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玉蔻將成為馬英九的「掘墓人」?

「蔻姐飛刀亂揮舞」,越玩越精彩。昨日,周玉蔻竟然直接將飛刀擲向馬英九,而馬英九本人、「總統府」和國民黨則先後發表聲明或談話予以還擊,終導致上演了全黨對付一個小黨員的戲碼,端的是「以上駟對下駟」,客觀上抬高了周玉蔻的「江湖地位」。也正在此時,向法院控告周玉蔻誹謗的連勝文,昨日卻宣佈撤告,其原因是否真的如他所說的無法向「花花公子」取得他沒有參加其所舉辦的派對的證明,但在客觀上卻有著撤出戰場,讓周玉蔻能集中火力直接與馬英九槓上,自己好在一旁看熱鬧,由原來自己的「冤家對手」周玉蔻為自己報仇之意。這真是「尋常新聞年年有,惟有今年出得殊」。

「九合一」選舉過後,善於抓住敏感議題「發大」來做,以「為民請命」之名來達致抬高自己聲威目的的周玉蔻,緊緊抓住導致國民黨敗選原因之一的「毒油」事件不饒不放,並在「頂新獻金」問題上大做文章,直指在馬英九競選「總統」時,「國民黨」收受了「頂新」的二億元獻金,還聲稱其資訊來源是「國安會」某前高層。此語一出,當即引起政壇嘩然一片,由於此數目遠遠超出《政治獻金法》的企業單一獻金上限,及政黨接受單筆獻金上限的規定,倘追究起來,國民黨將會吃不了兜著走,對國民黨造成頗大傷害,等於是在尚未走出敗選傷痛陰影的國民黨的身上,再踩上一腳。因此,國民黨連同遭周玉蔻提及的黨副秘書長兼行管會主委林德瑞,到臺北地方法院周玉蔻提起民事名譽損害賠償訴訟,其中國民黨求償三百萬元,而被指為是「頂新門神」的林德瑞則求償二百萬元,並要求周玉蔻在四大報章頭版登廣告道歉。

而善於打訴訟纏身戰,並慣於「惡人先告狀」的周玉蔻,卻搶在國民黨提告之前趕往臺北地檢署,按鈴申告國民黨代理主席吳敦義,控訴他涉嫌縱容國民黨發言系統,頻頻透過中央社發稿,打壓她個人言論自由,已形成恐嚇威脅。

對此,馬英九本人和國民黨中央,都分別發表聲明或談話,駁斥周玉蔻。但這正中她的下懷——可以接過話題借力使力,繼續不依不饒地糾纏下去,讓她能夠繼續將這場鬧劇大戲「唱」下去,以自己的「下駟」來挑戰馬英九、國民黨中央的「上駟」,真是「賺到了」。周玉蔻又「乘勝追擊」,大模斯樣地發表給馬英九的《公開信》,以委婉方式揭發「頂新」向「馬團隊」捐贈政治獻金的「中間人」是胡定吾,但又聲稱她始終相信馬英九的清廉,也不懷疑金溥聰的人格。

遭周玉蔻提及的因應。僅僅為自己此事件,周玉蔻是在前日仍為馬英九留一伐,在公開信中,仍聲稱馬英九清廉,金溥聰是他的老友。並得意洋洋地透露了一個秘密,謂在去年的「九月政爭」中,馬英九曾經親自打電話給她,肯定她支持處分王金平的評論,並稱讚她是「媒體良知」,她的評論是「空谷足音」。周玉蔻此舉,分明是將自己說成是馬英九的人,即使沒有結盟,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就此而言,今年初連勝文的懷疑,確是「有所本」。但為何她會作出此舉?有人說是她這是在提醒馬英九,如果馬英九不對她「酬庸」,她將會「爆大鍋」。

果然,在馬英九「唔聽佢支笛」,再由「總統府」發言人予以駁斥之後,終在昨日「爆大鍋」,在《美麗島電子報》發文,直指在「頂新」向馬團隊捐贈二億元政治獻金的過程中,馬英九從頭到尾都知曉內情,因而胡定吾就是「頂新魏家」的「大管家」,而馬英九就是胡定吾的「守護神」,馬政府成為「頂新」的「大門神」。

這個指控令人震撼。因為這足可以將已經十分衰弱的國民黨打垮在地。一是國民黨黨產幾百億,已經引發各方妒忌,現在還貪圖兩億,不是國民黨家產已經揮霍得差不多,捉襟見肘(民進黨「立委」陳其邁日前就指稱國民黨黨產十三年「人間蒸發」七百三十二億元),這更佐證國民黨貪婪的本性。

二是更助長民進黨和「太陽花學運」的指責,大陸台商先是「錢進大陸,債留台灣」,在賺得盆滿砵滿後返台說是「鮭魚返鄉」,卻是大鱷魚,這更是給兩岸關係前景投下陰影。

對馬英九而言,更是具有「撕下畫皮」的意涵。本來,周玉蔻前日還說相信馬英九的清廉,但昨日卻以「事實」指證馬英九私下收受超出法規限額的政治獻金,儘管沒有落入口袋,即使是沒有刑事責任,也存在著道德瑕疵。這個指控將使馬英九雪上加霜。實際上,由於馬英九施政無能,幾乎已是千夫所指,最後只剩下一個廉潔,使他仍可勉強支撐下去。倘此指控屬實,馬英九連這最後的支柱也崩塌,與陳水扁相比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相差無己了。

由此,馬英九卸任後的下場,也幾可預知。陳其邁日前不是說,倘是他做「總統」,就將馬英九「抓起來關」嗎?其實,早從前年開始,民進黨內就有人暗中收集馬英九的「黑材料」,準備在他卸任不再享受「元首刑事豁免權」後,就將其告上法庭,以為陳水扁「報仇」。尤其是去年爆發「九月政爭」,黃世銘向馬英九「洩密」,馬英九管有不應知道的司法秘密,這本身就是刑事責任;今次被周玉蔻揭發超逾限額接受「頂新」政治獻金,也是在違法之列。在他卸任後,必會遭到民進黨窮追猛打。即使是檢方不起訴,也已聲名狼藉。

事態的發展,讓因在臺北市長選舉中被「摁著打」而極為鬱悶的連勝文,豁然開朗:間接證實了年初周玉蔻對他的「每週一爆」,即使不是「馬金體制」直接下令,也是周玉蔻揣摸「馬金體制」的意思,自願充當打手。因為周玉蔻的文章,證實了在去年「九月政爭」期間,她與馬英九的關係密切,因而她有可能是得馬英九支撐,才在「每日一爆」中那麼有恃無恐。

但為何現在周玉蔻又要翻臉,說法很多,其中一個最相近的是,國民黨「九合一」敗選後,馬英九的聲望甚低,而國民黨也難以在「二零一六」爭取長期執政,曾經脫黨參加台聯黨,並由台聯黨提名參加「總統」大選的周玉蔻,可能對國民黨感到失望,也對自己重返國民黨感到後悔,畢竟「歸隊」後一直得不到馬英九的「關愛眼神」,更遑論一官半職,就連想參加黨主席補選,也受到內規的限制。

既然如此,周玉蔻倒不如現在就提早「跳船」,揭穿馬英九的「清廉畫皮」,對再次實現政黨輪替機率甚高的民進黨實行「錦上添花」,或許屆時將能得到酬庸。然而,其實民進黨早已看穿她的「變色龍」本身,「多謝」都不會有一聲。

至於連勝文,則在一旁看「好戲」。因而連忙對她撤告,讓她能避免分心應付司法,可以集中精力去應對馬英九的訴訟官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