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九加二」與「小九加二」的有機結合

在廣西壯族自治區南寧市舉行的「二零一九年珠三角區域合作行政首長聯席會議」,昨日開幕。與會各方圍繞「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深化泛珠合作發展」展開討論,達成了要全面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共同推動「一帶一路」有機銜接的共識;並確定了六項年度重點工作:一是攜手推進泛珠三角區域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二是加強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共建西部陸海新通道;三是加強產業深度協作,構建區域協同的產業體系和創新網絡;四是深入推進區域旅遊合作;五是加快推進市場一體化建設;六是深化生態文明建設合作。

在二零一六年及其之前年份舉行的這個會議,都被冠以「屆期」,如都是在廣東省廣州市舉行的二零一四年和二零一六年的年會(中間的二零一五年沒有舉行,也是唯一一次沒有舉行年會的年份),就分別被冠以「第十屆」和「第十一屆」的「屆期」。此後的年會(包括今年),都再也沒有被冠以「屆期」,而是以公元年號作前綴。

過去的歷次年會,澳門特區行政長官何厚鏵、崔世安都有親自率團出征,今年則是由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代打」,並分別與廣西壯族自治區黨委書記鹿心社、四川省省長尹力會晤,就澳桂、澳川合作事宜進行探討,並達成共識。明年的年會由於是賀一誠當選並出任澳門特區行政長官的首次會議,當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而且還可能攜帶具有「新思維」的建議參與,亮出澳門特區參與區域合作的最新設想。實際上,賀一誠在競選行政長官的過程中,就提出了不少與澳門特區此前不同的看法,較為接近習近平主席在中共「十九大」報告,及會見「香港澳門各界慶祝國家改革開放四十週年訪問團」時的講話中,關於區域合作的精神。

由於職能關係,經濟財政司司長也是澳門特區代表團的主要成員,不知明年是否仍是梁維特?本來,他是民間傳說中第五任行政長官的熱門人選,而且據說他也已經為參選而準備多年,並曾在今年初與賀一誠「空中駁火」。但在賀一誠「強發優勢」之下,主動避戰。而且坊間曾傳出,他不再爭取連任經濟財政司司長。這可能會在新一屆特區政府的經濟財政領域行政管理中,造成某種「銜接」不暢順的情況。因為賀一誠剛上任不久,就將遇到六個賭牌到期的處理問題,關係到緊扼澳門經濟財政咽喉的博彩業的連續性和穩定性的問題。當然,倘賀一誠對此有自己成熟的不同構思,甚至是較為大膽的設想,又是另一回事。

梁維特在出任經濟財政司司長之前,籍著他搭建的「發展策略研究中心」的平台,就已經對澳門特區的經濟發展及區域合作,進行了深入的研究,算是專家型的政務官,有些經濟見解也頗為精闢。但有些事情,尤其是帶有政治性質的經濟行政管理問題上,卻有些「只顧埋頭拉車,不顧抬頭看路」的跡象。比如在處理技術移民和投資移民的問題上,似乎是忽視《澳門基本法》第二十二條的規定,及《中國公民因私事往來香港地區或澳門地區的暫行管理辦法》的規定,「搶奪」了國家公安部對內地居民移居澳門的審批權,而且因為關係人未有依法取消其在內地的戶口,而造成多種混亂;及對市場上以「葡幣」標價仍然盛行,違背中國政府已經對澳門恢復行使主權的事實,抵觸《澳門基本法》第一百零八條「澳門元為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法定貨幣,繼續流通」的規定,視而不見等,應是重大缺失,讓人感到遺憾。

回頭說到「泛珠三角」,有另一個稱謂是「九加二」。實際上,昨日新華社播發的《泛珠三角區域全面對接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攜手共建「一帶一路」》新聞稿,開首一句就是「泛珠三角『九加二』各方六日在南寧達成共識」。

