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FA早期清單啟動對兩岸經貿的影響

元旦伊始,根據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擬定的早期收獲清單項目,減免進口貨品關稅正式啟動,連帶同日悅現的兩岸服務業早期開放項目,兩岸開始收獲兩年多來推動機制化建設的豐碩成果。

早收清單不簡單,接軌轉制使兩岸往來更順暢

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條文雖然不長,但實際內容卻包羅萬象,早期收獲清單只是雙方已經確認的第一批合作項目。僅以貨品貿易部分來說,今年元旦起兩岸分別有67項與72項產品向對方輸出將為零關稅。根據2009年情況估計台灣也將享受122億元新台幣的降稅純益,雖然有兩岸在稅制、經濟結構、優勢產品分佈等方面存在差異等因素,但主要還是因為大陸主動向台“讓利”的結果,僅從清單中包含了大部分台灣優勢產品,而大陸的優勢產品僅有一小部分被納入就可看出。但無論如何,清單還是按計劃實施了。本來根據協議條文,是要到“生效後六個月內”,而協議雖然在去年6月底正式簽署,但直到明12日才經雙方換文正式生效,因此實際-土早收清單比協議還提早了兩個半月實施,這不僅照顧到兩岸海關實際作業的順暢性,也體現了兩岸有關部門傾力合作的誠意與決心。同樣的情況也反映在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成立-事上,雖然兩岸確有關人士都曾預期其會在去年底前成立,但實際上對照條文就可發現,其成立時限也提“協議生效後六個月內”,因此原先島內樂觀估計會在明中成立,顯然是與協議正式生效時限搞混了。兩岸經合會雖然末如預期在第六次兩岸兩會領導人會談時宣佈成立,但跨入新年後再成立,亦可謂是“船到橋頭”。

由以上積極面去進一步分析兩岸經貿現況,可以看出早收清單的實施將會帶來三方面的變化:

一是促進兩岸經貿往來由間接向直接轉化,由自發性邁向機制化。兩岸經貿歷經30多年的發展,規模已達千億美元以上,但長期呈現間接性、單向性、動力單一性、不平衡性等特點,主要以台商投資大陸帶動為主,而兩岸不僅投資以間接為主,貿易也以第三地轉口占了大宗,其中大陸台商向台采購原材料的金額又是重中之重,呈現出投資驅動性貿易,因此也就造成了兩岸貿易往來出現極不平衡的現象。而早收清單強調直接性與原產地性質,只有兩岸直接貿易且持有原產地証明的貨物才能享受,這將大大提高兩岸直接貿易的比率,為兩岸貿易揭去蒙著的面紗。同時兩岸貿易也將降低隨意性、自發性的成份,而更多地呈現出兩岸經濟發展的實際需求。

二是有助發揮兩岸產業優勢,促進經濟更好發展。早收清單集中了兩岸主要的相對優勢產品,島內農漁產品可以免關稅暢銷大陸,借地利之便提高經濟附加價值,如因兩岸口味不同,部分魚種在島內乏人間津,在大陸卻是掄手貨,早收清單實施後,這些魚種大量轉銷大陸,台灣漁民立即就享受到兩岸互惠的利益。而大陸一些島內供應不足或根本不生產的產品也因人島而拓展了銷路,擴大了市場,兩岸互惠的結果足兩岸優勢產品得到更穩定的市場保障,從而可以獲得更好的發展。

三是服務貿易早收清單為兩岸經貿向深度發展鋪平了道路。大陸的中國銀行與交通銀行在去年10月與11月在台先後設立了辦事處,預期可在一年後升格為分行,開辦新台幣存貸業務,而後期還有招商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等銀行將在今年2月後提出設立辦事處的申請。與此同時,台資銀行在大陸的辦事處也有5家於去年12月升格為分行。另外,根據服務貿易早收清單,大陸于元旦起對台開放設立獨資醫院、飛機維修業、專業設計服務業等,而台灣也隨後宣佈實施對大陸的服務)業早收承諾。相對於比較單純的製造業與金融業,雙方開放的服務業早收承諾中將更多地牽涉到制度的對接問題,必然要求兩岸進行深度合作。以醫院為例,由於兩岸分別以醫療保險與健康保險的名義建立起醫刑艮務網,覆蓋了大多數民眾的基本醫療項目,這就使台商的獨資醫院設立之初服務3寸象勢必只能鎖定在高端醫療需求者及台商自身,具體而言,也正是因為一些客觀條件的限制,大陸對台商開設獨資醫院的首批地域僅及於滬、蘇、閩、粵、湘等台商密集地區,這就給一些特定地區諸如海西區與珠三角地區提供了適當的機會,即可以先行先試進行兩岸醫療服務體系的對接,有意識地讓本地醫保網參照島內經驗,從而吸引台資醫院先行進入。

