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海賭博幽靈重現

駁船緩緩靠近郵輪,悄然無息地停穩。遊客接踵而出,不一會兒,就都身處這艘名叫海王星號的郵輪甲板上了。

晚上7時45分,夜幕已然降臨。

排隊經過專門的通道過關之後,四百多名遊客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下用餐並回房小憩,此時空氣中開始躍動著某種焦躁不安與興奮交織而成的情緒。

晚上8時30分,海王星號啟動,它將駛出維多利亞港,往深處去。

隨著廣播提醒,有部分遊客從4層的客房走出,到達位於6層的夜總會,那裏將會有一個歌舞表演等待著他們。

時針與分針在錶盤上慢慢推進,躁動的氣息越發強烈。夜總會裏燈光閃爍,歌聲雷動。而同在6層另一邊,已陸續有人結伴成群排隊等待。

汽笛一聲長鳴,郵輪終於停止不動。幾乎與此同時,夜總會裏也曲終人散,人流從幾個地方匯在一起,朝同一個方向湧動。

9時30分,“遊樂場”的大門準時開啟,一夜狂歡即將開始。

歡迎來到公海,歡迎來到賭船。

郵輪代理

每天下午4時之後,阿富便會站在香港尖沙咀天星碼頭一個柱子旁邊,正式開始她一天的工作。

碼頭上熙熙攘攘,阿富在觀察著,一旦發現“獵物”,她會疾步而上,向對方遞上一張自己的名片和兩張宣傳單。

這張名片上,印著她的頭銜:客戶服務主任,左上角是她所效力的旅行機構名稱,同印在一起的牌照號碼則表明了她是個貨真價實的旅遊咨詢人員。儘管如此,那兩張宣傳單還是暴露了她的真正身份:郵輪代理。

在天星、尖東、黃埔三個碼頭的堤岸邊上,散佈著不少相似的本地代理。如果想到公海賭船上“試試手氣”,或者成為海王星號這樣的“豪華郵輪”某個夜晚的一員,那麼在幾種方法當中,通過阿富這樣的本地代理上船是成本最低的。

一名自稱時常上船“搏殺”的廣東湛江遊客告訴記者,內地旅行社一般都可以代訂這類標榜著“兩天一夜”的郵輪行程,但對於他這樣的“回頭客”而言,找香港本地代理上去是最方便實惠的。

記者從好幾家內地旅行社都瞭解到了類似的郵輪行程報價,以海王星號為例,價格為450元到660元不等。而同一個行程,本地代理的報價僅僅是300港元左右。

“你知道,香港寸土寸金,很難找到另外的地方可以包那麼多服務,價格卻這麼平的了。”阿富介紹說,這個價格裏面,既包含在船上的標準間,也同時另包三餐。

事實上,低廉價格是為了盡可能吸引遊客上船,而他們上去之後,可能會在賭場裏面“貢獻”成倍的賭金,這才是經營人的真正目的。

遊客一旦被代理說動,便會被帶去不遠處的旅行機構辦公處,登記身份資料,並且領到一個識別標誌。

記者留意到,在這棟外表並不顯眼的辦公樓裏,至少分佈著三家類似的郵輪代理機構。除了中等價位的海王星號,還有麗晶郵輪、雙魚星號、大都會等,規模和上船價格也各不相同。

前期手續辦理完畢後,等待上船的遊客可以在前後兩個時段分別乘坐駁船,20分鐘左右的時間便可抵達位於維多利亞港的郵輪。

資料顯示,海王星號是“現時香港最具規模,設施最先進完善的五星級豪華郵輪”。船高九層,長156.26米,排水量16000噸,總載客量可達500人。

據阿富介紹,今年以來“行情一直很好”,基本上每晚上船人次都達四五百。

不夜賭場

海王星號船高9層,核心部分毫無疑問是位於6層的“遊樂場”—賭場。

在這個面積近千平方米的大房間裏,錯落有致地擺放著各種各樣的博彩娛樂設施,包括“二十一點”、“大小”、“百家樂”等,而在外圍則零散安置著麻將台與老虎機等電子博彩機器供單人娛樂。

晚上9點半,隨著郵輪廣播的宣佈,公海賭場即告開業。

相對於澳門的大型賭場,郵輪上的“遊樂場”規模並不算大,因此對於一些有備而來的遊客而言,搶佔位置是至關重要的。十來張墨綠色桌子的中間,已經分別整整齊齊地站好了三名荷官迎客。一側兩位,負責往左右分碼,面前是籌碼盒,共分10、100、500、1000四種籌碼;另一側荷官負責派牌。

在海王星號的賭場裏,以“百家樂”玩法居多,這種源自於法國的紙牌賭博遊戲,由於簡單易玩,同時又是賭場佔優勢最少的遊戲之一而廣受歡迎。據統計,在賭場裏,一般玩百家樂的賭客占到全部賭客的85%以上。

規則相對簡單的賭“大小”也不乏人問津,荷官熟練地擲骰,報數,翻牌,收授籌碼。短短的5分鐘內,便可能玩了不下10盤。

除了賭客、荷官和保安,還有幾名身著紅色制服的工作人員在賭場中不停走動,她們用殷勤且親切的語氣與賭客交談,更多地是幫助他們兌換籌碼。

在賭場裏,最低投注額為港元100塊,卻也不缺少一擲千金的老手。在連續輸掉6盤之後,有位中年男子一次性換了30萬元的籌碼,面不改色地繼續下注。

曾在賭船上擔任了10個月荷官的劉宇弟告訴記者,大部分賭船老闆都有“天然的迷信”,比如賭場不會建在船體的第十三或者第四層,在賭桌旁一般也沒有“不吉利”的4號位,甚至還會像輸紅了眼的賭徒一樣,經常變換著賭場裏的賭桌位置。

