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提告周玉蔻仍不足以嚴肅黨紀

針對周玉蔻指控馬英九團隊收受頂新二億政治獻金,並指控國民黨副秘書長兼行管會主委林德瑞為「頂新門神」一事,國民黨文傳會主委范薑泰基昨日表示,國民黨與林德瑞將一併於明日委託律師,對周玉蔻正式提出告訴。范薑泰基強調,在國民黨要求周玉蔻清楚交代證據,否則提告的情況下,周玉蔻仍對外回應「請馬總統主動啟動調查,本人將向偵查單位說明詳情」,既然如此,國民黨即藉訴訟程序,請周玉蔻在司法審理過程公開說明,同時副祕書長林德瑞也將提出告訴,以捍衛自己名譽。

這讓人籲了一口氣,並也間接澄清了周玉蔻是馬英九「鷹犬」的疑竇。不過,仍有人認為,倘若不是周玉蔻「叼」到了馬英九,而導致國民黨被迫出面「護主」,這個疑竇還是揮之不去。

實際上,周玉蔻從今年一月開始,「每週一爆」連勝文,就讓人產生她是馬英九的化身,至少也是奉金溥聰之命,以斥罵連勝文來嚇阻他,從而讓馬英九所屬意的人選代表國民黨參選臺北市長的感覺。尤其是在金溥聰從美國返台,到「立法院」備詢,而周玉蔻則到「立法院」探視金溥聰之後,這個疑竇更為強烈,甚至有人繪影繪色地說,金溥聰曾密會周玉蔻,向她面授「每週一爆」連勝文的機宜。

其中一個據說是「頗具權威性」的說法是,馬英九在當時(尚未發生「太陽花學運」)餘下的兩年任期,已經面臨是否將會跛腳,及能否完成「ECFA」各項後續性協議的嚴重問題。而正在此關鍵時刻,已被「反馬派」視為「精神大旗手」的連勝文,準備參選臺北市長;但在當時國民黨所有已宣佈有意參選者當中,卻沒有一人的條件和民調都是優勝於連勝文,亦即連勝文代表國民黨出戰臺北市長選舉已是勢在必行。故馬金體制擔心,倘「反馬大旗手」當選並出任臺北市長,馬英九的「跛腳」現象就將是更為嚴重,更將難以領導國民黨完成包括「ECFA」各項後續性協議在內的兩岸協議。

為了避免出現這種對馬政府不利,對整個國民黨同樣也不利的情況,此前返台向「立法院」備詢的金溥聰,私下進行運作,計劃向連勝文施加壓力,敲打並警告他,必須放棄「反馬」的「大旗」,搞好國民黨上層的團結。而周玉蔻就成為執行這項計劃的具體人選之一,利用《美麗島電子報》提供的平臺,以「每週一爆」的形式,陸續拋出對連勝文選情不利的「猛料」,迫使連勝文放棄「反馬」立場,停止「反馬」言論。否則,將會有「更猛」的勁料拋出,直到把連勝文「打怕」,不得不求饒為止。

但在連勝文過了初選這一關,成為國民黨提名的參選人之後,周玉蔻就應是失去上述「罵連」的動因及「正當性」了。然而,她卻是繼續斥罵連勝文,還升格至「每日一罵」,尤其是在馬英九都已為連勝文站臺輔選之後,周玉蔻仍未有收口,就讓人很感納悶了。

於是,又有了周玉蔻「罵連」的新動因之說,其實她是運用社會公器,進行挾私報復。——多年前周玉蔻曾引用一位媒體人的書籍,影射連戰三次赴瑞士洗錢;連戰就此提起訴訟,後來法院判決她敗訴定讞,須登報道歉。對此,她忿忿不平,因而借著主持電子媒體節目及在電子媒體擁有專欄陣地的有利條件,以「每週一爆」、「每日一罵」來痛擊連勝文。如果說,在國民黨進行臺北市長初選之前,周玉蔻批評連勝文,還可說是黨內言論自由的話,那麼,在國民黨已經決定由連勝文出選臺北市長之後,她作為國民黨員卻仍然繼續批判連勝文,就等於是與黨中央過不去,有偏幫敵營之嫌了。但她仍然不以此為恥,反而還得意忘形。因此,有黨員提議黨中央開除她的黨籍。

而在「九合一」選舉結束,連勝文也慘敗之後,周玉蔻失去了「每日一罵」連勝文的標的。但似乎是她並不甘於寂寞,生怕別人忘記了她,因而在上演了一幕不具資格卻要登記參選國民黨主席的鬧劇的同時,又以「每日一罵」的方式,指控馬英九團隊收受頂新二億政治獻金,並指控國民黨副秘書長兼行管會主委林德瑞為「頂新門神」。

周玉蔻的這種專門把矛頭指向國民黨內部自家人,嚴重損害國民黨的團結及利益,但卻「放過」國民黨的敵對政黨的做法,已是嚴重違紀的行為,單是提告已不足以嚴肅黨紀,應是將其開除出黨,以免其他黨員也效尤之。實際上,有兩位國民黨籍的臺北市議員候選人,只不過是因為倒戈支持柯文哲,國民黨就開除其黨籍;但周玉蔻這麼嚴重損害黨的團結及聲譽的做法,黨組織卻一直無動於衷,難免會令其他有異議的黨員也有恃無恐,「有樣學樣」地斥罵自己的黨。

其實,周玉蔻的對黨的忠誠度,是就一直是受到質疑的。實際上,作為外省籍軍人後代的周玉蔻,政治立場反復多變。在國民黨李登輝執政時,挺藍色彩鮮明。二零零零年陳水扁上臺後,其政治立場明顯改變,投入泛綠陣營,加入了「獨派」臺聯黨,並主持多個偏綠政論節目,在節目中痛罵國民黨。二零零六年,臺聯黨提名周玉蔻代表該黨參選臺北市市長,但她在獲得臺聯黨內提名之後,卻主張支援第三度罷免時任台灣地區領導人的陳水扁,並攻擊與臺聯黨同屬泛綠陣營的民進黨臺北市長參選人謝長廷,因而遭臺聯黨開除黨籍。但她並未因此而退出選舉,卻只獲得三千三百七十二票,連人家的「零頭」都不夠。馬英九上臺後,她的政治立場又改挺藍,並在多個偏藍政論節目高談闊論痛罵民進黨,還申請恢複國民黨黨籍,因此被人稱為「政壇變色龍」。然而,她在今年以來,卻又突然活躍起來,痛罵自己的黨內同志以至的領袖人物。

國民黨倘是讓她繼續留在黨內,將更不利於國民黨的團結。因此,在優柔寡斷的馬英九辭去黨主席,並將由朱立倫出任黨主席之後,應當在黨紀渙散,士氣低落的危機面前,以「斬」違反黨紀者來「立威」。當然,倘果如此,不排除她將轉投民進黨懷抱。但既然她已是「身在藍營心在綠」,也只不過是形實相符而已,反倒是實證了她現時的做法,只不過是民進黨的「變相臥底」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