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委高官會議胡耀邦

胡耀邦同志逝世已22年了。他對廣東特別關心,從1980年到1986年,他因視察工作或陪同外賓訪問,曾先後6次到廣東。我因工作關系,有聿參與了全部的接待工作。

1980:我為什麼不能坐過山車

1980年1月23日至27日,時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的胡耀邦一行4人,從北京乘專機抵穗,這是上世紀80年代胡耀邦第一次到廣東。此行主要目的是向住在廣州的葉劍英元帥匯報工作,並順便視察廣州和中山。

1月24日,在中山視察的胡耀邦到了長江樂園參觀。耀邦興致勃勃地參觀了該園的各項娛樂設施,當來到最刺激的過山車前,樂園的領導介紹說:河南省委書記劉傑不久前坐了過山車,70多歲的他安然無恙。

耀邦想嘗試一下過山車的滋味。中辦陪同的同志和省裏的領導怕出危險,就耐心勸阻。耀邦說:“劉傑年齡比我大得多,他能坐,我為什麼不能坐?”

耀邦同志坐在過山車上,就是不肯下來。耀邦同志當時已經65歲,他想和年輕人一樣體驗一下過山車的感覺,出於安全的考慮,我們誰也不敢開車。見狀,耀邦同志只好無奈地從過山車上走下來。

1983:要敢於穿西裝

1983年2月6日至14日,時任總書記的胡耀邦一行24人,從北京乘專機抵韶關,然後到深圳、珠 、海南、湛江等地檢查工作。

2月7日上午,韶關地區領導匯報工作,耀邦同志不時插話。他說:“現在我們一些同志官越做越大,但知識面越來越窄。要從中央到省到市各級下決心,提倡兼職上學,一門門補。學3年,可管30年,否則四化搞不成。”

地委書記馬一品同志匯報時說,希望機構改革方案快定下來。耀邦同志說:“你們可先斬後奏,照顧大矛盾,考慮中矛盾,難管小矛盾,要快刀斬亂麻。”

2月7日下午,參觀梁武帝時修建的南華寺,寺廟住持將珍藏的皇帝詔書等拿出來給耀邦觀賞。當看到民國26年(1937年)蔣介石題寫的“宣傳佛典”時,耀邦同志說:“修好,保存起來當學術和旅遊用。”

2月7日晚,耀邦同志抵深圳,8日上午即聽取深圳市委的匯報。

當梁湘匯報市委抓規劃、抓立法、抓改革的情況後,耀邦同志說:“應是新事新辦,不能新事老辦,這是普遍規律。新事老辦辦不下去!全國一切新事都要新辦。核電站、南油一開始就要新事新辦。”

他還專門提到:“特區幹部把衣服穿好些,要敢於穿西裝,我1953年還穿過花衣服。”

下午二時,耀邦同志到漁民村視察,党支書吳伯森匯報了全村情況,耀邦同志詢問了收入、生活等情況後,見吳伯森還穿著破舊的衣服,打著赤腳和穿著拖鞋,便說:“你把衣服穿好點。”

2月9日上午,耀邦同志視察了西瀝水庫和蛇口工業區。當袁庚匯報時,提到穀牧所說“在矛盾甲發展,在夾縫中生存,歷史上改革的沒有好下場”時,耀邦同志說:“過去下面搞,上面少數人支持,現在不是,領導帶頭改。”

當袁庚匯報到幹部選舉制度,想作小小的改革試驗時.耀邦同志肯定地說:“好嘛!”並說:“著名戲劇家關漢卿,就曾寫了個諷刺官僚主義者的詩,他罵縣太爺堂上的鼓是‘一棵大樹腹中空,上頭全是皮兒糊,每天上堂敲三下,撲通撲通又撲通。”’ 2月13日下午,從海南儋縣加萊機場飛湛江,下午4時半即聽取湛江地委匯報。在匯報時,耀邦同志說:“農民可以到城鎮修房子,為什麼不可以?一千年前景陽岡,沒店怎麼住啊?”

