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家“十賭九贏”

近日,一則關於賭博的消息引起網友的關注。據報道,澳大利亞有19名數學家,利用他們的數學專業知識,在世界各國賭場和博彩業瘋狂賭博,短短3年時間裡,竟贏取了超過24億澳元,堪稱“十賭九贏”。

看起來,這是一則“知識改變命運”的勵志故事,也讓不少人心裡“蠢蠢欲動”——人說“十賭九輸”,結果居然有人“十賭九贏”,是不是學了數學之後,我也能夠發大財? 很可惜,這個故事不是真的。

這是一個過分誇張的的故事

實際上,這夥人賺的錢並沒有這麼多,據原文稱,他們平均每年投入20億澳元的本金,據稱賺取5000萬澳元的利潤,三年也就10億人民幣左右。算下來,年收益率不過2.5%。賭博作為一個“零和博弈”,有正的收益率已經相當不錯,但2.5%的年收益,比一些常見的債券、股票甚至是存款的收益率還要低,並沒有什麼了不起的。

當然,以上澄清並不是說在這群人的賭博經歷中,“數學知識”完全無用。兩個核心成員,瓦爾士、拉諾嘎傑克,數學都很好,曾經設計過一些很好用的賽馬投注模型——從長期來看,經過系統分析的押注方式肯定比隨機的方式收益高。而拉諾嘎傑克在成為職業賭客之後,在同行之中也有很高的名氣。

但數學知識對他們在賭場上獲取財富究竟有多少幫助,帶來了多少收益率,報道裡面均無明確說法。

總而言之,這不是一群數學天才跑去拉斯維加斯發揮大賺一筆的勵志故事,而是一群有錢的職業賭客,在進行職業賭博和經營。

賺賭場的錢可能嗎?

然而,這所謂的較優策略,實際上不過是把原先相對於莊家只有48~49%的勝率,提高到51~52%,但這並不能保證把把都贏。只不過是在有足夠本金的情況下,有較大幾率賺一筆而已。

更重要的是,賭場本身能夠反制這些策略——例如,每開一局21點都用一副新牌,玩家便毫無可乘之機了。而即便玩家總是有策略能夠賺錢,賭場也可以把他列為不受歡迎玩家——上述的拉諾嘎傑克,便在澳大利亞和美國多個賭場被禁止進入。

除去那些有知識有經驗的“職業賭客”外,大部分賭場玩家其實並無多少數學知識,但不少人卻堅信有“必勝策略”,“翻倍投注法”就是很受青睞的一種。所謂“翻倍投注法”,是指在類似“買大小”等遊戲中,每次輸錢後,下一次都用上一次輸的錢翻倍投注,這樣即便一直輸,只要有一次能猜對,便能夠翻本。

這個策略看似很有道理,然而只有在你本金足夠多,而且賭場允許你無限下注的情況下,才能成立。事實上,賭客的本金總是比不過賭場,賭場也不會讓你無限下注。而且,賭場在概率方面還具有賭場優勢,輸贏的概率是偏向輸的多的。採用“翻倍投注法”,是必須通過多次投注來補救輸掉的錢,而投注的次數一多,大數定率的威力就顯現了,次數越多,僥幸獲勝的機會就越少。所以說所謂“賭場必勝法”,實則上是“必輸法”。

所以,永遠不要相信你能從賭場手裡贏錢——要知道,給賭場設計玩法的,是真正的數學專家。

哪些人總是會輸錢

以上說的,是賭場裡的情況。在現實生活中,不是去到賭場才叫賭博,從廣義上來看,在中國,只要逾越了一定限度,買彩票、買股票都稱得上是賭博。

第一類人就是分不清哪些是靠運氣,哪些是靠技術的人。最典型的就是那些認為彩票有規律的——這群人還相當不少,看各種《周易買彩票》的書籍有多流行就知道了。對於彩票這種完全隨機(不考慮作弊)的玩法,還未賺錢,就把錢奉獻給了各種“秘笈”,焉能不輸?

還有一種典型是買股票信奉“技術分析”的——即那些相信通過股票的歷史價格能夠分析出未來走勢的炒股者。從學術的角度講,“技術分析”或許並不是完全沒有道理,但毫無疑問,比起“基本面分析”,“技術分析”的可靠性和預見力都是非常薄弱和值得懷疑的,這違背了“有效市場價格反應一切”的基本假說。所以,對於大部分股民來說,搞“技術分析”無異於碰運氣,可中國股市發展二十多年來,信奉“技術分析”的依然還是不少。

總是輸錢的第二類人,就是老認為自己比別人更聰明的那群人。俗話說,“十賭九輸”,這是很多人公認的事實,但在賭博的參與者裡,卻有非常多的人認為自己會是贏的那一位——老以為自己能避免陷阱,老以為自己能得到準確的小道消息,老以為自己的分析超越其他人,總之,“贏的人會是我,因為我看了巴菲特,因為我看了索羅斯”。 可是,按照巴菲特法則——“堅決不去碰不瞭解的股票”,那99%的中國人都不該炒股才對,有多少人有本事弄懂得了中國的股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