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APEC:中美再“對表”

道路暢通了,空氣清新了,酷似大圓餅的凱賓斯基酒店的上空出現了久違的APEC藍。《金融時報》認為,中國為APEC披上了一層奢華的紅地毯。不過這一次,走上地毯的2l國政要會感受到,這是一次事關新遊戲規則制定的峰會,卻有著全新的不同。

一晃13年

歷史上,每次重新制定世界遊戲規則的重大會議,往往伴隨著重大戰爭的結束。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注意到,直到1820年,中國的經濟成就都比歐洲要大。從某種意義上講,中國在制定全球遊戲規則議題上的缺席導致了此後200年西方的崛起和東方的衰落。

1919年1月,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後,美英法三巨頭召開巴黎和會,根據著名的《二十一條》,強行將面積為522平方公裏的德國在青島的租借地轉給日本,租期一直到1997年。中國代表只能用缺席簽字儀式的方式來表達自己對強權的抗議。 第一次世界大戰曾被稱為“結束一切戰爭的戰爭”。但隨後不到30年,人類便再次捲入新的世界大戰。二戰之後,世界經濟的主導權長期被西方國家把持。從佈雷頓森林會議,到WTO成立,中國都不是主角,而只是規則的順從者。2014年,在亞太經合組織成立25周年之際,奧巴馬、普京等政要來了,這也賦予了北京APEC峰會特殊的意義。

美國《環球郵報》把北京APEC會議看作是中國改變世界觀念的一次機會。中國正在利用這一次機會,將手中的名片從“中國製造”改為“中國設計”。這種設計不僅僅體現在工業產品上,更體現在遊戲規則的制定上。作為東道主,中國主張的“和諧共贏”與百年前的列強主宰有著本質的不同。

在一張攝於2001年的老照片中,我們依稀可以看到上一次中國舉辦APEC峰會的情景。13年前,APEC會議在上海舉行,那個時候,“9‧11”事件剛剛發生,所以在彼時的峰會上,除了經濟議題之外,各成員國重點討論的是當時並不算熱門的反恐議題。13年之後,北京APEC峰會上又有了全新的議題,而這些全新的議題將給有著12-13小時時差的中美“對表”提供了新的參照物。

13年可以幹什麼?有一個答案是修一座大樓。2014年11月3日,重新建造的紐約世界貿易中心1號大樓迎來了第一位商業租客:擁有《紐約客》《名利場》雜志的康泰納仕出版集團。這一天早上,康泰納仕集團CEO湯森德在大廈前接受采訪時頗有些振奮地說:“這是很棒的一天,不僅對於紐約來說如此,對于康泰納仕來說更是亦然。”此時,距離“9‧11”事件已經過去13年,世界格局也發生了重大變化。

老男孩俱樂部的新聲

馬尼拉《公告欄報》注意到,APEC方式已經不再是各國領導人穿著花衣,在老男孩俱樂部上高唱《友誼地久天長》,而有了更為實質性的內容。2014年11月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宣佈,將出資400億美元成立絲路基金。絲路基金是開放的,歡迎亞洲域內外投資者積極參與。此前的10月24日,包括中國在內的21國在北京簽約,決定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而此次APEC會議的主題之一便是加強APEC成員國基礎設施及互聯互通建設。

《金融時報》認為,中國倡導的絲綢之路經濟帶和“海上絲綢之略”是21世紀中國版的馬歇爾計劃。1947年,美國國務卿制定了歐洲複興計劃,即為馬歇爾計劃。在四財年間,馬歇爾計劃為西歐提供了130億美元的援助,算上通脹,相當於2006年的1300億美元,約占當年美國年度GDP的二十分之一。然而西方媒體沒有考慮到的下個背景是,馬歜爾計劃是在戰爭結束後的重建計劃,而且帶有強烈的意識形態的色彩。而中國的計劃,更像是一個發展的計劃。

11月7日,也就是中國二十四節氣中的立冬,大洋彼岸的美國政壇也正武進入“立冬”。在剛剛結束的國會中期選舉當中,共和黨重新掌控參眾兩院,使得執政的民主黨總統奧巴馬陷入到跛腳鴨的狀態。而這種變局又會對中美關系帶來什麼影響呢?

美國敏感政治研究中心統計,本次中期選舉共花費36.7億美元,成為迄今為止最燒錢的國會中期選舉。而美國IT企業中,有53%把政治捐款投給了共和黨,其中不乏穀歌、微軟、Facebook等巨頭企業。美國《外交政策》的評論說:“共和黨控制兩院,使原先對外表現虛弱的奧巴馬先生的脊樑變得堅硬了。”《新聞週刊》預測,共和黨鷹派人物麥凱恩在當上參院軍事委員會主席後,很可能像射釘槍一樣滔滔不絕地強調敘利亞問題。不過,無論誰家坐莊,在亞太問題上的既定政策都不會發生變化。

2014年11月7日,墨西哥交通部長埃斯帕薩宣佈,將在11月底重新啟動高鐵投標。曾經在11月3日中標的中國鐵建牽頭的國際聯合體將和加拿大的龐巴迪、德國西門子等巨頭出現在競標名單中。這條連接墨西哥城和克雷塔羅的高鐵全長210公里,設計時速300公里,合同金額約44億美元,中國高鐵如能成功進入美洲市場,將是一次重大突破。然而墨西哥《改革報》注意到,此次高鐵招標可能存在複雜的政治因素,墨西哥反對黨議員克拉爾認為,墨西哥選擇在美國中期選舉剛一結束以及APEC會議召開之前,突然宣佈重新招標,時機微妙。作為美國傳統後院的墨西哥,不僅是APEC成員,北美自由貿易區創始國,也是美國主導的跨太平洋夥伴關系(TPP)的成員國,還是被稱為“經濟北約”的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TTIP)談判的受邀國。

早在2011年5月,基辛格在《論中國》一書中認為,建立二戰後世界秩序的一代偉大成就之一便是建立大西洋共同體的概念,中美之間發展一個共同進化的“太平洋共同體”非常重要。2006年的河內APEC會議上,美國曾提出建立亞太自貿區的倡議。彼得森國際研究所的研究結果顯示,如果建成亞太自貿區,將使美國到2025年獲益2020億美元。本次APEC會議上,中國主張啟動亞太自貿區建設進程,美國繼續推動跨太平洋戰略夥伴關系,東盟則提出地區全面夥伴關系。11月11日,北京APEC峰會舉行,會議最終決定啟動和推進亞太自由貿易區進程,批准《亞太經合組織推動實現亞太自由貿易區路線圖》。

今年是亞太經合組織成立25周年。從1989年創立至今,APEC已經形成大家庭精神和APEC方式,中美兩國作為推動APEC的發動機,能否在未來的時間裏協調一致,成功“對表”呢?希望最終會是一個積極的答案。

(程蒙/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