早收清單只是起步,未來前景更加廣闊

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實際上包含的遠不止早收清單,就像台灣地區領導人馬英九所說:它“只是前菜”,大餐還在後面:隨著兩岸經濟合作委員會宣佈正式成立,兩岸即將展開貨品貿易、服務貿易、爭端解決等多項內容的協商,台灣有關部門已經提出要爭取在一年內完成兩岸貨品貿易談判。相對於多達數千項的貨品種類來說,早收清單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雖然按照世貿組織的文件,並未規定自由化的實施時間表,但鑒於兩岸日益密切的經濟關系必然加速貿易往來,可以預期兩岸貨品貿易的自由化時程-定會超前。而早收清單是在兩年內完成零關稅,那麼對其他貨品實施降稅將不會遲於第三年啟動,而最後完成應該會快於中國與東盟自由貿易區的時間表,屆時,兩岸四地加上東盟十國將形成以大陸為核心的巨大的自由貿易市場,東亞區域經濟整合將有望出現新的躍進式發展。

更何況還有服務貿易協商,兩岸經濟將隨著協商的步步推進而展開深度整合去年因各種原因擱淺的投資保護協定也有望在兩岸經合會的架構下重新出發,在加強對台商利益保護的同時,對大陸入島的企業也提供相應的保障,從而在宏觀上形成兩岸物資、資金、人員等的雙向自由流動,發揮出兩岸一脈相承、血濃于水的優勢。

另-方面,從談判的技術層面看,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確定了大方向,解決于較易處理的問題,特別是早期收獲清單使協議的意義昭然若揭。但接下來的後續協商就會觸碰到兩岸經貿體制中相互沖突的部分,取得進展就要艱難得多。去年底進行的投資保護協議協商之所以中途擱淺,雖然個中原因相當複雜,但根本點還在於兩岸經濟管理體制不一致,互信度不足,希望通過協議架構出新的保障機制,由此牽扯出各種複雜的背景因素,導致雙方無法如期達成協議,第6次兩岸兩會領導人會談只能宣佈取得某些共識以作為階段性成果。展望未來的後續協商內容,無一不牽涉到彼此廣泛深刻的經濟利益,與各自未來發展取向都有密切的關聯,如不能從更高的角度去思考突破點,協商將會因各種細節問題而曠日廢時。進而言之,任何協議本身都要求協商的雙方以部分次要利益相互交換,以達成互益的主要效果。也就是說,只有在兩岸經濟發展順暢,雙方對經濟發展都具有足夠的自信時,兩岸經貿後續協商才有可能進展順利。為兩岸長遠發展計,兩岸在後續協商的過程中,應超越世貿組織談判的互利互惠的原則,而本著互諒互讓的精神,即把對方視為合作夥伴,相互體諒對方的需要與立場,各自做出必要的讓步與利益讓渡,以求得協商的成功,實現兩岸的共同和平發展。

早收清單的實施效果已經証實了兩岸經濟合作框架協議的意義,為了兩岸經貿關系更加廣闊的發展前景,兩岸經貿機制化進程應該以更大的步伐向前邁進,雖然遇到的障礙並不會少,但推動的力量也會更大,正像島內有識之土所說的,將是“關關難過關關過”。如果說去年兩岸貿易只是恢複性增長的話,那麼早收清單實施以後就將會出現爆發性增長,並完成兩岸經貿結構性的轉變,而接下來的就將是在制度化、機制化的保障下,在深化合作的基礎上,推動兩岸經貿關系邁向更高的發展階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