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足大局應對政客的雙重標準攻擊

東望海

最近本澳政治人物關注的熱點之一應該是剛落幕的香港立法會選舉,在整個選舉過程中,各參選候選人出盡法寶,甚至可以說是不擇手段來攻擊對手,是筆者從香港各傳媒得到的香港選舉印象之一。其中,雙重標準更是某些政客的攻擊工具,也是被其對手攻擊的火力點。

雙重標準的表現

據維基百科解釋,雙重標準(直譯自英語Double Standard),中文中意義較為相近的成語為州官放火(取自老學庵筆記/卷五“只許州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的典故),即某一種行為對一特定族群是可接受的行為,但對另一族群卻是禁忌。也就是說,雙重標準是一種對一族群的偏見,違反了眾生皆平等的普世價值。

雙重標準亦解釋為:贊成符合自己利益的價值判斷或行動,反對或限制不符合自己利益的價值判斷或行動;並把符合自己的利益或行動強加於人。

這個概念很明顯。我們都希望別人做的儘量好,而任由自己的所作所為,我們希望人家手法,卻對自己的違規行為置之不理,我們希望別人能寬容 ,希望別人能大度,卻忽視了嚴格的要求自己。我們給別人劃定了一條 高高的線,別人只有竭盡全力才能跳過去,只有跳過去的人才是自己看的,值得自己尊敬的人,而對於那些沒有跳過去的人,投以鄙視的目光,心中暗暗說道:“這個人素質真差”。他們從來不看看自己能跳過去多高,也不想想自己能跳過多高的道德的標杆,對於別人的成功,他們總是說:“能會這個,還是不夠”對於自己:“我會這麼多,足夠了”這就是所謂的雙重標準。甚至在神話傳說裡雙重標準也大行其道,在西遊記裡有後臺的妖精都被帶走了,沒後臺的都被孫悟空一棍打死了。

實施雙重標準,有無意識狀態下發生的,也有處心積慮故意為之的。對待自己的事是一個標準,對待別人的事是另一個標準。雙重標準是人類社會的常態之一,如果沒有權威人士將標準規定為普世價值,自然會造成許多無意義的爭論與衝突,和諧共處的空間就會越來越小。這時表現出來的就是誰有能力讓其他人接受自己的雙重標準,不管是自願的還是強迫的,有利則和之,無利則拒之,把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勸告拋之腦後,“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英國前首相布雷爾的外交政策顧問羅伯特•庫柏說得話非常直白:“對於我們自己,我們遵守我們自己的法律;當我們在叢林中行動的時候,我們就要運用叢林的法律。”

說到雙重標準,我們經常見到的是國際外交場合有些國家的互相指責,有人認為,美國是執行雙重標準最多最嚴重的國家,如在核問題上,美國可以允許印度,以色列擁有核武器,對伊朗,朝鮮擁有核武器百般阻撓。

雙重標準是政客特徵之一

其實這所謂的“雙重標準”就類似於一句俗語:只准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在某些戴著有色眼鏡的政客眼裡,從來都只允許自己把事情做得十分過分、而不允許別人在同樣的領域裡做出哪怕是一丁點出於維護自身利益的行為來。所以,雙重標準就是政客的特徵之一。

本澳在進行政制發展諮詢時,工聯在社會上收集了超過3萬個支持政制發展“2+2+100”方案的意見書,工聯會長何雪卿強調,簽名的市民都基於信任工聯,並無強迫他人簽名。何雪卿重申工聯支持“2+2+100”方案,作為社會團體應有自身立場,持不同意見者可透過社會接受的途徑表達,但工聯不能容忍被抹黑。她並提到網上流傳小童簽名支持工聯的影片,是經過刻意剪接,忽略小童有父母陪同的片段;何雪卿又認為,市民上街遊行,可以帶同小孩,小童簽名則被指不當,是雙重標準。

本澳某政治團體也經常以街頭簽名等形式來進行“收集民意”活動,如增建經屋、小潭山發展等,並且每次都高調邀請傳媒報導以及向政府部門遞信。而在政制發展中,當其他團體也大規模收集市民意見書向政府遞交意見時,則質疑別人的意見書是“灌水”;而且當他們自己出錢請人搞的民意調查,支持他們意見的人數也是比主流意見少時,仍想強加自己的方案為社會主流,以致其舉辦的抗議活動只有寥寥數人參與,連經過的巴士司機也譏笑“才幾個人,還能做主流?”而這個政治團體整日將“民主”掛在嘴邊,但對於民主的主要原則之一“少數服從多數”從不尊重,只會自以為是地認為自己的意見就是“民意”,以為自己就代表著永遠正確,其實他們只是“偽民主”,以民主之名做專制之事。

最近香港的國民教育爭議,其實也反映了部分政客的雙重標準特性。在香港這塊中國的土地上,向香港的中國人推出“德育和國民教育”課程,和向我們的下一代灌輸愛我們的國家的觀念會竟然會提出國民教育是給香港人洗腦的說法。但他們對英美日等國家推行的國民教育就倍加推崇,如果按照他們的邏輯,他們也是被這些國家洗腦?筆者亦對最近香港反對擴大自由行的行為百思而不得其解,自由行本為沙士之後的中央支持香港快速恢復的措施,對香港經濟作出了重大貢獻,但有政客競以自由行帶來太多旅客令香港無法承受為由,要求政府推出限制內地旅客的措施。這種想法首先就具有歧視性質,將內地旅客列為不受歡迎的另類,為何不限制美國、英國、東南亞等地旅客而單單限制內地旅客?其次這種想法與這些政客日日念在嘴邊的“自由、人權”明顯違背,他們一方面訴求人民可以自由出入境,但另一方面又要求內地政府限制旅客出入境;過往指責內地限制人民自由流動是“專制”,但他們卻在做著這種“專制”的事情。其三,這種想法更是推卸責任的藉口,無法承受更多旅客就應該自己改善設施和服務,而不是將問題推卸在旅客和旅客來源地政府身上,同時按照自由市場的規律,如果香港的設施和服務實在無法承受太多旅客,那麼旅客會自動選擇其他地方,全世界的旅遊城市又不是只有香港一個!

對待雙重標準需寬闊胸懷

本澳明年將進行新一屆立法會選舉,早前香港選舉的種種,也即將可能在本澳發生,對待雙重標準的政客行為,需要有一個堅強的心態,還需要一個寬闊的胸懷,不僅需要敢於抗爭,還需要充滿智慧的忍耐和忍讓。

首先要明白雙重標準有時是自然規律,是這個社會都面臨的問題,可能是每個人身上都存在的問題,千萬富翁穿著背心拖鞋進五星級賓館會通行無阻,但若是窮人也衣著樸素,那無疑會遭到保安的驅逐。對於這樣的雙重標準,真正的實力才是真正的標準,自身過硬,說話做事才可能硬氣。

其次,在直選擂臺上,對重大政治、經濟、民生、和社會問題發表自己的見解,對同一問題持不同的意見時,在各抒己見後,可隨即進行辯論。應該就事論事、心平氣和地對市民關心的政府施政發表己見,並就各自對問題的不同見解,進行理性的辯論。

其三,對待對手以雙重標準的攻擊、謾等。要站得高看得遠,要顧全大局,並以社會主流意見為依據,令市民明白誰才是真正為民辦事的人。

總之,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一切要靠自己。指望政客放棄“雙重標準”,放棄既得利益,放棄已經養成的投機思想,那是一種天真、一種幼稚。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依靠自己來創造、來實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