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來民進黨始終仍得面對兩岸關係

國民黨慘敗「九合一」選舉之後,一些論者在認為這是選民用手中選票抗議馬英九管治無能的同時,也是對馬政府兩岸政策的「公決」。但在此後,前一種議論仍然是主流論述,而後一種調論卻是逐漸消失。而且更詭異的是,就連民進黨也不贊同這種論調,相反還設法淡化之。實際上,「九合一」選舉後兩天就前赴美國訪問的民進黨秘書長兼駐美代表吳釗燮,就在國會山莊一場對媒體和國會助理、智庫人士舉行的簡報會上聲稱,儘管馬政府的兩岸政策引發的一些效應是這次地方選舉的諸多背景議題之一,不過臺灣與中國的關係並非這次地方選舉的議題,選民並非對兩岸政策進行「公投」,如果將選舉結果視為是對兩岸政策的選擇,那就會讓中國成為臺灣選舉的參與者,這種解讀非常不健康。而蔡英文也未曾如此持有或贊同這種論調。反而是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等人,卻在強調民進黨必須面對台灣、中國大陸以及世界的新情勢,在兩岸議題上必須要有新論述,應該由黨代表大會通過新決議文取代舊決議文或提出新政綱,為重返「中央」執政做準備,同時,也是執政後要面對的課題。

包括蔡英文在內的民進黨內這種頗為微妙思維變化,可能連選前的蔡英文也料想不到。實際上,在「太陽花學運」之後,她就改變自己在「總統」敗選檢討報告中得出的民進黨必須調整兩岸政策的結論,並聲稱「台獨」是年青人的「天然成分」。這可能是當時雖然台灣地區的政治情勢對民進黨非常有利,但是否有利到可以讓民進黨再次實現政黨輪替,仍然是心中沒有把握,因而仍然是以在野黨的心態說話。但當「九合一」選舉的實績出來後,民進黨人對自己能夠獲得如此佳績也大吃一驚,而且由於國民黨士氣低沉,看來在幾年內也將難以翻身,民進黨尤其是蔡英文本人距離「總統」的位置,已是觸手可及。這反而倒令蔡英文不得不冷靜思考如何「走完最後一里路」,及民進黨重新執政後的兩岸政策的問題了。

實際上,在野黨因為無需為行政失能及政策錯誤而負責,因而可以「口輕輕」地亂說話,即使是當場受到質疑也無所謂。但當自己有機會坐上「大位」時,就不得不考慮行政效率和品質的問題,而再也不能不負責任地亂說話了。尤其是民進黨縱使能再次上台執政,但馬政府執政期間導致經濟低迷的因素仍然存在,不會因為民進黨的上台就自動消失得無影無踪。而且民進黨內雖然法律等人才濟濟,但卻較為缺乏經濟人才。尤其是在由於民進黨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北京有可能會擱置海峽兩會協商,不再簽署新的兩岸協議,並停止推動新的「讓利」措施,民進黨的表現可能會比馬政府更加不濟。

因此,民進黨高興不起來,她可能會深感,盡管「最後一哩路」只剩下最後的幾步,但卻偏是最為艱難。而且還得考慮到美國的態度。這一點,蔡英文自己是深有體認的。因為自己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中,從曾一度自己的民調高於馬英九,眼看就要勝券在手,但卻因大企業主站出來力挺「九二共識」,及包道格也公開力挺「九二共識」,還有美國在台協會宣佈將台灣「護照」列入提供免簽待遇的預備名單,就令蔡英文的選情雙重受壓,而被曾經民調落後的馬英九逆反聲。

尤其是吳釗燮赴美訪問,接觸到的官員和智庫專家,雖然也崇尚政黨輪替的「普世價值」,但具體到台灣地區的民進黨來說,其「台獨」屬性就令他們難以放心,因而就有官員聲稱,還將會在下次「總統」大選中強調「九二共識」。一方面,陳水扁中後期大肆進行分裂活動,導致台海情勢緊張的夢魘,至今仍然令華府心有餘悸;另一方面,美國必須承擔遵守三個「中美聯合公報」的義務,不容台灣地區有人進行分裂活動。何況,北京已經學會了「以美壓台」的技巧,借助美國來遏制台灣地區的分裂勢力及活動。蔡英文倘要實現再次政黨輪替,就不能無視此情況。這也正是在「九合一」選舉後,蔡英文反而淡化其「台獨」色彩,對兩岸議題重現模棱兩可手法的重要原因。

其實,蔡英文自己也心知肚明,兩岸會談及兩會協議仍是一個「好東西」。台灣民眾之所以無感,一是其成果被國民黨權貴家族或大財團所壟斷,廣大民眾並未能分享得到;二是馬政府無能,「將魚翅當粉絲」,未能讓兩岸協議發揮應有作用;三是馬英九主導思路一開初就出錯,委任賴幸媛出任陸委會主委,致使沒有做好對兩岸協議的宣導工作,而讓民進黨「先講先贏」,搶佔舆論陣地來抹黑兩岸協議,導致部分台灣民眾產生「先入為主」的效果,當馬英九察覺而下令賴幸媛加強宣導時,已是積重難返,民進黨的謬論說了一千遍,已經成為「真理」了。

鑑於此,蔡英文還得面對兩岸政策問題。但是,「台獨黨綱」是民進黨的「神主牌」,是不能廢除的,否則民進黨就不能成為其民進黨。因此,早在當年,就有一些黨內人士,提出由「全代會」通過「新決議文」的方式,解決相關問題,並自行撰寫相關文本,包括已經向「全代會」提出的《台海人權決議文》,還有尚未成型的《「中華民國」決議文》。最近許信良再次提出民進黨在面對兩岸議題上必須要有新論述,應該由「全代會」通過新決議文取代舊決議文或提出新政綱的建議。至於是否凍結或廢除「台獨黨綱」的問題,許信良則表示,「全代會」通過最新決議文取代舊決議文,就沒有必要再廢除「台獨黨綱」,舊決議文既然是歷史文件,廢除或凍結就沒有意義了,因為歷史文件不須再廢除。按照他的說法,是運用「後法優於前法」的立法原理,以「獨性」不強甚至是不含「獨性」的新決議文,來取代「台獨黨綱」。

這就給北京提供了操作空間,可以做好兩手準備,一手軟,一手硬。一方面盡量化消極因素為積極因素,爭取民進黨轉化;另一方面做好倘民進黨再次上台仍然堅持「台獨」立場的因應措施準備,包括停止「外交休兵」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