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事隔一個月才有「吳韓會」看到甚麼?

國民黨「總統」大選提名人韓國瑜昨日到新竹參加客家活動後,驅車北上台被市,與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副主席兼秘書長曾永權會晤,在促請黨中央整合全黨的同時,邀請曾永權出任其競選總部的總幹事。本來,這次會晤原定於十四日晚間在台北餐敘會談,消息曝光後媒體趕到高鐵站堵訪,雙方緊急取消,當時還傳出韓國瑜不滿黨中央未能說服郭台銘的信息。但昨日原定的「郭柯王桃園三結義」破局,加上突然傳出郭台銘願意和吳敦義約時間見面,韓國瑜這次也就不再矯情,要搶在「吳郭會」之前進行「吳韓會」。而且,為了撇開媒體,棄乘高鐵,而是改坐私家車北上,甚至據說在進入台北市後,還跳下私家車,改乘計程車前往國民黨中央黨部,頗有「諜戰」的意況,但也折射韓國瑜這次與吳敦義會晤,既是很急切,又是充滿期待,就是希望吳敦義能夠出手勸說郭台銘以至王金平,促成國民黨大團結。

這次「吳韓會」,似乎是在七月十五日國民黨公佈「總統黨內初選的民調結果,兩人曾經隨即進行見面後,黨主席與「總統」提名人的首次會面,距離上次已是一個月零三天。這除了是韓國瑜由於是剛當選及就職不久的現職高雄市長,受到「落跑市長」、「帶職參選」、「荒廢市政」(其實也未能兌現參選時的諾言)等的困擾,只有周六日才可從事與參選「總統」有關的活動,以避免被強求「辭職參選」,及遭受罷免的客觀原因之外,也顯見韓國瑜對黨中央及吳敦義主席的不滿情緒。

實際上,國民黨今次將一手好牌打爛,除了是韓國瑜本人的問題之外,吳敦義的責任也不小。實際上,最初其實是吳敦義自己想選,他從前年參加國民黨主席選舉為的就是部署參選「總統」並創造各種有利條件。他最先防範的是朱立倫,因而力拱在高雄市長選舉中掀起「韓流」的韓國瑜來阻擋朱立倫。——其實吳敦義初衷並非高度信任韓國瑜,只不過是此前無人願意承擔高雄市黨部主委的重擔,才以「憐憫」的心態,將曾經與自己競爭黨主席的「失業漢」韓國瑜派遣到高雄市出任黨部主委,據說連薪水都未能按時收到。韓國瑜自己也並無信心,在被黨中央徵召參選高雄市長後,還曾跑到台北市登記參選市長。但詎料錯有錯著,韓國瑜後來卻竟然當選高雄市長。吳敦義意圖以修改初選規例,推出韓國瑜來阻擋朱立倫,誰知韓國瑜弄假成真,壞了自己的大計。

但「賣菜郎」韓國瑜並非是長期以來佔據國民黨傳統高地的「精英權貴」的「最愛」,因而馬英九、郝龍斌推出符合他們標準的郭台銘,當即得到有此同感的吳敦義的配合,頒發榮譽狀給郭台銘。誰知郭台銘未有按照預定劇本演出,一恢復黨員資格就宣布參選「總統」。吳敦義再次弄假成真,只得配合。這次輪到韓國瑜發飆。以「五點聲明」鎮住黨中央。吳敦義被強大的「韓流」嚇壞了,在最終確定黨內初選的民調辦法時,卻又走到另一個極端,拒絕郭台銘的建議,包括在民調中納入手機民調。這當然導致郭台銘不快。而王金平也因「初選制度改了又改」,而宣布不參加黨內初選。這個困局,吳敦義應當承擔重大的責任。

吳敦義在黨內初選的過程中,知道自己民調極低,難有出線希望,就改變主意,改為參選「不分區立委」,並放風將排在「不分區立委」的第一名。其圖謀是,以當時國民黨仍然呈現強勢為基底,國民黨可以獲得過半「立委」議席,這樣他就可參選並當選「立法院長」。由此,他操弄「全代會」通過修改黨章,刪除「總統」兼任黨主席的條文,為自己當黨主席兼「立法院長」提供黨內規章條件。

