蔣孝嚴或可為國民黨豎起清新選風樣板

正當民進黨的「總統」黨內初選,蔡英文與蘇貞昌之間互相暗中較勁,茅招盡出,直到黨中央已經開始進行民調作業,按規定是黨內任何派系和個人均不能發布自己或他人的民調數據,以免影響以至幹擾正式的民調作業之時,支持蔡英文的謝長廷系的子弟兵「卡神」楊蕙如卻私自公佈監聽民調數字,鬧得整個民進黨烏煙瘴氣、雞飛狗走之際,國民黨這邊也曾一度十分緊張的「立委」初選中山、松山選區民調公佈,當事人蔣孝嚴與羅淑蕾之間的選務糾紛,卻是迅速和氣收場,令到兩者之間形成鮮明的對比,使人對國民黨還是滿懷信心。

其實,在整個初選期間,蔣孝嚴和羅淑蕾的表現還是有點失常的,這本來就是台灣政治人物的天性。實際上,蔣孝嚴曾經發動激烈的廣告文宣攻勢,抹黑羅淑蕾,並要對羅淑蕾提出檢舉 ;而羅淑蕾也使用了「唯一支持」文宣手法,並痛斥蔣孝嚴花了二千萬元做抹黑廣告。正是這個不實指責,令到國民黨中山區黨部要給予停權一年處分,這將會令羅淑蕾喪失參選資格。只是在臺北市黨部推翻區黨部的處分建議,只是給予申誡一個的較輕處分,亦即維護羅淑蕾的出線權,而馬英九主席在巧遇羅淑蕾時,向她表示祝賀,使得蔣孝嚴領悟到黨中央為了勝選及國親合作考量,作出了犧牲自己,成全羅淑蕾的決定,這才立即轉變態度,向羅淑蕾的出線表達祝賀,並公開表態服從民調結果,還表示會為羅淑蕾站臺輔選。這使顯出蔣孝嚴的胸襟寬闊,連羅淑蕾也感動地說,「蔣考嚴真是寬大心胸」,並表示將會安排時間向蔣孝嚴請益。

蔣孝嚴當初猛攻羅淑蕾,顯然是感覺到自己的「正藍旗」身份,尤其是作為國民黨副主席和蔣家後人,竟然遭到「藍皮橘骨」以至是被人視為「藍皮綠骨」的羅淑蕾的「踢竇」,甚至竟然輸在她的手下,當然是極不服氣。尤其是在初選過程中,羅淑蕾曾經痛斥黨內實施的民調方式是「排綠民調」,這就令蔣孝嚴判斷中央是支持自己的,但想不到自己竟然是「陰溝裡翻船」,既是惱羞成怒,也是面子掛不住。

但為何蔣孝嚴又會迅速轉變態度?這既有可能他真的是繼承了其父祖輩的大開大闔的梟雄性格,也有可能出於他長期出任政務官所養成的儒雅風度。當然,也並不排除是他從各種信息中,知道國民黨中央不會忘記他,或是將會獲安排在「不分區立委」名單內,或是另行安排工作,使他沒有「出路」問題困擾,因此也就落得個大方,給政壇上的後輩樹立一個示範榜樣。

蔣孝嚴的榜樣,確實正在發揮作用。據台灣媒體報導,國民黨內部認為,蔣孝嚴顧全大局,有利於其他選區的協調,並將會形成一股犧牲自我,顧全大局的效應。實際上,在蔣孝嚴決定退出初選並投入輔選後,似乎在黨內出現一股效應。其他有兩人以上登記角逐的複雜選區,陸續有人表明為促進黨內團結,而宣佈退選。為此,黨內私下表示,黨中央第二梯次「立委」提名時間為五月十一日,在此之前,只要有兩人以上登記參選的選區,黨內都在協調中,都有人可能退選。

