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二號首長”:秘書是門技術活

“欲見領導,先求秘書”,官場傳言足見秘書的地位、作用非同小可。秘書從屬的領導幹部大都是部門、地方或單位的“一把手”,經常有人有求於他們,或反映情況,或請示批復,能否上傳或誰能求見都由秘書來安排。而這種隱性權力往往成為一些秘書弄權斂財的途徑。

正因為秘書的特殊身份,在不少人眼中,秘書成為中國公共管理事務中腐敗易發人群。從成克傑案、河北第一秘李真案到劉志軍案,基本上牽涉腐敗案的高管身邊都有一個被人們忽視的小人物,但確又在此類案件中扮演重要角色,那就是高官們的秘書。

勤勉、低調,是絕大部分高官秘書留給外界的第一印象。他們衣著得體,肥瘦適度,一副洞察世事的樣子;他們做事有條不紊,不急不躁,隨時保持聽從領導召喚的姿態;他們拎公文包、話不多,很多時候總是波瀾不驚地點頭或搖頭。那高官秘書們到底是幹什麼的?他們與領導之間是怎樣的政治生態?是不是所有高官秘書都能春風得意?

領導如何挑選秘書?

曾做過副部級領導秘書的許某稱,不要把秘書神話,也不要把他妖魔化,他就是一個特殊崗位,他只是離領導近,身份才顯得微妙。

許某介紹,專職秘書不分生活類、業務類或者人事類,他就是一個行政秘書。作為副部級以上領導幹部的行政秘書,他們就是輔助領導做好行政方面的服務工作,這是他們最本質的工作。

同樣為某副部級領導做秘書的崔某稱,有些領導履新會把原來信任的人帶過來做秘書,但有些新任領導會有相關部門給他推薦幾位人選,領導會先看個人履歷,也會去考察這幾位候選秘書的人品、工作能力、業務水平、性格等,但他肯定會挑選和自己合得來的。因為秘書就是要配合好領導的工作,相當於領導很重要的一個助手。

在他看來,當秘書性格太張揚或者說話做事太魯莽,是不適合這個崗位的。秘書得能靜下心坐得住,耐住寂寞、經得起誘惑,這個崗位才能坐得穩,說話處事要謹慎、小心。

當了秘書就有升職捷徑?

7年前,陳某碩士畢業後考上了國家公務員,先是在某部委經濟科技司負責科技界的交流以及招商引資,一年後,他被調到秘書處,成為一位副部級官員的專職秘書。在陳某看來,升職前是需要熬年頭的,不是說當了秘書,就有捷徑可走。由於服務部門不同,秘書的前途命運也大相徑庭。“地方政府就很靈活,從省一級到市一級,從縣一級再到鄉鎮科一級,層級更多,秘書跟著領導幹兩年後,很可能就被安排一個合適的位置。”陳某向中國新聞週刊網表示。

他強調,作為秘書,要儘量避免自己的一些言行對領導的決策產生幹擾,秘書只把一些相關材料盡可能全面地提供給領導,讓領導作出更準確、更理性、更有全局性的判斷,而不是通過秘書個人的偏好去影響領導,這很危險,也不符合規定。包括向領導彙報一些情況不能夾帶個人看法和意見。同時向各司局傳達領導的批示或者意見的時候,也不能夠帶有個人的偏好和意見。

“二號首長”一般不寫講話稿

“我們的工作並不是替領導寫講稿、接待客人。像國務院各部委、各直屬機構、國家直屬單位、各省市、自治區直轄市的領導秘書,他們更多是溝通協調領導的時間,幫助領導約訪外部領導和同級別領導,或者是溝通會見請求。具體講,就是協調領導出行,包括時間、出行路線、用車,瞭解領導出席會議是否需講話或者頒獎等,協調這些具體細節。但結合到每個部委、每個省,秘書工作都不一樣。”許某向中國新聞週刊網表示。

許某說,像國家發改委、財政部這些老百姓認為比較神秘的部委,他們都有政策研究室或者是辦公廳專門的秘書處來協調領導文稿。

“專職秘書不會過多干涉文稿,據我瞭解,最終的成稿秘書會把關。”某中央媒體記者周某透露,但跟領導本身也有關係,有些領導屬學者型領導,他的文稿就自己落筆,或者是讓政策研究室給一個提綱,他再根據提綱自己寫,寫完之後他要親自改。

所以,專職秘書很少幫領導寫稿,只是幫助領導準備材料,然後為領導做些輔助工作。周某稱,他接觸過的所有副部級以上領導,他們對外的發言稿全部是自己改過圈過的。

此外,秘書還有一個職能,就是幫助領導辨別某個會議該不該出席,給領導一個直接建議,這是賦于秘書的權利,也是義務。“現在國家辦的會議很多,邀請函發到秘書那兒,他直接給拿掉了,他可以不建議參加。有些文件就壓在秘書辦公室,像副部級以上領導的秘書都有專門的辦公室,有的比較節儉的部門,是兩三個秘書在一個辦公室裏。”許某說。

據周某介紹,副國級領導一般有兩位秘書,基本是行政和事務秘書。所謂的生活秘書,其實對於副國級以上領導,才可能去提到這個概念。當然也看領導喜好,要不要配生活秘書。

秘書不能決定誰能見到領導

有人要拜訪領導,可能會送一些國外帶回來小禮品給秘書,按規定是不能收的,但實際上,秘書們不可能完全拒絕。“他可能只是一點小小的心意。因為中國人很注重這種禮節,首次拜訪客人不能空著手去。”這種人情往往是崔某最難處理的事情。

