暗中貶抑的「嗟來之食」,謝長廷又如何能啃得下去?實際上,謝長廷的訪陸之計,從來就不將之看作是一般的「個人行為」,而必須是帶有「零的突破」意義的「政黨行為」。即使是在十二年前民進黨尚未掀起「大陸熱」之時,謝長廷就以自己已經當選民進黨主席但尚未就職的有利時機,計劃以高雄市長身份前往廈門市訪問,這就是一次「零的突破」的「政黨行為」,並是進退有度:他已經當選民進黨主席,具有執政黨準主席的身份;但又尚未就職,可避開某些政治障礙。在泛藍政黨領袖連戰、宋楚瑜、鬱慕明尚未進行「破冰之旅」之前,其政治意義是不可估量的。

讓謝長廷「長使英雄淚滿襟」的是,一直對謝長廷懷有「瑜亮情結」的陳水扁,擔心被謝長廷搶喝訪問大陸的「頭啖湯」,就以廈門市長朱亞衍的邀請函未蓋廈門市人民政府的關防,因而是「假的」為由,不批准他登陸。其實,朱亞衍市長極為瞭解台灣政情,才沒有蓋上廈門市政府的印章,因為按照大陸禮制,廈門市人民政府的印章,其中間是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在當時的台海政治環境之下,帶有大陸政權標識的文件,又如何呈送「陸委會」及「行政院」審批?

十二年過去,已經在「副總統」、臺北市長和「總統」選舉中屢選屢敗,而且也已六十六歲的謝長廷,似乎是在政治公職上沒有多大企圖心了。但仍在政治領域懷有強烈意願,就是希望能圓十二年前的美夢,代表民進黨實現「破冰之旅」。既然如此,在已有一批民進黨「中咖」以學術交流或縣市政交流等形式前往大陸的情況下,他的踏足大陸,就不能再以此模式,吃別人吃過的饃沒味道,而必須是有「突破意義」的。因此,只是以「國際調酒協會顧問」的身份去北京為台灣選手打氣,而且還需與黨內「中咖」那樣執行黨內規範,可能其意義比學術交流還要低得多,這豈非自貶身份?

本來,謝長廷原先還未意識到此問題,或許以為出現此身份來「試水溫」,再圖實施「政黨行為」也不遲。但蘇貞昌的一句「照規範走就行了」,端的是「一言驚醒夢中人」!謝長廷可不幹了。實際上,如果照足黨內規範,謝長廷去大陸就只能是把自己當作是普通黨公職,出席諸如學術研討活動等,要進行有突破性的黨際接觸屬於被禁止之列,連遑論舉行「民共論壇」,這還有甚麼意義。實際上,今次在北京舉行的「國際調酒比賽」,雖然也有「國際」兩字,但似是民間活動,而且還是充任「佈景板」的角色,並不涉任何政治。而在此前,還以為不涉政治可能簡單些,容易取得兩岸兩黨默契。但蘇貞昌這麼一句「照規範走就行了」,才凸顯了正因為是不涉政治,其身價及意義都被大為貶低。由此,可見蘇貞昌對謝長廷的「瑜亮情結」,仍然未有消解,也是擔心被謝長廷搶喝了民共兩黨進行黨際交流的「頭啖湯」。

因此,「謝系」的最新說法,就是要待謝長廷具有民進黨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這個與民進黨主席不相伯仲的身份,及經過「中國政策大辯論」,獲得黨內共識之後,才正式登陸,這時其登陸的身份及意義就不一樣了。屆時即使是不以中國事務委員會主委的名義,而是其他甚麼名義,但也不能否認他具有這身份。當然,如能與中共主管涉台事務的高層黨職進行對話,甚至能達成類似「胡連會」《兩岸和平發展共同願景》之類的文件,那就更是求之不得。這才是謝長廷真正的目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