事實上,就算不堅持這樣的迷信,上船的賭客也應該是勝少負多。

“每次船上一般會有七成以上的遊客是內地來客,而這其中又有80%是廣東珠三角人士。”在劉宇弟看來,這些人幾乎算得上是“職業賭徒”,基本上每隔半個月就能看到熟悉的面孔,而大多數人一次的輸贏在幾千塊到數萬元之間。

與夾雜著不同廣東口音的遊客相映成趣的是,賭場裏的荷官大多數操著半生不熟的粵語回應。記者瞭解到,海王星號配備有近700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員工,其中中國籍員工占60%左右,年齡一般在26歲以下,高中畢業生居多,主要來自遼寧、天津、山東等北方省市。

劉宇弟介紹,類似於海王星號這樣中等規模的公海賭船,一個航次的成本在50萬左右。作為比較的是,幾乎每趟船上都會有賭客在這裏豪擲百萬以上,卻一文不回。對於賭船的幕後老闆來說,這幾乎是一本萬利的生意。

賭場營業時間從晚上10點到翌日7點半,堅持到最後的賭客並不在少數。而當“遊樂場”的大門再度關上之時,走出來的賭客表情卻是各不相同。郵輪在清晨5點半到6點左右開始返航,沒人知道,雙腳落地的賭客們,有誰一夜暴富,又有誰一貧如洗。

賭船往事

相比起傳統賭場,公海賭船的歷史並不算久遠。

在澳門,第一個引入公海賭博的,是“賭王”何鴻燊曾經的合夥人葉漢。

1988年,八十多歲的葉漢斥資550萬港元,租下一艘客輪,並花200萬港元裝修一新,命名為東方公主號,將其作為賭船開往公海聚賭。

時過境遷,東方公主號現今已躺在天津塘沽的海港中。但是在港澳地區,還有多艘從事賭博業務的郵輪。如何鴻燊麾下的“澳瑪一號”“澳瑪二號”等,還有馬來西亞“大馬賭王”林梧桐的麗星郵輪、雙魚星號、寶瓶星號以及分屬不同集團的海王星號、集美郵輪、藍鑽石郵輪等賭船。

據知情人士介紹,這些郵輪通常在利比里亞、巴拿馬、塞浦路斯等小國家註冊,但背後或都有來自港澳或者東南亞的強大勢力支撐。

由於駛到公海的“三不管地帶”的賭船不必交納賭稅,不需政府授權,不受法律限制,不在警方監管範圍內,因此頗受被限制賭博國家的賭徒歡迎。

耐人尋味的是,從公海賭船誕生的那一天起,其與澳門賭場就是此消彼長的競爭關係。

在東方公主號開賭一周後,何鴻燊曾向新聞界訴說內心的憤懣:

“由於東方公主號的博彩規則較澳門賭場為寬,如不需小賬,百家樂‘限紅’每注為60萬,比澳門賭場高出一倍,而且不需納稅,經營賺頭大,所以到目前為止,東方公主號已從澳門賭場搶走好幾名大客。”

那一輪賭場競賽以葉漢主動放棄而偃旗息鼓,而在多年之後,隨著內地嚴禁公務員出境賭博等條例的出臺,與澳門燈紅酒綠的賭場相比,由於公海賭船無需繳納賭稅、不用政府授權領牌,不受法律限制及警方監管,因此更受中國內地富商和官員的歡迎。不少人為減少在賭場的曝光次數,特意選擇隱蔽性較佳的賭船玩耍,令香港公海賭船生意興旺。

在他們看來,這一刺激卻又不缺安全的項目,既能滿足貪欲,也因為其隱秘性而成為官僚腐敗的最好替代品。

據業內人士透露,部分賭船之所以能夠成功吸引國內富商及高官,除了有豪賭娛樂,更一向是洗黑錢的好地方。在這樣的背景下,國美老闆黃光裕因賭博總計輸掉80億,導致資金鏈斷裂,更因此而引出一系列案件。

2008年金融海嘯之後,內地收緊政策,且因為黃光裕、陳紹基、公海賭王連超等一系列案件影響使香港公海賭船沉寂,在隨後的兩年時間裏,賭船之波漸息。

捲土重來

隨著這兩年內地對審批旅客到香港恢復寬鬆,另一方面收緊澳門簽注,反而讓以香港為基地的賭船受惠。在這種情況下,公海賭船或許目前正迎來一輪新的火爆擴張期。而這一輪,正是以珠三角遊客為主要目標。

據統計,在澳門,公海賭博曾經一度搶去傳統賭場20%的市場份額。而最新的數據顯示,澳門2010年入境遊客達到創紀錄的2500萬人次,比2009年增長了15%,中國內地的遊客占53%。其間,澳門在入境遊客數量方面曾經一度超過香港。

有分析認為,根據香港《賭博條例》,除政府豁免或批准的賭博活動,一切賭博均屬違法。因此沒有賭場的香港,為了與澳門爭旅客,任由賭船大力發展。

但香港特區政府方面並沒有對此做出確認或者反應。

事實上,近一年來,赴公海賭博已成為大陸賭客的新寵,除了政策方面的寬鬆之外,郵輪代理商加大對內地尤其是珠三角城市的推銷力度是至為關鍵的因素。

“只要上了郵輪,很難堅持住呆在房裏不出來賭的,在這種情況下,哪怕其他費用全免來攬客,也照樣只賺不賠。”儘管對把“郵輪”稱為“賭船”感到忌諱,但阿富也毫不諱言事實上賭場就是船上的唯一核心。

劉宇弟告訴記者:“賭場通常設在船尾,而且開業的時候特別熱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