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整博彩業政策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調整博彩業政策促進經濟適度多元發展

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在「澳門基本法與特區發展專題講座」中發表的主旨演講,也談到了澳門特區的經濟問題。他指出,博彩業在澳門特區一業獨大不符合澳門「本地整體利益」。澳門經濟特別是博彩業與內地的緊密關係,決定了在衡量澳門「本地整體利益」時,不能只著眼於本澳的經濟增速和稅收,必須考慮到內地和整個國家的經濟社會安全、穩定及發展利益。

實際上,我們常說,《澳門基本法》與《香港基本法》有著微妙的差別,其中一個不同之處,就是《澳門基本法》根據澳門經濟架構的特殊情況,尤其是博彩業存在的歷史和現實,及其在澳門經濟發展和政府財政收入中所處的重要位置,專門設置了第一百一十八條:「澳門特別行政區根據本地整體利益自行制定旅遊娛樂業的政策。」這個條文,在《香港基本法》是沒有的,即使是在中英談判及《香港基本法》制定的過程中,「馬照跑,舞照跳」的口號叫得震天價響,而「馬照跑,舞照跳」在廣義上也可說是屬於旅遊娛樂業,但卻沒有這個條文。

在《澳門基本法》起草和諮詢工作過程中,正好遇上「北京風波」,不少人都擔心,澳門回歸後,作為對社會道德風化有負面影響的博彩業,可能會受到限制,因而強烈主張在《澳門基本法》寫上有關博彩業的內容,使得博彩業得到國家基本法律的保障。澳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委員何鴻燊,澳門基本法諮詢委員會委員簡朗秋、何玉棠,還有筆者本人及其他的一些草委會委員、諮委會委員,都在不同場合提出此訴求。主導《澳門基本法》起草工作的全國人大常委會及國務院港澳辦公室,在聽取了此意見和建議後,進行大量及深入細緻的調查研究,認為博彩業在澳門社會經濟生活中具有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根據「一國兩制」的方針及原有生活方式不變的原則,博彩業可以而且應當以「旅遊博彩業」的名義保存下去,合法存在,允許其繼續依法經營。同時,澳門特區在維護本地整體利益的前提下,有權自行制定旅遊娛樂業的發展做出。因此,就有了《澳門基本法》的這個條文。這在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並在《刑法》中將賭博列為罪行的中國,將保護博彩業發展寫進國家法律,這是一個具有突破性的事件,惟此也正折射了「一國兩制」的正當性和靈活性。當然,由於只有《澳門基本法》才有此條文,《香港基本法》沒有此條文,這也是在整個「一個中國」的架構內,只有澳門特區才可以開賭的法律依據,因而香港特區政府也曾要求開賭,不獲中央政府批准的法制原因。

但在過去長期以來,人們在理解領悟《澳門基本法》第一百一十八條的規範時,多是從「允許澳門繼續依法開賭」,及「只允許澳門依法開賭」的角度出發;即使是接觸到其條文內容的「根據本地整體利益」的表述,也只是從澳門特區本身的角度和視野出發,認為是規範澳門特區政府在決定旅遊娛樂業的政策時,必須從澳門特區的整體利益出發,顧及澳門社會及居民的整體利益,而盡量減少其給澳門社會帶來負面的影響,尤其是防堵回歸前曾經發生過的與黑社會勢力爭奪賭場利益的重大社會治安事件。

近年來,由於國家領導人多次淳淳教導,澳門特區必須居安思危;而國家「十二五」規劃又要求澳門特區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建設「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及「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發展平臺」,因而人們的認識產生了一個飛躍,意識到在資源極度貧乏的澳門,雖然大力發展旅遊娛樂業不失為一個可取的選擇,但旅遊娛樂業甚至整體經濟對博彩業依賴太甚,卻畢竟並不穩妥。不但是嚴重擠壓澳門的其他各行業的發展,威脅中小企業的生存,而且因為其對周邊經濟的以來性甚強,在近年頻頻發生地區性以至是國際性的金融經濟危機之下,澳門特區的博彩業呈一枝獨秀態勢的發展,將會隨時大受負面影響。因此,必須促進發展博彩業以外的各業經濟,即使是博彩企業也應增加非博彩元素。

而李飛的演講內容,更使人們的思想認識飛躍到一個更高的層次,使得人們的視野豁然開朗。那就是,《澳門基本法》關於旅遊娛樂業規範中「本地整體利益」的表述,應當跳出澳門特區的規範,站到更高的層次和角度。這個「整體利益」,除了是澳門特區之外,還應包括整個國家,亦即澳門特區博彩業的營運和發展,也必須顧及到國家的利益,尤其是國家經濟安全,及反腐敗鬥爭的利益。

實際上,在起草《澳門基本法》之時,澳門的賭客客源主要是來自香港及日本、東南亞一帶;當時不要說是內地居民來澳旅遊並不容易,而且即使是能來澳門,也沒有多少資金可以參賭。但在十二年前澳門特區開放賭牌之時,恰好遇到中央政府開放內地居民以「個人遊」形式旅遊澳門,而經過三十年的改革開放,內地在有一部分居民「先富起來」的基礎上,中產以上階層發展迅速,其隊伍日益壯大,使得澳門博彩業的客源發生了重大的變化,內地居民佔了較大的比例。而且,更不排除其中一些賭客的賭資,是其貪汙受賄得來的贓款。

因此,這個「本地整體利益」的表述,也應該包括內地亦即國家的利益。不能將澳門特區經濟發展的利益,建立在損害國家財產利益,尤其是滋擾反腐敗鬥爭利益的基礎上,更不能為照顧澳門特區發展的次要利益而損害國家的根本利益。這也是為何在澳門回歸十五週年的前夕,不但未見內地對澳門「大開水喉」以示慶賀,相反還導致澳門博彩業收入連續六個月下跌的原因所在。這是根本利益,只有國家政局得以長期穩定,澳門的經濟發展才能得到保證。

過去有一種說法,就是「打開水喉,國家利益受損;關水喉,澳門叫救命」。中央政府經常似乎是下定了決心,寧願澳門經濟發展的勢頭受挫,也要將反貪腐的鬥爭進行到底。這與以習近平主席為核心的新領導層的新作風,是一致的。實際上,明知香港特區以不叫「清場」的清場方式來應對「佔中」,會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台灣地區的「九合一」選舉,也照樣「去馬」。

可能還有更深一層的用意,就是國家領導人多次對澳門特區提出的「居安思危」,並非是「狼來了」,而是真的肺腑之言。過去,特區政府對此有點心不在焉,雖然也要求博彩企業增加非博彩元素,並也在落實「經濟適度多元發展」及建設「世界旅遊休閑中心」方面做了一些工作,但與中央的要求相比,仍有很大的差距,而不得不以致使澳門賭收連月下跌的嚴肅事實,迫使特區政府不得不認真思考「居安思危」的問題。至於慶賀澳門回歸十五週年,則另行送出「大禮」,但只是圍繞改善澳門居民生活品質方面,如批出土地供澳門特區興建公屋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