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英九蔡英文都將面臨後院起火危機

表面上看,台灣地區二零一二年的「總統」大選,主要是由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與民主進步黨的蔡英文在進行「雙英對決」。但其實在主流的水底下,卻有不少暗流湧動,在擾亂主流。其中,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及「一邊一國連線」前總召黃越綏的「參選攪局」動向,最為令人關注。

在宋楚瑜方面,繼日前曾任「宋楚瑜張昭雄總統副總統競選總部」主委的龐建國放言「宋楚瑜如今也有背水一戰的本錢」之後,昨日又傳出有親民黨大老級人物力勸宋楚瑜角逐二零一二年「總統」大位。據放出傳言的地方人士指出,宋楚瑜原發先無意再戰,但看到馬英九執政接近三年,民意支持度成長仍然有限,加上親民黨大老頻頻勸說,宋楚瑜開始思索台灣及親民黨未來的發展。而宋楚瑜自己日前在接受中評社訪問時也表示,他「正在逐漸思考,傾聽人民的聲音」,為有可能披掛出戰留下令人想像的空間。

至於黃越綏方面,傳說她將於五月九日舉行記者會正式宣佈參選「二零一二」。據緣營相關人士表示,黃越綏醞釀選「總統」已有一段時日,其配搭副手人選為「公投護台灣聯盟」總召蔡丁貴。「黃蔡配」競選二零一二意在宣揚「台灣是主權國家」的理念。

其實,黃越綏早就有意參選「總統」。在二零零八年的「總統」大選時,她就告訴陳水扁自己參選的意願,但遭到陳水扁以避免影響民進黨謝長廷的選情為由予以勸阻。但在自己打消參選念頭後,謝長廷還是輸了,她認為這次陳水扁沒有理由再次勸阻她了。於是,今年三月她與陳致中一道到臺北監獄探視陳水扁時,正式向陳水扁表示,她將辭去「一邊一國連線」總召職務參選「二零一二」。這次陳水扁並沒有勸阻,似是樂見其成,但隨即又發表《支持蔡英文的十個理由》,實行兩邊押注,但當然還是把主要籌碼押在蔡英文的身上,至於也向黃越綏押上小注,可能是要對蔡英文形成制衡及威脅,並告訴蔡英文:綠營還是我陳水扁當家。或許,這也是陳水扁要牽制蔡英文的一個手法。迫令蔡英文勝選後必須「特赦」他。

很明顯,宋楚瑜、黃越綏的有意參選,都是分別衝著馬英九、蔡英文而來。前者,是宋楚瑜以自己在擔任台灣省長時的高執行力為「鏡子」,對照馬英九的執行力欠佳,民意支持度低迷,而有所不滿甚至是不屑,直有「藍軍錯誤的人選抉擇」,甚至是「有為者無位,有位者無為」之嘆,因而要展示自我。後者,則是「獨派」並不滿意蔡英文獨佔泛綠選票資源,卻未能真確反映作為綠營中重要一支的「獨派」的意識形態,相反為了勝選考量,卻對「一邊一國」理念含糊其詞,佔用「獨派」選票資源而未能完成「獨派」理念,因而要取回公道,以「獨派」的票源來宣揚「獨派」的理念,哪管它蔡英文是否會因此流失選票而飲恨敗選。

表面上看,這些確實都是冠冕堂皇,是為了理念而不是為了位子,但實質上都是個人主義強烈膨脹的的產物。在宋楚瑜,是心有不甘情不願,一代梟雄竟然落得個寂寞收場,希望能在退出政治舞臺之前,還能有展現自己「也有背水一戰的本錢」的機會。而後者,則有可能是「曲線」要位子,要以自己的參選,搏得蔡英文以官位的高價期權來換取其退選,甚至是覬覦「副總統」候選人的位子。

