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保留傳承美德因沒受到五四影響

台灣的社會,雖然有“台獨’等社會問題,但給我的感受是,那兒保存著較為濃厚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氛圍,特別是台灣的普通民眾,有很多傳統的美德:純樸,善良,厚道,禮貌……有位台灣的教授對我說,你要知道什麼是明清時代的農民,就看一看臺灣南部的農民,那兒還保存著“古中國”的氛圍。在與研究五四思想的名家林毓生先生的交談中,我談到上面那些觀察。林先生說,這與台灣沒有受到五四文化的影響有很大的關系。

台灣保留濃厚的中國傳統文化

前幾年,我應邀在臺北的一所大學擔任客座教授,待了一個學期,還去了台灣的中部、東部、南部的七所大學交流、講課。我看到一個現象,這就是在台灣的社會,雖然“台獨”思潮嚴重泛濫,還有其他的社會問題,但給我的感受是,那兒保存著較為濃厚的中國傳統文化的氛圍,特別是台灣的普通民眾,有很多傳統的美德:純朴,善良,厚道,禮貌,不以惡意看人,樂於助人,而且尊重傳統,尊重祖先,那種奸詐、刁滑、坑蒙拐騙的入,很少看到。有位台灣的教授對我說,你要知道什麼是明清時代的農民,就看一看臺灣南部的農民,那兒還存著“古中國”的氛圍。

這位教授的話可能有些誇張,但從我的接觸看,情況也差不多。我看到的是,在這個高度商業化的消費社會裏,“傳統”和“現代”有機交融,這裏說的“傳統”,不僅指習俗,也是指人的一種態度和精神狀態。比如台灣教授家裏和台灣鄉下農家裏,電視機、冷氣機和祖宗牌位,並行不悖,十分協調地相處在一起。再比如,城鄉很多人隔三差五就去廟裏上香拜菩薩,老人去,中青年也去,不能說他們都愚昧迷信,因為台灣的教育普及率非常高,老百姓都認識字,大學畢業生在總人口中的比例在東亞地區據說是最高或次高的。

台灣受五四影響很小

在與研究五四思想的名家林毓生先生的交談中,我談到上面那些觀察。林先生說,這與台灣沒有受到五四文化的影響有很大的關系。應該說,這是符合歷史事實的:五四在台灣的影響確實是很有限的,只是局限於少數知識分手和他們的組織“台灣文化協會”,對一般社會層面,尤其對社會的基層,基本沒產生影響。在日據時代,台灣沒有發生從五四思想中而來的大規模的政治和社會運動,國民黨或共產黨類型的社會改造的實踐,在台灣都不存在。台灣在20-40年代的都市里出現的所謂“社交自由”的“新文明”,是從日本而來的“文明開化”的產物,和五四沒有關系。

現在就回到一個這些年學界所關注的一個問題:這就是對五四激進主義的反思的問題。我的看法是:(1)從歷史的脈絡看,確實存在五四激進思潮這個重大現象的。(2)這種思潮的發生有其深刻的社會歷史和思想背景,不是幾個人憑一時沖動就可以形成風潮的。(3)這股思潮對中國發展的影響是多重性的,既有其正面價值,也有很多教訓。(4)阻礙中國發展的是幾千年的專制主義,它是一個體系,包括制度層面、心理層面和思想價值觀的層面,將其籠統歸之于傳統文化,是很表面化的。

五四的激進主義阻滯社會發展

簡言之,五四激進思潮的產生是中國近代全面危機的反映,迫使中國走上全面變革的道路,有其正當性,這就是從思想革命到政治革命,再到社會革命,以求建立一個能自立於世界的現代民族國家。問題是,在達成這個目標後,這幾種革命漸次向更高階段遞進,進入到不斷純化思想的精神價值領域的革命,由此再帶動政治革命、社會革命和思想革命。從此生生不息,不斷革命。這必然帶來另一個問題:在激進和更激進的上引中,激進主義的革命政治可以進人一切領域,從而阻滯了社會經濟、文化的發展。也就是說,從激進主義思潮,很容易滑入一種叫做“無限革命”的軌道,而另一種革命的模式是所謂“有限革命”,它以政治革命的完成為目標,尤其不觸及精神價值領域,因為精神價值領域是一個很特別的領域,它有其堅固性,它的變化在很大程度上是隨社會變革而來的,是一種漸進的、自發生產的過程。人為地使用政治的手段去推動這個領域的“革命”,其效果可能相反,這已被20世紀的歷史所証明。

在談到這些問題時,我不是在苛求我們的五四前賢,對於陳獨秀先生那一輩人,我們永懷敬意。那些激進主義的負面性的問題,有的和他們那一輩人有關,也有一些是後來者的認識誤區,如斯大林模式的影響。陳獨秀先生的思想遺產有許多在現在也是有積極意義的,在21世紀的今天,我們紀念陳獨秀先生,在肯定他的巨大價值的同時,也指出他的時代局限,方為以科學的態度進行批判的繼承。

高華/文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