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領導班子裡沒有一點不同聲音,不正常

我從1975年到1982年在胡耀邦同志身邊擔任秘書工作,這期間,耀邦同志經歷了從“文革”後恢復工作到擔任黨中央主席、總書記的過程。

要善待同志、對幹部要量材任用

大家熟知的平反冤假錯案、解放幹部工作就是在耀邦同志擔任中央組織部部長時進行的。他一再講過,對幹部要有基本的估計,那就是絕大多數是好的和比較好的,他們是黨和國家的寶貴財富。壞人是極少數。要善待同志、善待幹部。對受委屈的同志,要將心比心,要體祭他們的痛苦。他對當時參加落實於部政策、乎反冤假錯案的各級組織部的同志們說:我們辛苦些、緊張些,哪怕只是早一天落實了該落實幹部的政策,就等於他們和他們的家屬少過“一年”的難過日子。要知道,蒙冤受煎熬的人都是“度日如年”啊!

耀邦同志說,善待同志、善待幹部,必須在党內形成良好的風氣,“捧”殺幹部、“棒”殺幹部都不是共產黨的作風。要正確對待犯錯誤的同志。每個人自己最瞭解自己,有了問題,一定要聽取本人對有關問題的陳述,陳述的人要實事求是,聽陳述的入也要實事求是,不能武斷地下結論。他經常講延安時期毛主席曾親自指導組織部門審查幹部的情況,批評甚至是批判幹部時,也要給他一張桌子,一把椅子、一個水杯,讓他坐在那裏,心平氣和地做思想工作。在做出處理時要慎重,要核對事實,要“冷處理”,

耀邦同志說,幹部部門的同 志應該“走冷門”,要“雪中送炭”。他說,我們組織部的幹部要有這樣的風範,不管黨內黨外也不論職位高低,凡是碰到困難,受了挫折,倒了黴的同志,都應予以關心和幫助。不僅對於遭受委屈、陷於痛苦和危難的同志要伸出援助之手,就是政治上犯了大錯誤的,也不應厭棄,不避嫌,滿腔熱情地給於關心和幫助,鼓勵他們振作精神,吸取教訓,繼續前進。對老弱病殘的同志要派人看望,對遺孀、遺孤要悉心關懷,幫助解決實際困難,對受了處分和遭受打擊的要親切交談,使之都能“暢所欲言”。他說,那些有現時影響力的幹部、正在往上升的千部,會有許多人去串門子,我們就不去那樣同志的家了。這就是他講的要“走冷門”。

耀邦同志在部署中央國家機關幹部分配工作時指出,那麼多同志沒有分配工作,我們心裏不安,各部委的同志也會不安。這些同志都是我們黨的寶貴財富啊!要量材任用。我們要用正確的態度去看一個幹部,要打破人要完人、金要足赤的舊觀念。十全十美的人是不存在的。有的人在“文革”中犯過一些錯誤,但他們經過多年教育,多數同志在進步,應該這麼看,才符合實際。領導同志要親日出馬,聽取多方面的意見,特別是要聽一聽聽待分配幹部的意見。實事求是地解決問題。

要有民主的工作作風

耀邦同志的民主作風。凡與他接觸過的人無不交口稱贊,他鼓勵人說活,動員人說話。他十分重視人們的不同意見,喜歡以平等的身份參與討論問題,願意與有見解也好無見解也好的人探討問題、爭論問題。這有利於豐富自己的見解,作出合情合理的判斷。他從不計較與他發生過爭論的人,把他們當成知己的朋友。據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的田紀雲同志回憶,凡是胡耀邦同志主持的會議,大家敢說不同意見,並且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即使跟他爭論得面紅耳赤也沒關系。

胡啟立同志在他的回憶文章中說,耀邦同志明確講過,在一個領導斑子裏,沒有一點不同的聲音,是不正常的。鑒于歷史上我們党內曾經出現過的違背民主原則,壓制不同意見,甚至因發表不同意見而罹禍的教訓,耀邦同志鮮明地提出對持不同意見的同志要堅決執行“四不主義”,即:不抓辮子,不打棍子、不戴帽子、不裝袋子(不進檔案)。從來沒發生過,至少是我沒聽說過,因為某個幹部向耀邦同志提了意見,他就發脾氣或者打擊報複將其調離崗位的事情。他允許別人有不同意見、有保留意見,甚至允許別人按照自己的想法先去做,但是在全局問題上,在原則問題上,他從不讓步,敢於堅持自己的意見,同時又堅持民主集中制。耀邦同志擔任總書記期間,書記處的重大問題都是集體討論決定的。