他接著說:“讓手工業專業戶到小城鎮修房,二三十裏的地方有個小鎮,裏面有電影院、茶館什麼的,便有了個落腳點。否則幾十裏地什麼也沒有,青年人沒地方玩,便去賭博去了。”

他還說:“今天在海南島我意識到,穿了好的衣服沒有地方給大家看,如有那麼幾個公共場所,便可吸引進去。最好是公園、運動場,耍獅子時是看人,北京的市場很多小青年不是去買東西,是看入去的,我們要懂得人們的心理,這叫精神文明。生活有樂趣,社會治安也會好得多,不然他去賭博去了。我們這些老人,都忘了過去。我國幾個少數民族,如朝鮮、蒙古、傣族等要一年搞個廟會,就是看人。”

他最後說:“為什麼青年留戀城市不願走,就是農村太寂寞,沒有地方玩。”

1984:不能再耽誤時間了

1984年2月4日,胡耀邦總書記與餘秋裏、張廷發、郝建秀、王兆國一行41人從廣西乘專機抵汕頭機場。

下午5時聽取汕頭市領導匯報。在談到建立水電、核電站時,耀邦同志說:“小平同志非常著急,不能再耽誤時間了,我們耽誤不起,廣東建核電站已爭論了3年,互相扯皮,再不總結經驗不行了。”

談到解決資金時,他問:“引進外資行嗎?”

2月5日晚8時,耀邦同志在汕頭黨政軍幹部會上講話。

他說:“給大家拜個年嘛,過年不拜不禮貌。這幾年廣東工作做得是好的,汕頭也不錯,我今天到潮州,一路上看到群眾喜氣洋洋,有兩位政治局委員(指餘秋裏、張廷發)稱贊老百姓穿著很好,比我們還好,群眾喜氣洋洋,修了很多新房子。我們國家正在變樣,向上變化,全國都如此。廣東變化是全面的,前5名可以稱得上。江蘇、山東、河南、安徽、廣東、四川,你們工作做得好。如果新春佳節有什麼祝賀的話,就是希望大家發憤圖強、努力工作。你們如何力爭翻兩番以上,你們去研究。

“小平同志在珠海題寫了‘珠海經濟特區好’,為深圳題寫了‘深圳的發展不口經驗証明,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政策是正確的’。你們有問題可向谷牧同志講。對外不只是一個外,對外有兩個,一個是外國的外,外省外區也叫外。你們要研究國內的外,與上海、鎮江、蘇州、無錫、漢口交流。”

5月23日上午,耀邦同志乘專列陪同南斯拉夫共產党主席馬爾科維奇一行lo人從廣州前往深圳訪問,在車上他問我:“有沒有歡迎群眾?公開來防的代表團應有人歡迎。”

我答:“廣州有人歡送。”他又問“有多少人?”我答:“500人。”他“嗯”了一聲,還讓我們在晚上將西餐桌擺成長條形的兩條。

1986:未完成的題字

1986年1月1日至3日,胡耀邦總書記一行12人從海南陵水乘專機抵湛江,先後到茂名、高州、信宜、羅定、雲浮、肇慶等地視察。

1月2日上午,聽完信宜縣委書記匯報後,耀邦同志想到靠近廣東的廣西岑溪縣筋竹鄉瞭解情況,但苦於沒有直達電話,無法轉告廣西,只好由中辦同志打電話到北京,再轉告廣西區黨委通知岑溪縣委。為保密起見,只稱中共中央辦公廳楊德中同志去視察。

從廣東邊境到筋竹鄉沒有公路,只有拖拉機路,一路顛簸不堪,直到下午4時,才到達筋竹鄉。當岑溪縣委副書記蒙瑞洪、縣長程柱德等出來迎接時,耀邦同志已讓北京來的同志分別出去調查該鄉的情況了。當地同志一看是耀邦同志,大感驚訝。

1月3日,肇慶地委領導在肇慶渤海樓向耀邦同志匯報後,擬請他留下墨寶。耀邦同志正准備揮毫,賓館服務員在打開墨汁瓶時,不小心灑了耀邦同志一身,衣服被弄髒,他無心再寫下去了,答應回北京後找機會再寫,誰知這竟成了永遠的遺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