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將臨的賀一誠時代澳門管治新氣象

澳門行政長官選舉仍未正式開跑,關心澳門未來的一眾朋友,將焦點放在賀一誠的參選政綱之上,共同思考下一個十年的澳門管治。

賀一誠的優勢有二:一方面,賀一誠內地人脈與政治經驗深厚,非常熟識國情;另一方面,賀一誠在澳門立法會工作多年,同樣熟識澳門本土大小事務。誠如賀一誠在8月初第五任行政長官候選人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所說,「最近……臨近地區的事件對一國兩制有所影響。作為澳門來說,要將一國兩制走得更加好,走得更加穩,讓臺灣看到一國兩制的成果」。此時此刻,澳門對內對外責任更重,於此,內地與澳門政治資歷獨當一面的賀一誠自然是澳門的理想新舵手。

賀一誠的政綱反映他能掌握澳門過去一直幾近與善治絕緣的問題重心。政網內容共分五部份,分別為:第一,提升澳門管治水平;第二,推動澳門經濟多元發展;第三,改善澳門民生建設;第四,培養澳門人才;第五,建設澳門文化基地。這五部份以第一部份為要;第一部份之中則以第一點(即深化公共行政改革,提升公共行政效率:解決機構重疊、職能交叉、權責脫節等突出問題;重組整合部門架構)為綱。顯而易見,一旦第一部份政綱承承諾不被兌現,其餘部份政綱都只會淪為空言。活在澳門的人都明白,過去澳門牽連各社會階層的社會乃至政治論爭,都離不開澳門政府體制積弱﹑法規不受政府人員尊重﹑政府機構執行力極低此一源自葡殖時代的歷史老問題,但至今這個問題仍未被妥善解決。近期崔世安政府應維時已久的新「土地法」爭議指示廉署重新調查不可歸責土地狀況,是亡羊補牢的例子之一。不過,官方至今仍未公佈調查報告。

於上述8 月初第五任行政長官候選人政綱宣講及答問大會之中,賀一誠被問到「有沒有大膽創新的概念,使得投資者有信心來到澳門來投資?」。賀一誠當時以餐廳牌照申請在現今澳門政府體制之下障礙重重為例,說:「我們要吸引外資來澳門,要搞好經商環境,所以我提出便民便商的政府,是一個服務的政府。有外地朋友來澳門開餐廳,澳門是美食之都,因為澳門的拿牌的時間一到兩年未必可以拿到,未必是人力資源,給人力資源也未必可以申請到經營牌照,這個是不便商的環境之一,一定要改變,讓他們容易在澳門經商。」賀一誠思維清晰﹑心態貼地,對澳門管治問題根源了然於心,由此可見一斑。

可以說,既有澳門政府體制連處理小事的能力都欠奉,結果自回歸之後本應平靜的澳門屢現民生﹑經濟﹑政治風波,且隨時間推演,風波有增無減。以此角度看,我們應會明白,過去如輕軌等事件激起澳門民憤﹑新「土地法」爭議觸動澳門內外投資者乃至中央政府神經,其問題本質其實並無二致,這些社會乃至政經風波同樣源於澳門政府朝令夕改﹑漫不經心﹑毫無管治意志的嚴重缺陷。賀一誠心水清地看到這個問題重點,明白既有澳門政府體制若一如以往﹑繼續不科學與有力施政,便既將無法改善澳門基建﹑培養澳門本土人才,亦將無法滿足澳門內外投資者需要﹑集結各方財力﹑以澳門力量服務國家大灣區的大戰略。

希望此後賀一誠當選後能坐言起行,先令澳門政府銳變﹑使其管治作風變得勤奮有為,然後逐一實現第二至第五部份政綱,為澳門﹑為國家出十二分力。

何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