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雖能搶佔戰略高地但前景仍未確定

果如本欄昨日分析,蔡英文決定違背本周日民進黨「十二大佬」「密室會談」所達成的達成若可透過協調產生「總統」參選人,就盡量不要進入黨內初選程序的初步共識,決定搶先在今日上午召開記者會,宣佈參與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黨內初選,是為了避防在協調過程中,蘇貞昌以時間換空間,以其資歷、輩份等優勢,反客為主,奪過「總統」參選人資格,再組「蘇蔡配」,從而及早結束黨內紛爭。實際上,昨日台灣地區許多政壇人士和媒體都認為,蔡英文的突然宣佈參選,等於是等於昭示「選『總統』,不當副手」的決心,除非蘇貞昌願意屈就,否則「協調促成蘇蔡搭檔」幾乎宣告破局。而且,在搶得先機後,也讓蘇貞昌承受是否參選到底、會不會破壞團結的壓力。

實際上,一直支持蘇貞昌,在臺北市長選舉極力幫忙蘇貞昌,並聲言只有蘇貞昌當選「總統」才會出嫁的民進黨籍「立委」邱議瑩,在聽到蔡英文突然宣佈參選時就大表錯愕,並聲稱這對其他競爭對手來說心裡不舒服是難免的。她還說,支持者難免會認為黨內一場大戰已無可避免,對支持者來說有驚慌失措的感覺。而且因本周是黨內「立委」登記初選時間,蔡英文此時宣佈參選「總統」的消息一曝光,就把「立委」參選人的曝光度都吃光光了,好像有吃暗虧的感覺。不滿之情已溢於言表。

確實,蔡英文此舉防擋蘇貞昌的意味十分強烈,當然更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一報當初蘇貞昌搶先宣佈參選臺北市長之仇。由於蔡英文掌握黨主席資源優勢,並在出任黨主席三年內,將民進黨的聲勢從穀底拉起,連選連勝,而蘇貞昌現在則沒有政治舞臺,也沒有甚麼政績,相反在臺北市長選舉一役輸得比預期難看,達不到「輸少算贏」的效果,再加上在年齡上,蔡英文更符合人們「世代交替」的期待,故蔡英文的這一宣佈,等於是把蘇貞昌的參選「總統」之路給堵死了。

其實,蔡英文不但是在防堵蘇貞昌,也在防堵謝長廷。盡管謝長廷一直相挺蔡英文,並意圖與蔡英文結成「蔡謝聯盟」,從而從蔡英文的手指罅中拿到一些好處,但蔡英文仍不放心。本來,蔡英文為了顯示黨務中立,避免「裁判兼球員」,對民進黨主席的職務請假參選後,在代理人選方面有兩個辦法可選,一是由中常委互選,二是由她指定;但她不但是不願指定謝長廷代理主席,而且也不願交由中常委互選(謝長廷是第一高票中常委,再加上「謝系」在中常會內擁有優勢),而是指定了對參選「總統」沒有野心的「立院」黨團總召柯建銘。這樣做,於公,可以讓柯建銘因應「立法院」的攻防戰;於私,則可在討好「扁系」——柯建銘被視為「扁系」的重要成員的同時,打消外界揣測「蔡謝同盟」的聯想,並打造其「跨派系共主」的地位,並化解黨內衝突——因謝長廷和蘇貞昌之間,一直存有緊張關係,由柯建銘出任代理主席,就較不會引發蘇陣營的不滿。

蔡英文為了防擋別的有意參選者,已到了用盡一切辦法的地步。她還以相關人士已宣佈或有可能參選,特別邀請其出席反而可能會讓對方為難為由,沒有邀請呂秀蓮、蘇貞昌、謝長廷、遊錫堃等可能的初選對手出席其今日的宣佈參選記者會,可見其防範之心之重。因為謝長廷已無掛正頭牌參選之意,而遊錫堃則已寄情於參選「不分區立委」第一名。因此,蔡英文為了防堵呂秀蓮、蘇貞昌,而把謝長廷、遊錫堃也拉來「陪斬」了。

蔡英文為了搶佔「跨派系共主」的戰略高地,其競選團隊成員來自黨內各派系,包括其蔡英文辦公室主任由陳水扁前辦公室主任、請辭黨中央組織部主任的林德訓出任;目前已網羅到的兩位發言人,一位是「新系」臺北市議員徐佳青,另一位是前謝長廷的子弟兵、臺北市議員阮昭雄,前者曾擔任婦女部主任、後者曾是青年部主任,均曾在中央黨部服務,熟悉黨內事務。而負責文宣規劃的林錦昌則是陳水扁的幕僚,還有劉建忻、林右昌和宋岫書則均曾遊錫堃的幕僚。雖然蔡英文不屬於任何派系,但她用人著重能力,考量派系平衡,就讓她在各派系中更顯得超脫,並獲得一定程度的信賴;而蘇貞昌雖擁有自己的子弟兵,但歷年選舉以來,他都只是帶著自己人選舉,其他人即便想幫忙,也只是站臺輔選,很難融入蘇貞昌的核心,則對他要得到其他派系幫忙,就比不上蔡英文。

但即使如此,蔡英文也並非是木已成舟。因為她今天還只是宣佈參選,民進黨還需經過以「全民調」方式決定「總統」參選人。從目前情況看,如果是在黨內進行民調,或許她贏的機會還會較高;但既然是「全民調」,就不排除會出現如下的幾個變數:一、國民黨及其支持者故意擾亂民調,支持勝算機會不高的人如呂秀蓮等,而令蔡英文的民意支持率被扯低;二、非民進黨支持者與民進黨支持者的感受不會一致,民進黨支持者對蔡英文三年來拉拔民進黨有功的印象強烈,但非民進黨支持者卻對蔡英文一再支持陳水扁的司法人權十分反感;三、在四月間進行民調前,難以保證蔡英文不會犯新的錯誤,而從蔡英文在「十八趴風波」中的表現看,就明顯不如沒領「十八趴」的蘇貞昌。

即使蔡英文贏了黨內初選,還將遇到「副手」搭配問題。不排除陳水扁在獄中下指導棋,再次使用其三年前把蘇貞昌與謝長廷強拉在一起的辦法,為蔡英文「拉郎配」,將蘇貞昌推作對堆,以圖加強黨內團結。但問題是,蘇貞昌已當了一次「副手」,而且認為自己的能力比蔡英文強得多,是否願意再當一次「副手」,而且還是他有所看不起的蔡英文的「副手」?

曾經當過副手的,還有謝長廷、呂秀蓮,其中後者還是兩次當選「副總統」者。但呂秀蓮在黨內欠缺人緣,且其性格孤僻難以合得來,甚至老是強調她的黨外資歷輩份,因而蔡英文肯定不會找她。至於謝長廷,應是可以起到一定的互補作用,但也因謝長廷的輩分較高,且有「智多星」之稱,較為單純的蔡英文未必敢找他。故如果是必須在黨內找尋的話,蘇嘉全或是較為合適的人選,也有「世代交替」之意,而且「謝系」已是民進黨的大派系,實力較強,對蔡英文能起加分作用。

但也不排除蔡英文會接受李登輝的思路,挖藍軍的牆角,甚至會找一個外省人的後代,以利於吸引外省籍選民及泛藍選民的選票。陳帥孟、段宜康等是外省人的下一代,但因是民進黨員,加分效果不大。就看藍軍中有哪位外省籍青英甘於賣身投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