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蔣日記”繼承權風波

原定於2010年12月出版的兩本“蔣介石日記”突然叫停。

就在新書即將面世之際,蔣經國長孫女蔣友梅有關“兩蔣日記”(即蔣介石日記和蔣經國日記)的--紙聲明令出版社意識到,如果現在出版,很有可能捲入蔣家後代關于日記繼承權的紛爭。

“兩蔣日記”目前“暫存”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並未完全公開。但是,究竟誰擁有這兩本日記的繼承權和出版權呢?

“兩蔣日記”並未完全公開

關於“兩蔣叭己”,在台灣廣為流傳的說法是,1975年蔣介石去世後將自己的門汜留給蔣經國,蔣經國在1988年病逝前,將蔣介石的日記連同自己的日記一併交給了三兒子蔣孝勇。1996年,蔣孝勇去世,日汜由其遺孀蔣方智怡保存。2004年陳水扁連任台灣地區領導人後,蔣方智怡考慮綠營勢力在島內營造的“去蔣化”氣氛可能不利日記保存,於2005年1月10日以蔣家家屬代表身分,與以收藏中國近代史料著稱的美國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簽署保管合約,“兩蔣日記”“暫存”胡佛研究所,期限50年,但胡佛研究所沒有所有權。

胡佛研究所保存的蔣介石日記是從1917年到1923年,以及從1925年到1972年的部分,其中部分涉及個人隱私,蔣家要求保密至2035年。

胡佛研究所圖書及檔案館於2006年3月開始分批開放閱讀蔣介石日記,於2009年7月開放最後一批。胡佛將可公開的日記影本分成76大冊,每冊再依年份、月份分夾收藏,提供借閱者閱讀。

蔣介石日記的開放吸引了全世界的蔣介石和民國史研究者,並成為胡佛檔案館的熱門借閱晶,每年有上千人借閱。大陸學者楊天石等人都曾遠赴美國尋訪“蔣介石”。2008年5月,在2006年、2007年赴斯坦福閱覽蔣介石日記手稿本的基礎上,楊天石出版了新著《找尋真實的蔣介石--蔣介石日記解讀》

據胡佛研究所有關人員介紹,蔣經國日記的時間跨度是從1937年到1979年,內容以蔣經國自己家裏的事情為主,談到他們自己的一些感想,很多是隱私。在政治或者其他事務上的考量,蔣經國寫得不是那麼多,因此從史料價值角度講不及其父親日記。

目前胡佛檔案館僅公開了蔣介石日記,因為蔣家內部此次爆出“兩蔣日記”繼承權爭議,致使原定明年公開蔣經國日記的時程可能被迫延後。

出版前殺出“程咬金”

據悉,蔣方智怡此前曾主動與台灣“中央研究院”聯系,決定將《蔣介石日記》交由“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出版,定於2010年12月出版第一部分,並在12月1日舉行《蔣介石日記》新書發表會。同時,天下文化出版社也擬於12月10日舉行《蔣公日記:-九四五——一九四九》的新書發布會,該書內容主要收錄蔣介石1944年至1949年期間的日記,以及台灣前行政機構負責人郝柏村的注解補充。

就在上述兩本新書即將面世之際,蔣經國長孫女蔣友梅採取了先發制人的行動。她是蔣經國長子蔣孝文的獨生女,從小由蔣經國和蔣方良夫婦帶大,深得蔣經國喜愛,但中學畢業後即遠赴英國求學,後來嫁給一個英國人,目前也旅居英國。

2010年11月30日晚間,蔣友梅通過“國際通商法律事務所”發布了《蔣中正日記與蔣經國日記所有權歸屬》聲明稿。聲明稿指出,“兩蔣日記”均為蔣經國遺產,屬於蔣經國全體法定繼承人共有,包括蔣孝章、蔣蔡惠媚、蔣方智怡、蔣友梅、蔣友蘭、蔣友松、蔣友柏、蔣友常與蔣友青等九人。

蔣友梅在聲明稿中表示,蔣方智怡擅自向胡佛研究所宣稱她是“兩蔣日記”的所有權人,並於2005年1月10日在未經其他法定繼承人同意或授權下,以蔣家家屬代表的身份與胡佛研究所簽署保管合約,徑自將“兩蔣日記”胡佛研究所保管,此舉置其他法定繼承人權益於不顧,侵害其他法定繼承人的權益,“蔣經國先生遺產之其他法定繼承人深感無法認同,更無法接受”。

