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總理對香港三點注意同樣適用於澳門 溫總理對香港三點注意同樣適用於澳門

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昨日在十一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閉幕後,例常出席中外記者會並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他在回答香港記者的提問時,既重申了中央制定的「十二五」規劃綱把港澳單獨列為一章,表明中央政府對香港和澳門保持長期穩定的堅定支持,也指出香港要注意三件事情:第一,要有一個長遠的、科學的發展規劃;第二,要重視和解決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深層次矛盾;第三,要努力改善民生。

溫總理上述的「要注意三件事情」,是專講給香港的。但由於澳門與香港一樣實行「一國兩制」方針,也同樣面臨著各種內外因素的困擾(盡管程度或性質並不一樣),因此,他的這個「要注意三件事情」,對我們澳門也同樣具有教益作用,是值得澳門官民深刻領會、認真記取、全力落實貫徹的。

其中,第一件事情「要有一個長遠的、科學的發展規劃」,幾乎可說是為澳門「量身定做」。眾所周知,無論是在葡治時代,還是在回歸初期,對澳門的發展定位都沒有一個長遠的、科學的規劃,而是零碎的、即食麵式的即短期操作,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只是在中葡談判時,葡國政府為了拖延交還澳門的日期,才以要在澳門興建國際機場等大型工程作為「籌碼」,搞了個「大型工程計劃」,但仍未有為澳門發展定位。即使是在回歸初期,也是高唱「隨波逐流」主調,較少發揮主觀能動性,去思考澳門為了的發展路向,更何談「要有一個長遠的、科學的發展規劃」。到了競投賭牌之時,雖有大致上的規劃,將部分豪華型賭場興建在路氹連貫公路的兩旁,打造澳門的「金光大道」,但卻又未盡然盡善,一是沒有設法將賭場遷離居民區,反而讓老虎機架設在居民的家門口,二是沒有思考其他產業,致使澳門經濟以至是政府庫房過於依賴博彩業。而且,由於缺乏長遠、科學的發展規劃,給澳門的民生如交通網絡、公共交通等,帶來諸多不便,形成今日的尾大不掉。

在區域合作問題上,也是一樣,一直是以隔閡代替溝通,「門前只掃自家雪,不顧他人瓦上霜」。當然,這是由澳葡管治遺留下來的歷史問題,也並非完全是澳門單方面的失誤;但既然澳門已經回歸祖國,澳門就必須審視自己的失誤。一方面,當時廣東省方面藉著自己經過十幾二十年的改革開放,已經財大氣粗,成為超過新加坡、香港甚至台灣的經濟體,有點看不起「港燦」,要和香港爭奪「金融龍頭」,而使香港人驚呼「陷於邊緣化」。既然連香港都如此,作為「小弟弟」的澳門就更不用說了,連橫琴發展也是要以「泛珠三角」為主。後來到了汪洋書記主粵,才真正建立了粵港澳合作的新思維,《珠三角改革發展規劃綱要》才納入了港澳。另一方面,澳門的一些計劃,並不徵求廣東方面尤其是珠海市的意願,有事就拿到中央,由中央來向下面「施壓」。故有珠海人說,以前說是「官大一級壓死人」,現在卻是「行政區劃高一級壓死人」。由於澳門是省級的政治特區,可與中央直接溝通,而珠海是地級市的經濟特區,與中央還隔著一個廣東省,更不能直接與澳門特區來往,顯得並不對稱。在《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簽署之後,這種隔閡情況應該可以消除了,而且還可透過「橫琴合作區」的平臺,進一步融合合作關係;澳門更應趁此機會,結合「十二五」規劃賦予澳門經濟發展的定位,自覺響應落實溫總理關於「要有一個長遠的、科學的發展規劃」的指示。

中央首次在國家五年發展規劃中,將港澳臺單獨或「篇」,並適當地提高了澳門特區的戰略位置。除了是「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之外,又增加了一個「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都是屬於「世界性」的。記得「十一五」規劃頒發時,澳門官民都不大留意,因而錯失了「經濟適度多元發展」的機遇。而今次則是十分雀躍,從中央著手研究「十二五」規劃開始,就有人先動了起來,大聲疾呼應當主動與中央溝通,尋求澳門特區的發展地位,使澳門在國家戰略中佔有一席地位。而中央也給予密切配合,將《粵澳合作框架協議》納入了國家「十二五」規劃,澳門插上了騰飛的翅膀。因此,應當根據「十二五」規劃賦予澳門經濟發展的定位,結合澳門的實際情況,發揚「科學決策」、「民主決策」的精神,為澳門特區未來的發展制定一個長遠、科學的規劃。

其二、「要重視和解決經濟社會發展中的深層次矛盾」。按照唯物論的觀點,世界是在運動中的,因而也是發展的。既是發展,就將產生許多矛盾,而世界也正是在不斷解決各種矛盾中發展的。澳門確實在前進的過程中遇到不少深層次問題和矛盾,並屢經由國家領導人挑醒。早在六年之前,國家主席胡錦濤在慶祝澳門回歸祖國五周年大會暨澳門特區第二屆政府就職典禮上的講話就指出,「近幾年,澳門經濟發展迅速,但長期以來形成的一些深層次問題和矛盾仍然存在。要謀劃長遠,在鞏固現有優勢的同時,努力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增強發展後勁。」溫家寶總理、習近平副主席等領導人也曾多次強調此問題。由此可見,深層次問題和矛盾,是不能再疏忽不理的了。實際上,從近年來每年例行的遊行,固然是澳門實施基本法,澳門居民依法享有遊行自由的明證,但其中一些演變成「全武行」的遊行,除了人們質疑的可能有外部勢力推動或本地政治勢力操弄之外,也正因為存在著一系列的深層次問題和矛盾未有及時解決,才能讓「外部勢力」和「政治勢力」有機會煽風點火。

這些深層次問題和矛盾,有的是涉及澳門經濟健康發展的,如博彩業一枝獨秀與經濟均衡可持續發展的矛盾,過份依美資賭商與澳門經濟安全及國家安全的矛盾,博彩業展急速與內地打擊出境賭博活動的矛盾,負有保護「澳門歷史城區」責任與城市發展建設的矛盾,中小企業嚴重缺乏人力資源與勞工團體反對濫輸入外地勞工的矛盾等;有的是涉及民生的,如澳門經濟全面好轉與部份居民未能分享到成果的矛盾,人均GDP數據亮麗與貧富懸殊的矛盾,房地產業發展與舖租樓價急升損害中小企和居民利益的矛盾等;有的是屬於社會政治生活方面的,如政治公職集中在極少數人手中與包括青年在內的廣大澳人都有強烈參政議政意願的矛盾,愛國愛事業薪火相傳後繼有人與某些老領導不願交班讓賢的矛盾,傳統愛國社團與新興愛國社團的矛盾,老居民與新移民的矛盾……等。以上每一對矛盾,如果不及時解決,都將影響澳門特區的長期繁榮穩定。

其三是「要努力改善民生」。這個議題的重要意義,不言自喻。也正為如此,本屆特區政府十分重視民生問題,並正在加緊兌現承諾,並優先嘉惠弱勢群體。但這仍是並不足夠的,還須改進工作上的一些失誤,使澳門成為真正的和諧社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