當然,也並不排除宋楚瑜是要以要參選為姿態製造危機,迫使馬英九「低聲下氣」地向他懇求,在「興票案」二億四千萬元的處置,及與金溥聰的「假民調」官司等問題上,向宋楚瑜「讓利」,並繼續提名曾經披掛藍袍出戰的親民黨人,再次以國民黨提名人的名義參選「立委」。

但是,宋楚瑜、黃越綏倘只是放言將會宣佈參選「總統」,尚不足以令馬英九、蔡英文產生危機感,還須要有真正的參選動作,亦即進行參選聯署,才能讓馬英九、蔡英文真切地感受到威脅。

本來,根據《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總統」參選人可分由政黨推薦及選民連署兩種方式提名。其中在政黨推薦方面,只有在最近任何一次省(市)長以上選舉,該政黨所推薦候選人得票數之和,達該次選舉有效票總和百分之五以上,方可推薦「總統」、「副總統」候選人。而在去年底的「五都」選舉中,只有國民黨和民進黨推薦市長候選人參選,及所推薦的候選人的得票數之和,均已超過「五都」選舉總有效票的百分之五,故都可以政黨推薦方式提名參選人。而其他政黨如親民黨、新黨、台聯黨,由於沒有他們參選人參加「五都」市長選舉,更遑論「其候選人所得票數之和」,因而這些政黨不能循「政黨推薦」方式參選,而只能是以選民連署方式參選。

而選民連署方式即是提名「總統」參選人的第二種方式,是為了充分保證廣大選民的參政權利,並兼及直接民意表達,使到不參加任何政黨,或雖有參加政黨但其所在政黨不符「政黨推薦」條件的合資格黨員選民,也有機會參加「總統」選舉。《總統副總統選舉罷免法》規定,倘連署人數達到最近一次「立委」選舉選民總數百分之一點五以上,可進行候選人登記。以二零零八年一月第七屆「立委」選舉時的選舉總數為一千七百一十七萬九千六百五十六人計算,第十三屆「總統」、「副總統」連署的人數應為二十五萬多人,還要交連署保證金一百萬元。

正如前述,親民黨雖然是政黨,卻因為在「五都」選舉中並無推薦市長候選人,因而不符合以政黨名義推薦「總統」、「副總統」候選人的資格。因此,宋楚瑜若要參選,就必須循選民連署方式進行。黃越綏更是因為沒有一個政黨作為依託,也須以選民連署方式參選。

從連署中,還可獲知兩人的受歡迎程度。應當說,宋楚瑜要籌到二十五萬人的連署,並不困難。實際上,他在二零零零年的參選,就徵求到一百零六萬八千八百八十八個連署,即使經「中選會」審查剔除不及格部分,還有九十八萬九千二百二十三名連署人符合資格。當然,由於他的光環逐漸黯淡,甚至可能有人會不值其分薄馬英九選票之所為而拒絕為他連署,可能已不復當年勇,但二十五萬是怎麼理由都可拿下的。

黃越綏的組織能力則較弱,何況「一邊一國連線」也不一定會認同她的做法,首先就是陳致中將會反對,因而可能會是單打獨鬥,徵求連署人將較為困難。不過,如能湊足二十五萬多,就將證明「獨派」在台灣地區仍具有較強的群眾基礎。

倘若宋楚瑜與馬英九談不攏,宋楚瑜在「洗濕了頭」之下必須繼續地「洗」下去,當然是會分薄馬英九的選票,重演二零零零年讓本來沒有勝選希望的陳水扁「漁翁得利」的一幕,把馬英九拉下馬,讓蔡英文沐猴而冠。但事物總是「一分為二」的,說不定更將會激起泛藍軍的危機感,紛紛湧出來投馬英九的票,就像二零零六年臺北市長選舉,宋楚瑜即使是在泛藍大本營的臺北市,也被「棄保效應」拋棄那樣,使到壞到變成好事。

至於黃越綏,對蔡英文的威脅可能會小一些。實際上,就連「獨派」人士也認為,許信良勝選的機會比黃越綏還要高得多,黃越綏只不過是自曝其醜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