至於蔣介石日記是否出版,蔣友梅通過聲明稿表示,多數法定繼承人均抱持樂觀其成的態度,但前提是蔣方智怡必須出面促成由全體法定繼承人與胡佛研究所重新簽署保管合約,解決蔣方智怡先前未獲授權及擅自處置“兩蔣日記”的保管事宜,以避免日後產生不必要質疑。

蔣友梅在聲明稿中還指出,她與其他多數法定繼承人均不會繼續姑息蔣方智怡漠視“兩蔣日記”其他法定繼承人權益的行為,“若有必要,本人將於適當時機採取必要法律行為,以維護‘兩蔣日記”所有法定繼承人之權利”。

對于蔣友梅的聲明,蔣方智怡的委任律師呂榮海於2010年12月2日對外表示,希望不要因為個人立場影響文物應公開的大局;他還轉述蔣方智怡過去幾天的心情,說蔣方智怡“相信自己在歷史上是做對的事”。

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檔案館館長蘇薩11月30日表示,對於“兩蔣日記”存放在胡佛檔案館的法律問題,他不發表任何評論,在胡佛檔案館開放給各界閱讀的“蔣介石日記”仍將繼續開放。但依照蔣方智怡和胡佛簽訂的協議,蔣方智怡有權在任何時間停止與胡佛的合作關系,只需要在兩三個月前通知胡佛,就可片面要求胡佛停止公開蔣介石日記

蔣友梅12月8日再發聲明稿,強調自己的立場就是“物歸原主”,“兩蔣日記”存在胡佛研究所,這是先前蔣方智怡以個人名義與胡佛研究所簽約,希望立即改以“兩蔣日記”全體所有人名義簽約。蔣友梅也表示,兩蔣日記雖是私人日記,但基於其歷史和學術價值,該如何保存,應由全體繼承人共同考量,做出妥善處理,她會尊重全體繼承人的共同決定。

“兩蔣日記”的下一步

蔣友梅的聲明在台灣立刻引起廣泛關注,因擔心捲入蔣家後代有關所有權的爭議,“中研院”和天下文化出版社擬於12月出版的有關蔣介石日記書也臨時喊卡。

“中研院”近史所所長黃克武表示,蔣介石日記是20世紀大陸與台灣的重要史料,能夠澄清不少歷史事件,近史所站在學術專業立場會努力爭取日記出版。黃克武還透露,是蔣方智怡主動找近史所出版蔣介石日記;而蔣友梅也通過律師表達希望由“中研院”出版蔣介石日記的意願,所以蔣家對出版蔣介石日記有共識,對日記由“中研院”出版也有共識。不過黃克武同時表示,根據法規,每一個蔣家後代都有共同繼承權。近史所無意介入蔣家內部紛爭,目前已擬好授權書,等蔣家所有繼承人都簽字同意後才會公佈日記。

蔣家後代關于“兩蔣日記”繼承權的紛爭,也引起國民党高層人士的關注。

據台灣媒體報道,有國民党党務主管表示,由於2000年台灣政黨輪替,加上民進黨推動“去蔣化”,拆除島內各地蔣介石銅像,蔣方智怡擔心“兩蔣日記”遭扭曲、破壞,才決定交給胡佛研究所保管,所以蔣方智怡應該沒有私心。但此事是蔣家家務事,不方便介入。

也有台灣媒體和律師呼籲,台灣當局領導人馬英九應介入協調。對此,馬英九在出席有關活動時表示,從法律上來看,“兩蔣日記”當然是蔣家私產,但從日記的內容、歷史,文化角度來看,應是屬於公產。馬英九說,非常期待蔣家後人能盡量達成共識,公開資料。

馬英九還說,他願意出來協調,實際上也已經協調很久了;5年前爭議就存在,希望雙方都能和衷共濟,以理性態度,盡快達成協議,讓歷史、文化上屬於公產的“兩蔣日記”,能夠公開發行。

還有人投書媒體,建議台灣當局應宣佈“兩蔣日記”為當局重要文物,等蔣方智怡從胡佛研究所收回後,將其交由“中研院”永久保管,供學術研究之用。如需出版,不論是影印原件,或排字印刷以便閱讀,統由“中研院”辦理。“這才是快刀斬亂麻,解決爭議之道。”

關於“兩蔣日記”繼承權的爭議,蔣經國之子、國民党副主席蔣孝嚴說,“兩蔣日記”所有權繼承問題走上法律範疇,他不便表示任何意見,但是希望爭議能夠早日落幕。蔣孝嚴還表示,當初“兩蔣日記”送到美國,有其歷史背景,動機與用心值得肯定,他也認為,“兩蔣日記”是屬於無價的公產,是相當豐富、重要的近代史史料,不僅是蔣家所擁有,因此他希望“兩蔣日記”能夠早日送回台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