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天燈,台灣縣市搶親台灣館

世博會台灣館標售消息一出,台灣各縣市與民間企業紛紛爭相表達購買意向,但巨額的標售底價卻猶如一盆冷水,打消了大部分人的熱情。 “搶親”台灣館的劇幕已經落下,未來的舞臺將由歸台的“天燈”與其新主人共同出演。

經過半個月的等待, “台灣館花落誰家?”這個謎題終於有了正式的答案。在9月16日的台灣館決標會上,新竹縣成為了最大贏家。它以4.5888億元(新台幣,下同)的競投價獲得了本屆世博之後臺灣館的永久使用權。新竹市長許明財表示,新竹市民收入在全台灣名列前茅,消費力相當強,因此有條件爭取台灣館在新竹的設置。而台灣館的到來不僅能讓新竹市的觀光業向前跨一大步,同時也讓新竹市的高科技產業能夠有此高科技台灣館輔助,增強了競爭力。

品牌內涵是最大價值

在上海世博會即將進入尾聲時,世博園裏耗資不菲的各大展館最終歸屬成了大眾關注與探討的問題,其中台灣館的去留更是兩岸的爭論焦點。“是拆,是留,怎麼拆,怎麼留’”圍繞著台灣館的結局,討論的聲音一直沒有斷過。8月26日,台灣“外貿協會”在上海世博會台灣館標售說明會上表示,將採取公開標售的模式出售台灣館, ”這次台灣館的出售不會考慮競標方是地方‘政府’還是民間企業,臺北世界貿易中心會在決標日對媒體公開所有參與者的競投價,價高者得,出價最高的一方將是勝者。”臺北世貿中心董事長王志剛表示。

8月30日,台灣“外貿協會”為台灣館開出了高達4.1688億的標售底價,最終的勝者將獲得“台灣館日景圖”、”台灣館夜景圖”、 “天燈十山體”、”台灣館LOGO”4項台灣注冊商標的所有權,台灣館在世博結束後可再利用具有紀念性的建材與設備,包括祥雲金屬外牆、L[D球幕及系統、全天域”自然城市”影片與音樂系統、點燈台與互動系統等以及兩套外球展演、網上世博台灣館3D虛擬現實等軟件的永久免費使用權,而中標者必須承諾世博會後在台灣重建台灣館。

對於開出的4億元標售底價,王志剛認為,第三方機構對祥雲金屬外牆、LED球幕、點燈台等軟硬件設施開出的評估價已高達1.86億元,更何況標的物中還包括具有極高經濟與紀念價值的台灣館品牌LOGO。“對於很多想要得到台灣館的企業和地方‘政府’來說,其注冊商標使用權所蘊含的價值是不可估量的。”王志剛坦言, “為了讓有意投標者有個參考,我們也特意委託無形資產鑒價公司來估算台灣館的品牌價值,最終得出的數字更是驚人。而這次開出的4億底價,要遠低於之前第三方機構的評估價。”早在有傳言要公開出售台灣館的時候,泛美管理顧問公司就為台灣館開出了約6.29億至7.26億元的品牌價值;根據奧美廣告公司的評估,近6個月來台灣館在兩岸與國際主流媒體上的密集曝光,使其宣傳價值已高達9.9億元。 “而之所以設定這麼一個稍微比預期低的價格,是為了讓更多買家有資格進入到公開標售體系中。”王志剛表示,台灣民眾對於搬回台灣館有著強烈的呼聲,正是因為這種呼聲,讓他們決定將台灣館搬回台灣,也正是因為這種期望,讓他們決定壓低原有估價。

回歸民間的“天燈精神”

截至8月底,大陸某網站票選的上海世博會十大熱門館,台灣館名列第7,而近期的一項網絡調查顯示,在大陸有九鹹的受訪者知道台灣館。 “在即將開放大陸遊客自由行的時期,台灣館依託其獨一無二的品牌價值,將為落戶之地帶來極大觀光商業效益。”台灣“外貿協會”秘書長趙永全表示。

早在世博會舉辦期間,台灣眾多縣市都派相關單位赴上海考察,評估購買台灣館的可能性,某位在大陸的台資企業主曾一度想拿出20億,贊助台灣館留在大陸。作為台灣館的運營單位,台灣“外貿協會”也一直在為台灣館規劃後續出路。 ”台灣館10億元的總投資中有8億是募集完成的,這一點點募集的過程令人印象深刻。”最令工志剛得意的是,台灣館是世博園裏最晚動工的,但在台灣民眾的支持下,卻是最早一批開始運營的展館。在他看來,來源於民間的台灣館最終的出路還是必須要回歸民間, “而回歸民間的台灣館依舊要保持屬於它的設計和精神。”正因為秉著回歸民間的理念,台灣“外貿協會”規定投標者僅限台灣地區的“政府”部門、社團或財團法人以及台資公司,重建地點嚴格限定在台灣島內。

8月26日的台灣館競標說明會吸引了島內7縣市及30多位企業界代表參加。基隆市、臺北縣、等“政府”向台灣“外貿協會”洽詢並表達購買意願。臺北縣“政府”認為,台灣館以“山水心燈”為主題,平溪又是“天燈”的故鄉,如果台灣館能回到平溪,不僅很好地契合了台灣館的設計與精神,也能夠讓平溪繼天燈、老街之外,再添一特色景點,為平溪觀光旅遊業的發展提供條件。南投縣“政府”認為, “山水心燈”的總體意象中,山代表王山,水代表日月潭,台灣館的設計概念與南投縣的自然資源、環境相符,而南投縣又位處台灣島中心,基於台灣之“心”、從“心”出發的理念,台灣館如設置在南投,也最能展現其精神。比起臺北縣與南投縣,苗栗縣則更顯高調,在上海世博園區參觀時,苗栗縣長劉政鴻當場喊話,爭取台灣館落戶苗栗是“志在必得”。劉政鴻認為,台灣館與世博園其他各館比較起來,雖然不是最大的館,但絕對是最亮眼的。台灣館能夠成為最好的城市名片,提高苗栗縣的國際知名度。