因此,上一次「吳韓會」,雙方商定,國民黨主席管「立委」選舉,韓國瑜管「總統」大選。這本身就背離了國民黨的傳統,因為國民黨歷次「總統」大選都是由黨主席親自擔任競選總部的主委,黨中央和競選總部無縫接軌,候選人聽從黨主席的指揮。如「連蕭配」時,李登輝雖然有「放水」給陳水扁之嫌,但實事求是地說,他確實是為連戰輔選「拼晒老命」的。在「馬蕭配」時,吳伯雄也是如此,當時吳敦義是秘書長,也全情投入,並主導中常會作出了「拒領公投票」的正確決定。

當然,當時是「總統」與「立委」分開選舉。「連蕭配」時,「總統」與「國代」選舉合併進行,而「總統」與「國代」的任期為四年(「修憲」前更是六年),而「立委」則是每三年一選,因而並在不同一年;「連蕭配」時,「總統」和「立委」的環節同為一年,但並不是同一天,「立委」選舉時一月,「總統」大選是三月,因而黨主席可以有充裕時間為「總統」候選人輔選。而現在是「總統」與「立委」選舉「二合一」進行,但韓國瑜為了擺脫「落跑市長」的夢魘,只能被困在高雄市,週六日及節日休假則為選情到處「趴趴走」,難有時間拜訪黨主席。而且吳敦義為了自己的「立法院長」夢,也將全部精力擺放在主導黨內「立委」參選人大甄選及徵召方面,而無暇顧及「總統」大選。

這對吳敦義有好處嗎?如果「總統」選戰失利,即使「立委」選得不錯,也得引咎辭職,吳敦義的「黨主席兼立法院長」之夢就將是「缺月難圓」。如果郭台銘未退黨的話,說不好黨內的「經濟藍」,「專業藍」、「知識藍」將會起哄推舉他參加黨主席補選,為衝擊「二零二四」年做好準備,而且也能解決國民黨的「無米之吹」問題。當然,如果國民黨「立委」選舉順利,吳敦義仍有「立法院長」希望,總算能保住「政治舞台」。

至於「吳郭會」,在「吳韓會」搶先進行,吳敦義也放風「過幾天大概會同郭台銘先生再正式會面,過去已經有相互交換意見,我準備當面再談談,韓國瑜也蠻關心這個問題,希望能增進團結,這是唯一的目標」之後,郭台銘的幕僚則回應表示,郭台銘未來一週的行程幾乎都已排定,包括香港問題、中美貿易戰後續影響分析、朝鮮半島因北韓試射新武器關係再度緊張等國際產經議題與對台之影響,都已經安排好相關之討論及拜會,「看不出來有時間和吳主席會面的可能性」。

郭台銘所要關心的議題,其實都並不是他現在「一介平民」身份可以解決的問題。但反過來,卻又顯示他要參加「總統」大選的意願還很強烈。因為這些議題,都是「總統」級或巨型企業當家人關心的議題。他已經辭去鴻海董事長,因而就是以「總統」參選人大心態予以關注了。這更顯示,郭台銘還是在等待「換韓」,自己可依民調次序補上。

儘管吳敦義多次強調不會有「換柱二點零版」,但從選情需要看,機率還真不小。關鍵是在於國民黨的「立委」參選人,在倘是韓國瑜的聲勢繼續下滑,擔心他無法勝選「母雞」的責任之下,必然會強烈要求黨中央派出強勁的「母雞」。吳敦義為了圓自己的「立法院長」之夢,即使是在壓力下放棄參選「不分區立委」,也是為了避免背負「總統」、「立委」雙輸的罵名,也不得不違背初衷,在「中選會」訂定的政黨提名「總統」參選人日程截止之前,決定召開「臨時全代會」,進行「換瑜」。實際上,「換柱」就是「立委」參選人推動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