有趣的是,「粵港澳大灣區」也叫「九加二」,因而就形成了有趣的對比。前者可說是「大『九加二』」,參與者是省級行政區劃,指整個珠江流域的十一個省級行政區域;而後者則是「小『九加二』」,參與者則是指珠江三角洲的十一個行政區域,但其中的「九」是廣東省境內九個地級市或以上(副省級市)的行政區域,「二」則是省級行政區域。兩個「九加二」都大做「珠江」的文章,不過,「大『九加二』」是及於整個珠江流域,「小『九加二』」則僅限於珠江三角洲。

今年「大『九加二』」的年會,首次提到與「小『九加二』」亦即「粵港澳大灣區」的對接,而且成為會議確定的六項年度重點工作的第一點。這兩個「九加二的對接合作建設,頗為巧妙,希望能夠做到真正的有機結合,為區域內的經濟發展做出貢獻,成為國家實現「兩個一百年」偉大民族復興「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

這是一個新的議題,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就將「實施區域協調發展戰略」列為「貫徹新發展理念,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新方略的重要內容之一。現在全國已有不少的區域合作項目,「大『九加二』」能否藉著港澳這個「出海口」,按照習近平主席在會見「香港澳門各界慶祝國家改革開放四十週年訪問團」時的講話中,提出的「要把香港、澳門國際聯繫廣泛、專業服務發達等優勢同內地市場廣闊、產業體系完整、科技實力較強等優勢結合起來,……努力把香港、澳門打造成國家雙向開放的重要橋頭堡。」的要求,全面推動,需要理論結合實際地進行研究和實踐。尤其是在香港發生「反修例」風波之際,更要有新的思維調整。

不過,「大『九加二』」的區域合作,總是讓人產生「塊塊」的感覺。實際上,它橫跨了三個曾經的行政區:中南區的廣東、廣西、海南、湖南;華東區的福建、江西;西南區的雲南、貴州、四川;還搭上兩個特別行政區。須知道,全中國只有七個行政區,亦即泛珠只有華北區、華東區和和西北區、東北區未有列入。其區域國土面積爲全國的五分之一,人口占三分之一,經濟總量占三分之一以上。

毛澤東當年是極為主張「條條」--亦即由中央一桿子捅到底,而反對「塊塊」--地方「割據」的。因此,在朝鮮戰爭結束後,就先以「五馬進京」--東北的高崗,華東的饒漱石,中南的鄧子恢,西南的鄧小平,西北的習仲勛,調到中央任職之後,而實行「削藩」,最後解散各大行政區。到了六十年代,曾經在原有的行政區基礎上成立各中央局,卻不是行政區,而是中共中央的派出機構。但也因在「文革」中「揭發」出了「南霸天」陶鑄、「西霸天」李井泉、「北霸王」李雪峰等,而趁「文革」全國大亂悄悄解散。直到如今半個世紀過去了,再也沒有恢復。

這與中國的政制是單一制有關。毛澤東一九七三年的《七律•讀<封建論>——呈郭老》,就有「百代都行秦政制,十批不是好文章」之句。前面一句是指,中國從從秦始皇統一中國以來至今所實行的郡縣制,即中央--省--市(縣),不管其中間層級的稱謂是「府」還是「州」,都沒有改變。也正因為如此,在上世紀八十年代討論中國和平統一的方式,鄧小平提出「一國兩制」後,有些海外華人學者擔心台灣方面難以接受,就提出「聯邦制」以至「邦聯制」,鄧小平說,中國是單一制國家,不予考慮。

在直覺印象中,有作為的中央領導人,都是主張「條條」的。如朱鎔基就將曾經下放給地方政府管理的銀行體制,收歸中央再以分支形態直捅下來。從而制止了地方行政首長亂開條子,沒有抵押就貸款做成爛帳的亂象,而是按照經濟規律辦事。習近平主席的頂層架構設計,實行中央集權,更是如此。

不過,「大『九加二』」並非是行政實體,也不是經濟實體,只是在中央認可下的區域合作,應當沒有上述「塊塊」的政治尷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