眾星拱月後的潛在風險

在台灣眾多縣市競相表達對台灣館的競購熱情時,一些旅行社和相關旅遊協會卻對最後的競購人數和台灣館能帶來的經濟利益提出了自己的憂慮。

台灣海峽兩岸觀光旅遊協會對於台灣館是否能成為吸引陸客的利器表示疑慮,台旅會會長賴瑟珍認為,作為專門為世博會而建成的展館,台灣館的價值必須依託世博這個大舞臺才能得以最大發揮,一些縣市和企業就算購得台灣館,卻沒辦法提供與之相呼應的環境,那麼台灣館在遊客眼中也只是-座樣式比較特別的建築。 “台灣館就如同星星-樣,星星只有在夜空才能散發自己的光芒,受眾人憧憬,落到了地上就將變成不起眼的石頭。”賴瑟珍說。而台灣“中華大學”觀光學院院長、原台灣“交通部觀光局局長”蘇成田表示,世博會並不是舉辦-屆就完事的,台灣也不是胸口這-次就放棄的,未來每-屆的世博會必然有一座台灣館,每座台灣館也將有更新的創意, “那麼,當台灣館不再成是-座場館的特有稱呼時,它所擁有的經濟與旅遊價值也將大打折扣。”

對於未來是否會開設專門的台灣館參觀路線,一些已開設赴台遊的大陸旅行社也抱著觀望的態度。福建康輝國旅國際旅遊中心楊經理表示,世博會在上海持續舉辦了6個月,想要參觀的遊客基本上都滿足了,如果單獨為台灣館開辟-條旅遊線路,究竟有多少吸引力還未能得知。 “一些人放棄去上海看世博是因為費事又費錢,那麼,對於比看世博更費事費錢的赴台旅遊,這些人應該也不會有多少嚮往。”廈門光大國際旅遊公司熊經理說, “除了這些本就不想看的和已經看過的,未來的台灣館還能夠為城市帶來多少遊客呢?”采訪中,大部分的旅行社都認為,在台灣擁有的眾多旅遊資源包圍下,離開世博會的台灣館很難持續維持世博期間所擁有的市場價值。

而當4億多的競標底價公佈後,一些媒體更是擔心最後參與投標的台灣縣市和企業數量會急劇下跌。有輿論表示,4億的底價意味著那些有意爭取投標台灣館的買家,至少要准備6億元才有獲勝的機會,這對於企業來說基本是不可能的,對於縣市“政府”也是-筆負擔很重的開支。台灣館是否能讓得標者獲得收益,並沒有最終定論。在沒有先例的情況下,如此巨額的前期投入,所需要擔當的風險可想而知。

環境制約消退竟購熱情

正如之前輿論所擔心的那樣,到9月15日標書遞交截止時間,只有苗栗縣、新竹市和一家台灣企業向台灣館承建方——臺北世界貿易中心遞交標書。與之前標售說明會的熱絡不同,最終只有三家競買者的競標現場顯得異常冷清,受到高額底價的影響,不少原先懷有巨大熱情的競買者紛紛選擇了放棄。但在所有放棄投標的縣市“政府”和企業中,曾一直積極爭取台灣館落地的臺北縣和南投縣最終棄權的舉動讓很多人始料未及。

據台灣媒體報道,台灣“外貿協會”標售世博台灣館案截止投標,原本傳出有意投標的臺北縣“政府”表示,因招標及拆建經費可能多達8到10億元等因素,決定不參與競標,將依照原計劃在平溪另外規劃天燈館。 “台灣館設計上屬臨時性建築,建築量體及公共設施不足,經過專業評估後認為,台灣館若于平溪重建;標價加上最終建置費用,約需8到10億元,今後每年設備折舊淘汰的維運費用,至少約需6000萬。”臺北縣觀光旅遊局副局長林純秀說, “如此高昂的成本,已經超過縣‘政府’原先的預算。征詢各方意見並經臺北縣觀光旅遊局內部審慎評估後,決定不參與台灣館競標,選擇在平溪設計打造一座符合當地特色、環保永續的天燈館’。”南投縣“政府”則表示,除了成本壓力,選擇放棄競標台灣館還受到環境因素影響。台灣館使用許多高科技來展現台灣的文化與特色,尤其在夜間,外觀閃耀猶如明珠,在海外可以發揮營銷台灣的良好效果,但若重建于南投,絢爛外型型與當地環境景觀較難契合,效益受限。

對於幾個縣市紛紛選擇放棄購買台灣館,台灣競爭力論壇執行長謝明輝表示,購得台灣館後,得標者必須在當地重建台灣館。建造過程中若要維持台灣館原貌,縣市“政府“則需在逃生、綠建築指標等方面做變更設計,如此-來能否符合相關的建築法規,仍有風險。“買了-千商標回來,卻不能以原始風貌呈現,這個商標的價值就是零。縣市‘政府’在審慎考慮後決定放棄,是正確的選擇,也是必然的選擇。”謝明輝坦言。

不論之前再多的爭議如何,備受關注的台灣館歸屬權終於還是有了定論,在參加台灣館競標說明會的7縣市中,一直默默無聞的新竹市以4.5888億的價格換取了台灣館新主人的頭銜。可以肯定,台灣館的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