耀邦同志認為,不管是一些重要講話還是文件都應該廣泛地徵求意見,既要聽取領導層的意見,徵求專家學:者等專門人士的意見,還要徵求基層群眾的意見,這樣形成的文件和講話,才會有;基礎,才能更接近實際,才能有利於更好地貫徹實施,這也是他在領導工作中形成的良好工作作風和習慣。

要勤於思考、善於總結,要勇於自以為非

耀邦同志認為,作為負責幹部,要勤奮敬業,要善於歸納總結,善於在困難的情況下突破難點,推動工作。在這裏,用知識、經驗,把情況聯系起來加以思索很重要。他說,毛主席等老一輩領導人就有這樣的本領。毛主席與人談話,多採用啟發式,引經據典,由淺人深,由此及彼,取得共鳴。其他老一輩革命家也都有自己的特點。這是說每個人有自己的獨特風格,是他們在長期的鬥爭實踐中形成的。但他們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注重學習,勤於思考,善於歸納、總結、推動工作。1980年,耀邦同志去廣州向葉劍英同志匯報一件重要人事安排的事,聽取他的意見。他們商談了不到20分鐘的時間,耀邦同志就從屋裏出來了。我問耀邦同志,這麼快就談妥了?耀邦同志說,參座(耀邦同志對葉帥的習慣稱呼)說,他要用三天時間思考一下才回答我們,讓我們先下市縣看看,回來再談。這又使我想起耀邦同志去見鄧小平同志的情景。那幾天,他在小院裏踱來踱去,思考著要談的問題。他告訴我,與小平同志談話,一件事十句話能說完,不要說十一句,最好壓縮成八句話說完,小平同志善抓要領,幹練、果斷。可見擔負重要領導職務的領導同志,在重大問題、重要事件上,態度是何等慎重,不是考慮一下,是要想幾天幾夜,甚至更長時間。

耀邦同志說。他在長期的工作過程中,曾經多次受到毛主席等領導人對他的肯定和讚揚,自然是很受鼓舞,也很高興,但高興從不過三天就再也高興不起來了。第一天高興的是受了贊揚,第二天想的就是還有什麼不足,第三天想的是下一步又該怎麼幹了。耀邦同志說,他很羡慕有的同志,很瀟灑,拿得起放得下。他說有的同志說我的腦子一天24小時都處於緊張狀態,為什麼,擔子重、責任大呀!我們已經耽誤了不少寶貴時間了,再也不能耽誤了,必須勤於思考,及時總結經驗,把工作向前推進,一刻也懈怠不得!

我看到過曾任光明日報總編輯的杜導正同志的回憶文章,說耀邦擔任中央秘書長兼中宣部部長時,每週兩次召開例會。每次,胡耀邦自己先講40分鐘左右,然後請大家發表意見。於是大家七嘴八舌地發言,胡耀邦也經常插話。會上,他從不屆高臨下,從不做指示,參加會議的人發言,他都虛心聽。有時候覺得別人的意見比自己的看法好時,就立即表態“我同意這位同志的意見,我的意見收回”。杜導正認為:“一個領導人,尤其是身居這樣的高位,能讓人在他面前就政局或某些大是大非問題,毫無拘束地發表個人意見,包括不同的政見,這恐怕是最難得的一種政治品質。”

耀邦同志認為:發現了錯誤必須盡快糾正,迅速調整部署,否則就要吃虧。處於執政黨地位,很容易犯官僚主義。任何人一旦脫離了實際,脫離了群眾,聽不進不同意見,不再實事求是,那麼就會犯錯誤,就會漸漸地失去光輝。走向反面。科學是無止境的,認知也是無止境的。唯有不斷探索,不斷糾正前進中的失誤和錯誤,不斷反省自己,自覺地自以為非,不失去對新鮮事物的熱情,隨時傾聽群眾的呼聲,才是真正追求真理,接近真理。

不少同志問我,你在耀邦同志身邊工作多年,你怎麼看待耀邦同志呢?耀邦同志是我最為敬仰的導師。他是一位讓人們通過他的言行,就能看見他心靈的人。一位真真誠誠、坦坦蕩蕩的偉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