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大陸智庫學者的不一樣態度

就在蔡英文的民進黨智庫正式開張前夕,及呂秀蓮也聲稱要成立「中國研究中心」之際,民進黨內一些長期研究中國大陸事務和兩岸關係的智庫學者,發表了一些「有點不一樣」的言論。這個現象,堪值嘴嚼。

其中,作為蔡英文民進黨智庫副執行長的蕭美琴聲稱,民進黨智庫可以思考以合辦研討會或更深入交流的過程,與中國大陸智庫展開交流;但目前並未接到中國(大陸)有關方面智庫要合辦研討會的規劃,他們持開放的態度。蕭美琴還表示,去年「五都」市長選前,中國(大陸)學術機構、學者及研究人員曾到民進黨拜訪。因此,成立智庫可以有更大平臺進行交流,做更深入認識。她歡迎任何有誠意瞭解民進黨、有誠意進行對話的國際友人訪問民進黨及智庫。

如果說,蕭美琴的談話內容,主要是為民進黨智庫作宣導紹介,因而不可避免地要談到與大陸智庫交流,可能是並沒有「話外之音」的話,那麼,曾任蔡英文競選新北市長時的政策部主任兼發言人羅致政所說的民進黨中南部執政縣市首長,沒有反對陳雲林跨過濁水溪,只要能顧及主權,進行兩岸經貿上的交流,就無可避免。中南部縣市長和中國大陸做生意可以,但是態度要不卑不亢,不必接受「一個中國」和「九二共識」,也不用去否定台灣的前途由二千三百萬人決定。而陳雲林來台就有特殊意義,欲以經貿作手段達到政治目的,主要是幫馬英九鞏固二零一二年的政權。但時間點有特別,陳雲林離台當天,是台灣「二二八」紀念日,有宣示意義,也凸顯他們有自信可以往中南部走。則是如果排除了他是「新台灣國策智庫」執行長,因而要與其競爭對手——民進黨智庫進行角色區別的話,那麼,這番話就有一定的新意和深度,不同於傳統民進黨基本立場的大陸政策思維。

更有意思的是,「新台灣國策智庫」是由「台獨」分子辜寬敏出資創辦,而辜寬敏對兩岸經貿交流,是持死硬僵化態度,因而他的這番言論,顯然不大符合辜寬敏的立場。盡管說,這是學者的學術自由,但也展示了民進黨中一些智庫學者也有其理性的一面。雖然這種理性並不等於是要認同國共兩黨的交流方式,比如羅致政就強調不必接受「一個中國」和「九二共識」,但其對民進黨執政縣市進行兩岸經貿交流的態度,卻比蔡英文的民進黨智庫中的吳劍燮、陳明通等人仍堅持反對兩岸經貿交流,似是較為開明。

其實,羅致政本人早就與大陸相關智庫有密切來往。在馬英九與蔡英文的「雙英辯論」之後,蔡英文曾公開釋出不排除和大陸當局對話的訊息,並希望對岸多和親綠學者進行交流,建立溝通平臺,避免兩岸事務完全由國民黨一手主導之時, 由於其深綠色彩,多年來一直被北京列入「登陸黑名單」的羅致政,就突然接到大陸全國台灣研究會的邀請,觀摩該會換屆改選的會員大會,並出席由該會舉辦的和平論壇,還被安排為評論員。剛接到邀請時他還有點懷疑,問主辦單位確定能去大陸嗎?對方回答,當然是「上面」許可的,他才敢進行另類的「破冰之旅」。或許是曾有過這樣的經驗,他的「大陸觀」就有了微妙的變化。

實際上,這次共、民兩黨智庫人員的第一度接觸,既是折射了大陸方面對這種紅、綠交流展現高度的興趣,也反映了民進黨亦已著手建構制度性的兩岸交流機制,使紅、綠之間的互動,出現了突破性的可能。當然,也可能是北京已經體會到,民進黨並不是已過氣的政黨,相反未來還有重回執政的機會,因而總不能「老死不相來往」,而是要把其中一些不太「獨」的人員視為未來可以互動的對手,包括從未喊過「台獨」口號的蘇貞昌、謝長廷等人在內,甚至連說過「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蔡英文也不例外。畢竟,蔡英文要搞「十年政綱」,這擺明是民進黨要拿回政權的政治綱領,大陸方面要清楚瞭解其內容,以便能準確地作出因應,甚至是希望能通過交流來試圖影響其主調。

由此可見,與民進黨人交往,仍大有空間。這些人,雖然或深或淺地仍然堅持民進黨的立場尤其是《台灣前途決議文》,但對與大陸的態度仍有不同表現。如蕭美琴曾在二零零八年「立委」選舉的民進黨初選中,被攻擊為「中國琴」及被打入「十八寇」之列。盡管事後有人為她喊冤,認為她從未說過為親近中國大陸的話,相反還繼續為民進黨當局的「外交政策」出力,不知為何卻被列為「中國琴」,可能是因為與「新潮流系」走得太近之故。但她在初選過程中,確實是對「新潮流系」要與大陸發展經貿關係的立場頗為相近。

另一位曾頻繁來往兩岸的民進黨智庫人員,是曾出任民進黨中國事務部主任的董立文。作為外省(河南)第二代、老兵之子的董立文,原是國民黨員,拿到博士學位後就進入歐亞基金會,從研究助理開始,一直做到副執行長。二零零五年,蘇貞昌接任民進黨主席。為了為代表民進黨參加二零零八年「總統」選舉,蘇貞昌有意微調兩岸政策,就盛情邀請董立文接任中國事務部主任,他這才加入了民進黨。蘇貞昌就是看中了他與大陸國安系統智庫往來密切的背景,一來是籍此向對岸釋放出某些信號,二來也是要利用它與傳統民進黨人不一樣的「兩岸觀」,及與大陸智庫的人脈關係,為自己參加「總統」選舉積累利多因素。

為此,當陳雲林有關「歡迎主張、從事台獨的人,回到兩岸關係和平發展的正確道路上來」的談話發表後,董立文就公開表示,民進黨要承認一個現實,不論中國好不好,對台灣都有重大影響,應該面對面接觸,不能讓人有「鎖國」的印象。他還以自己的經驗為例指出,其實在民進黨執政的時候,中國大陸就有幾次嘗試,甚至表示讓所謂的「鐵桿台獨」去訪問。這是試圖在大環境、大範圍下,當民進黨走不出去的時候,留一條路,如想走出去就可以到中國大陸。雖然這段談話還有統戰思維,因為兩岸和平穩定對北京當局是有利的,但無論民進黨執政與否,中共都必須跟他認定所謂的「台獨」人士接觸。其次,在民進黨下野時,可成為其連絡的力量,可以牽制國民黨的力量,甚至他想轉化民進黨的「台獨」主張方向,相信這些都是他的接觸目標與出發點。

民進黨智庫這樣的人員架構佈局,會否出現詭吊現象?比如,蔡英文因為要參選「總統」,而必須與馬英九的大陸政策立場作出區隔,以避免重疊,因而其智庫就有可能會較為偏激,甚至是走到「兩國論」的立場。而由「台獨」分子辜寬敏主辦的「新台灣國策智庫」,則由於其具體主持者的溫和立場,倒是有可能會成為民進黨溝通兩岸智庫和學者的橋樑。

(發自湛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