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澳博彩業仍需特別照顧

眾所周知,世人認識澳門只是因為本澳有響當當及合法的博彩業,過往外地市民講到澳門即時就會聯想到“葡京”一詞,直至多家美資或中外合資博彩綜合體落成之後,來澳旅遊的遊客仍然不會忘記在本澳的賭場內“娛樂一下”,嘗試或期望下一注成為百萬富翁的舉動,同時,作為特區政府的財政就理所當然大部分收入都來源於博彩業,博彩業對本澳的經濟或民生穩定等行列都起到舉足輕重的作用。雖然本澳現時博彩業發展得紅紅火火,並且博彩收益逐月穩健上升,但是面對附近地區的博彩業加入競爭,不能不擔憂其中較為複雜的問題,並應在未來發展經濟適度多元及國際休閒旅遊中心時,更是需要首先確保穩健本澳的博彩業收益不動搖為宗旨。

本澳自賭牌開放之後,賭牌的分配形式是“三正、三負制”,亦就是有六個賭牌,可是最為令人擔心的是,現時超過一半賭牌的權股或股份都有外資加入其中,若讓多過的賭權控制在外資商人的手中,即使有法律的調控,控制過多整體經濟收益及市民的就業,會否影響整體政治施政,這也是很多市民擔心的問題。六張賭牌,誰是本澳博彩業的“一哥”,更是受關注的問題,可幸的是,現時澳博繼續領先市場佔有率以33%排榜首,其次是金沙市佔率約21%,永利市佔率約14%,新濠博亞、銀河及美高梅的市佔有率分別約為13%、11%和7%。作為本澳經營四十多年、完善是中國人股份的澳博仍然占在第一的位置,這也是不容易的事情。

本澳博彩業任何一間博彩企業有問題,都會直接影響本澳的經濟、民生等問題。例如早前,博彩就出現上演超過兩個月的何鴻燊家庭分產風波,事情發生之後,在表面上該公司的股票就發生下跌的情況,同時,事情備受社會的關注,最終有傳是由中央政府介入,才將事情平息及收場。也正如中聯辦主任白志健日前所指出,中央政府及澳門人一直關注事件,何鴻燊家族企業龐大,不穩定對其家族、企業及社會都沒有益處,事件圓滿解決對澳門繁榮穩定是好事。筆者不斷提及下,澳博何家爭產事件發生有兩個月,雖然講清官難判家務事,為何這麼久直到中央政府的介入後,才能將事情解決,可是這麼久時間內,就沒有聽講過有澳門特區政府派代表與何家商議當中的事宜。另一個受社會關注的問題是,何鴻燊博士家族成員和解後,涉及何鴻燊名下的澳博股份如何分配呢,若澳博或澳娛的股權有所改動,政府當局應會透過傳媒公佈相關的事宜,可是至今沒有任何消息,社會只是出現不同猜測。可幸的是今次澳博何家爭產風波對社會並沒有發生質的變化。

博彩業收益對於本澳財政收入起到非常重要的地位。本澳財政庫存從回歸前的零開始,在短短十一年來,直到2011年2月底,澳門外匯儲備資產總額繼續增加到1962億澳門元,並與前一個月相比上升2.2%。例如在2010年全年澳門博彩收益為1883億元,較2009年增加約690億元,增長57.8%。總結全年,澳門每月的博彩收入都有至少40%的按月升幅。另外,據財政局公佈的最新資料顯示,2011年前兩個月,本澳財政盈餘達116.5億澳門元,與去年同期相比增長23.3%。財政總收入上升主要源于博彩毛收入上升。其中,前兩個月的博彩直接稅及其他經常收入分別達到135.6億澳門元和10.9億澳門元,同比分別上升46.4%及44.5%。因此,本澳財政經濟收益豐富,其中的因素當然是離不開澳博彩業發展的成果。

從就業方面來講,隨著本澳博彩業持續發展,普遍市民都是受益者,位於博彩企業工作的市民或外地員工,他們的薪水收入都較其他行業高,可以講是“低學歷高收入”的高薪一族,曾一時令到不少沒有完成高中學歷的市民紛紛加入其中,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整及政府推行十五年免費教育後,事件才有了好轉。例如,據統計暨普查局公佈2010年第4季人力資源需求及薪酬調查結果。發現在2010年第4季末博彩業的有薪酬僱員共44,806名,按年增加1.8%;其中荷官有19,149名,增加4.8%。 2010年12月博彩業全職僱員的平均薪酬(不包括花紅及獎金,下同)為15,700元(澳門元,下同),較2009年同月上升4.0%;荷官的平均薪酬為13,610元。對於本澳的中位數沒夠一萬元,以及維生指數還處於很低的位置,對於博彩企業職位可真是令人羡慕不己的事情,現時有很多企業的員工遠遠達不到這個水準,就例如傳媒行業,位處於一般公司傳媒工作者的月收入甚至不到全職博彩業員工一半的薪水。因此,位於博彩企業工作的市民就被一些學者列入“幸福生活圈”之內。

博彩業的發展的確可以為市民提供更多的就業機會,並為政府財政貢獻更多的稅收。澳門從博彩業中獲得豐厚利潤,也讓周邊國家蠢蠢欲動,並逐漸出現幾個有力競爭者,其中馬來西亞的 “雲頂娛樂城”一躍與澳門同起同坐,成為世界四大賭場之一(其他兩大賭場為:美國拉斯維加斯、摩納哥的蒙地卡羅)。可是,亦應該有居安思危的準備,在與本澳附近的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地區的博彩業已顯示出迅猛的發展勢頭,博彩業正在成為一些國家經濟增長的新熱點。例如,新加坡兩個賭城雖然沒有明確表明要把主要客群鎖定為好賭的中國人,但都把中國大陸當做首要的開拓市場,紛紛派人到中國大陸兜攬生意。聖淘沙名勝世界負責人曾在記者會上預估,娛樂城會有20%至25%的訪客會來自中國,可見賭場確實期待經濟崛起的中國為新加坡賭場經濟作出貢獻。此外,經濟不發達國家如緬甸、柬埔寨、老撾等國家,不約而同選擇成立 ”邊境賭場”,以吸引來自中國、泰國等地的顧客。面對虎視眈眈的周邊地區博彩業,中國的官方和民間都面臨著巨大的挑戰,為防止大量的資金流失和賭博帶來的諸多社會問題,官方和民間都應該提早做出應對措施。

因此,本澳博彩業面對周邊地區的博彩企業爭食是少不了的事實,要將博彩業持續健康、穩定發展,還是需要是與時俱進的博彩政策,同時,特區政府未來推動國際休閒旅遊中心,再加上積極參與橫琴島的開發,區域經濟一體的發展,相信會吸引更多的外地旅客來觀光旅遊,也是有助於推動本澳博彩業的穩健發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