不少人想通過秘書見到領導,崔某表示,秘書並不能決定誰能見到領導,他需要向領導彙報後,揣摩領導的意思,只有領導同意後,才會見拜訪者。

例如每遇人事調整風聲或是重大節慶時,地方官員進京跑關係的不在少數。在“晉見”中央領導之前,地方官員一般會通過秘書來進行疏通。地方官員往往會找到秘書送一些錢或者禮物,要求見領導,但又不會直接說理由。也有些地方官員本身和中央領導就是比較好的朋友。“作為秘書,就要區分是私事還是公事。如果不想見或是不該見的人見了,事後領導就會告知你注意,如果這個人再來找,你就要幫領導推脫,這需要把握分寸。”崔某說。

崔某也曾遇到一些想拜訪領導的客人身價豐厚,搞旅遊的,開酒店的,“讓我節假日帶著家人去那兒旅遊,他去接待,這事咱們不能做,這屬於變相受賄。我們去旅遊都是悄悄過去,遇到這種情況也是自己把握。”在他看來,利和害是相輔相成的,權力部門的秘書必然要面臨更多的風險,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也會受更多人的關注。

95%地方領導違規配“秘”

中央八項規定執行以來,雲南、河北、廣西等地陸續清退“專職秘書”,但不少地方違規配“秘”已成為一種官場待遇。

市縣領導配專職秘書,這樣的規定從來就沒有過,過去很長一段時間,領導的講話稿、彙報的材料都是自己動手。曾在縣政府工作的何某記得,上世紀八十年代初期,縣裏要開一個會議,某位領導有一長段講話,他忙不過來,還要到學校去請語文老師幫忙寫稿。可見,那時領導是沒有專職秘書的。“現在,取消領導的專職秘書,只是在糾正一些錯誤而已。中央曾規定,只有正部級領導才可坐專車,現在縣裏的科級領導都有了專車。”他說。

不少人表示,現在從市長到縣長都有自己的專職秘書。

那怎麼證明這個秘書是專職呢?

周某表示,要看秘書使用是否建立一個官方組織機構。比如縣裏的秘書科,市里的秘書處,省裏也有很多個秘書處,要從秘書使用的流程來看。

例如市政府有個秘書處,秘書處有六個人,六個人是按照業務門類來分崗,還是按領導分管來分崗,如果按門類來分,那麼就有文字秘書、機要秘書、信訪秘書、通訊秘書等,就文字秘書來說,如果所有市領導用的稿子全是通過這一個秘書來寫的,那就不叫專職秘書。

專職秘書是指這一個編制內的崗位專門為一個領導提供服務。以這個標準,所有市級領導的秘書都是不合規定的。通常市級領導有一個司機、一個秘書,但是來北京從來不帶秘書,怕高調,都只帶一個負責業務的下屬。

周某舉例稱,像招商引資進京,領導就會帶招商局局長、副局長、新聞辦副主任,再配上一個司機,四五個人就來了,他不帶秘書,這是膽比較小的領導;膽大的也會帶秘書,如這個秘書按屬性分,他是這位領導主管業務的專家,且只服務這一個領導,他一定是專職秘書。

周某透露,在地方,廳局級領導95%都有專職秘書,專門為秘書設置了崗位。

當然並不是所有縣級領導都配專職秘書,東南沿海發達縣級“配秘”概率較高,它的財政可以支持,秘書崗位設有編制。但是西部地區某一個很高調的縣領導,也可能配一個秘書。

大學校長的“兼職秘書”

蔡某曾在一所副部級大學擔任校長秘書,但屬兼職秘書。因為按中央規定,只有副部級以上的領導才可以配專職秘書。

“我要給幾位副校長做行政性事務,幫助他們去協調時間、安排出行,然後給車隊打電話溝通車輛。我的工作編制是在校長辦公室,校長辦公室就會把所有的秘書統一安排在這裏管理。”他說。

蔡某平常的工作包括給各個學院發文函、組織並聯絡學校的一些會議,學校沒有會務處,只有一個校長辦公室,對外聯絡有校辦、校友辦以及對外聯絡的外辦。

有一次,該大學一名副部級校友要回母校拜訪,校外辦拿到通知後,要求校長辦公室的這些秘書們跟校友辦聯繫,通過與校友辦主任或者副主任打電話溝通後,確定到底是校辦還是校友辦接待。由於之前,校友辦剛接待過,最後校辦進行接待。

但校友辦是歸一個副校長分管的,校辦歸另一個副校長分管,那麼校長辦公室秘書就是在兩個校長之間進行時間和事務協調。“像北大、清華都是副部級單位,校長是副部級領導,但副校長是正廳級,也是不能配專職秘書的。但現在很多大學的副校長都有專職秘書,這也是中央要清退的對象。”他說。

劉鐵男秘書的“飛揚跋扈”

2012年12月,原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劉鐵男被實名舉報當天,正隨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出訪俄羅斯,並簽署相關合作文件。

有媒體報道,劉鐵男得知舉報事件後,通過專職秘書王勇要求國家能源局新聞辦對外表態,稱舉報純屬造謠污蔑。這一緊急表態也導致事件的影響擴大。此後,劉鐵男被調查,其秘書王勇也被紀檢部門帶走。劉鐵男事件讓官員背後的“二號首長”浮出水面,也讓人對秘書的權力引發了無限遐想。

一位曾多次接觸過王勇的中央媒體記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