黨內也有人指出,以過去的選務經驗來看,確有可能讓其他參選人依據實力原則,重新仔細思考。尤其蔣孝嚴身為黨副主席,願意展現運動家的精神,等於是黨內勸退的標竿;雖然未必能讓所有複雜的選區單純化,但多少具有示範作用。

比如,桃園縣議員萬美玲參選桃園第四選區,選區範圍為桃園市;另一位縣議員舒翠玲參選第五選區,選區範圍在平鎮、龍潭,兩人前日下午就在縣長吳志揚、縣議長邱奕勝、黨副祕書長洪秀柱、婦女部主任陳玉梅及縣黨部主委許福明等人陪同下,以「擔心黨內初選造成撕裂傷」為由,宣佈退選並投入「總統」選舉輔選行列。萬美玲與舒翠玲退選後,所屬兩個選區都還有其他的參選人堅持參選,黨內將把握機會,持續協調。

因此,國民黨可以此為契機,重塑良好的黨內初選文化。其實,就在蔣孝嚴與羅淑蕾纏鬥到和解的過程中,已經對國民黨的傳統政治文化,發生了重大的催化作用。據報導,這場初選之所以引人矚目,在於不太像國民黨傳統手法,而是全部借用民進黨的台詞,例如近來在民進黨炒得很熱門的「唯一支持」,兩位參選人都毫不客氣的借用;民進黨過去最厲害的「綠皮藍骨」指控,蔣孝嚴這次同樣也痛批羅淑蕾是「藍皮綠骨」,「舉著藍旗反藍旗」。蔣孝嚴這樣的批評,反映的很可能就是黨中央當初的想法。這兩年來,羅淑蕾成為所謂的綠媒寵兒,常常上電視炮打執政團隊,國民黨基層痛批,羅淑蕾身為不分區「立委」,卻不為黨辯護,發言比民進黨還像民進黨,數度要求黨開除她。羅淑蕾深知自己不可能再被提名「不分區立委」,因而決定轉戰「區域立委」,竟然在初選時險勝有副主席身分加持的蔣孝嚴,未這就必將使「羅淑蕾效應」在黨內發酵:其一、這更證實,不管你在「國會」做了什麼,未來大家只要頻頻上電視,就會有票房,這樣的媒體效應長期而言,對民主運作相當不利;其二、與其他同樣常上電視的藍營「立委」不同的是,羅淑蕾確實是批評執政團隊不遺餘力,如果這樣的特質,竟然連在藍大於綠的臺北市,都受到選民歡迎,這凸顯的則是國民黨的問題。但這卻是最好的結果,就蔣孝嚴來說是小輸,卻反而讓蔣孝嚴可以順理成章去選「不分區立委」。而就羅淑蕾來說,也等於脫胎換骨成了「正藍」,將來國民黨內就別再分藍、橘了。

而國民黨之所以最後寧願「犧牲」蔣孝嚴,也要成全羅淑蕾,看來主要是出於兩個原因。其一是避免「藍橘相爭」,讓民進黨白撿便宜。因為倘是判羅淑蕾停權,以她倔強的性格必然會宣佈脫黨自行參選,從而導致分薄選票,白白地把藍大於綠,藍軍穩贏的中山、松山選區捧送給民進黨;其二是將會刺激宋楚瑜,使得即將進行的第三次國親合作破局,從而對馬英九的爭取連任造成重大的威脅。這樣就將變成國民黨、蔣孝嚴、羅淑蕾「三輸」的局面。

因此。國民黨中央最終完全尊重民調數據,並不偏袒作為黨中央副主席蔣孝嚴,這個實事求是的態度值得肯定。而國民黨在其副主席蔣孝嚴的良好示範之下,也將為黨中央協調其他複雜選區創造了良好條件,而且也能潔淨國民黨的黨內初選風氣,這就是國民黨、蔣孝嚴、羅淑蕾以至親民黨「全贏」,皆大歡喜。今次蔣孝嚴、羅淑蕾都成了好榜樣,國民黨或許會有活化其黨內政治生活的景象出現,這是令人樂見其成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