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將不與柯王結盟而是等待「換韓」?

柯文哲對由其一首催谷的「柯郭王聯盟」,一直未能正式建立起來,有點急了,策劃其心戰團隊不斷地推出各種耳語文宣,直說得好像將由「台灣民眾黨」提名郭台銘參選「總統」,並負責「二零二零」大選經費;柯文哲指揮台灣民眾黨」搶攻「國會」高地,以黨籍「立委」及其助理作為未來執政黨「內閣」班底,自己在台北市長任滿後主掌「內閣」;王金平主導地方派系勢力,並作郭台銘的副手搭檔……等,大有「代替決定」,強令郭台銘「上車」之勢。

但似乎是「襄王有夢,神女無心」。郭台銘返台半個月了,卻不但是一直未有公開露面,而且也沒有就是否參選「總統」開腔。當然,更沒有與吳敦義、韓國瑜等人正式會晤,可見,他仍在觀察,「窺測方向,以求一逞」。

但郭台銘也沒有放棄了柯文哲在某種程度的聯繫。因此,他在訪台後翌日,即與柯文哲秘密會面,隨後又與王金平見面為的是留下一條後路。

昨日又傳出,在即將到來的周日的上午八時,郭台銘、柯文哲與王金平等三人,將會在桃園巨蛋登場的「世界佛教青年僧伽會第十六屆年會」上同台現身。因而「桃園三結義」的耳語不斷。當柯文哲在被問到此事時,他先是笑著反問「確定了嗎?」接著證實自己當天早上的確是要去桃園。至於此舉是否象徵三人「合體表態」?柯文哲則語帶曖昧地說「反正看下去就對了」。但柯文哲又坦言,公開亮相不能講話,只是亮相而已,還是要坐下來談一談,不然每天自稱憂心,那下一步是什麼,還是要有個說法。

然而,郭台銘的發言人、永齡基金會執行長劉宥彤卻對郭台銘是否對「二零二零」大選有更新的規劃,或是會在「郭柯王三方會談」決定動向等問題,都沒有明確的表示,只是說,到目前為止,郭台銘都沒有參選的規劃,其他事情就順其自然。

其實從種種跡象分析,在九月十七日的「中選會」接受參選「總統」連署登記的截止期之前,郭台銘的第一要務,可能是在等待國民黨「換瑜」。倘果如此,他作為國民黨「總統」黨內初選民調名列第二段參選者,就將有機會取而代之,亦即披掛國民黨的戰袍參選「總統」,而不是脫黨參選。總之一句話,郭台銘雖然剛恢復黨籍一百多天,黨齡不長,但對國民黨的感情極深,因而即使是未有恢復黨籍之前,就已經長期支持黨的各種重要事項,甚至是黨務運作經費。因而要他做背叛國民黨的事,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何況,他對「中華民國」的感情也極為深厚,如果脫黨參選,可能會形成「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讓蔡英文平白撿便宜,不但是害慘國民黨,更將會是毀了「中華民國」,相信他不做做這樣的蠢事。

但是,郭台銘對韓國瑜、吳敦義及某媒體集團,卻是極為不滿。因此,國民黨中央要求他與韓國瑜合作,他也不會答應。他現在等待的及所要的,是國民黨中央啟動「換柱二點零版」。

如果說,在韓國瑜的民望尚還較高之時,郭台銘的「等待換韓」是奢望的話,現在韓國瑜的民調一直下滑,郭台銘等待「換韓」,就不是「畫餅充飢」了。實際上,就連堅定的「韓粉」邱毅,昨日也一邊痛斥近來有人刻意營造「換柱二點零版」,如果國民黨再搞一次陣前換將,就是重犯兵家大忌,下場會更慘,何況這次是國民黨傾全力在挺韓國瑜,一旦摔下來可能更嚴重;卻也一邊不得不承認,韓國瑜的民調一直緩步滑落,如果其支持度滑破百分之二十五的樓地板的話,尤其是一旦派系出走,民調就會崩一大塊下來,整個情勢就有可能發生變化。因此,國民黨中央及韓國瑜整合郭台銘和王金平的時間,還剩兩週。

如果逆向思考,倘若在兩個星期內,韓國瑜的民調繼續下滑,跌穿國民黨的基本盤,並被蔡英文壓倒,國民黨就必須啟動「換韓」了。而郭台銘要點,就是這樣的場景。

何況,郭台銘對「郭柯王結盟」一直沒有公開表態,就是因為並不看好「台灣民眾黨」的前景,對柯文哲的合作誠意,也不敢完全相信。實際上,「台灣民眾黨」雖然可能會取代「時代力量」--恰巧的是,「台灣民眾黨」成立後,「時代力量」就四分五裂,在因有兩名黨籍「立委」分別宣布退黨或被開除出黨,而導致「立法院」的「立委」差點湊不成黨團,而且連黨主席也宣布退黨,此非是「台灣民眾黨」直接造成的結果,但這也證實,「第三勢力黨」不可能長盛久存,新黨、親民黨、台聯黨等都是如此,遑論條件比新黨、親民黨差得遠的「台灣民眾黨」。

實際上,兩相比較,柯文哲與宋楚瑜都是一人政黨,但以台灣省府團隊為骨幹的親民黨卻是兵強馬壯,而柯家軍則「差遠了」。無論是創黨成員名單,還是「不分區立委」參選人名單,都讓人不忍卒睹。還有在國民黨和民進黨黨內「立委」初選被淘汰的敗將,等著「台灣民眾黨」徵召,戰力有限。或許,在「不分區立委」的政黨票得票率方面,柯文哲「一人救全黨」效應將能成功,或將能獲得幾個議席;但在「區域立委」方面,可能會全軍盡墨,「立委」補選時陳思宇的敗敗,就是鑑證。因而「台灣民眾黨」的衰退速率,可能比親民黨還要快速。郭台銘雖然長期不理台灣地區的政治事態,但最起碼的判斷能力,還是會有的。霸氣十足的郭台銘,又如何能「屈從」這樣窩囊的政黨?

其實,就是柯文哲本人,也沒有什麼了不起。二零一四年的台北市長選舉,如果不是民進黨「禮讓」,可能還選不上,而是輸在連勝文的手中。柯文哲在二零一八年爭取連任,遭受「獨派」壓力的民進黨不禮讓了,結果僅以三千多票險勝。這也正是柯文哲恨透民進黨和蔡英文的重要原因之一。

那麼,在台灣地區,如何,可能不如韓國瑜。這也正是柯文哲從親近民進黨,到對民進黨恨之入骨的關鍵轉捩點。

但屆時倘若「韓國瑜」的民調即使很低,國民黨仍然力挺韓國瑜,郭台銘可能也將「認命」了,因為既然恢復了黨籍,就必須服從黨的紀律。而國民黨是剛性政黨,實行個人服從組織,下級服從上級,全黨服從中央的紀律,這是「列寧式政黨」的特色。除非是脫黨,或被開除出黨,都得如此。

何況,倘是黨中央任由韓國瑜丟失可能會复得的江山,自己無需承擔責任。屆時作為黨主席的單是吳敦義按慣例必須引咎辭職。說不好,全黨多數黨員要求郭台銘參選黨主席,這不單是還其一個公道,而且他也有能力拯救國民黨,連黨務運作經費也不用東籌西借,並在四年的臥薪嘗膽下,還有機會再拼。

因此,按照劉宥彤的說法,郭台銘沒有參選的規劃,是他不會主動參選,包括脫黨參選。但倘黨中央決定「換韓」並徵召他參選,他將勇於承擔責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